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的不小心

时间:2018-01-28
话说那天,我们去KK疯了一个晚上,我们在KK跳时,有几个很斯文的年轻小伙子趁我上厕所时,跑去跟她搭讪。对了,忘记了介绍她的名字,她叫做筱岚,我都叫她岚,她也很大方的就和她们聊起天来,原来他们还是她学校的学长,于是在我出来时,就很自然的跟他们聊起天来。这时,我就已经发现,他们一伙四个人,眼光都离不开小岚,在她的身上飘来飘去。岚穿了一件黑色短裙,黄色紧身衣,还露出了一截肚子在外面,这些都不打紧,我觉得最吸引人是她除了裙子短,腿长外,他穿了一双高跟的凉鞋,绑在腿上的细线,外露修长的脚趾,透露出一股无法言语的性感,再加上她的舞姿,含蓄却又撩人,她总是那么轻微的摆动着她的双臀,但那姿势和表情却又如正在享受最爱的快感一般,或许是她练过爵士舞吧!所以动作是那么的细緻……
就在我们要离开KK的时候,我又尿急起来(可能啤酒喝太多了),所以先跑去上了一次厕所,在回来和他们告别;在开车前往UP的途中,岚告诉我,他们之中刚刚有人说她很性感,不应该跟我这种土豹子在一起,还用手肘轻轻碰了她的胸部,然后轻轻爱抚她的臀部,她很生气,但是想说要走了,所以就算了;我还安慰她,这种事是因为她太有吸引力了,才会让别人失控,她应该要骄傲才对……
到了UP,跳没多久,我们赫然发现他们四个也到了,心理奇怪,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这,他们说是本来就要来看SHOW的,我想也有道理,我们能这样赶场,难道别人不行吗?所以也就不以为意,不过这次由于之前KK的事,我和岚决定不和他们坐一起,在加上UP有一堆我的朋友,所以闲聊几句之后,我和岚就回到我的朋友中去了。在UP跳舞时岚一直跟我抱怨,他们那四个的眼光很无理,我也不以为意,叫岚不要在意,后来也就相应不里了。
一直跳到了凌晨4:00左右,我想该走了,于是我那群DJ朋友就和岚离开UP,我们讨论了一会,决定到大澳门看夜景,打发这两个小时,顺便休息一下。(其实我是比较想直接去回家的,可是岚想吹吹风,所以我想,在车上也不错……)
到了大澳门,我们把车停下来,就下车往凉亭走去,就是一块平坦的草皮,而这里知道的人很少,我们就坐下来,东聊一点,西扯一点,从学校发生的事到娱乐新闻,社会事件……
从月光下看岚,又是另一种风情,慢慢的,我搂着岚的手,缓缓移向她的腰际,另一只手轻抚岚的秀髮,双眼直视岚清澈的大眼睛,然后轻轻的吻了上去,我的舌教缠着她的舌,轻抚秀髮的那只手移到她的耳垂,轻轻的,用指甲括她的耳垂,还有她的粉颈、上臂、腋下,还有她的乳房四周,她的背部;而原本放在腰部的手早就在她的臀部、大腿外侧游移,最后停在大腿内侧的敏感部位四周,轻轻的揉、捏……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一阵风声,于是本能的反手一挡,是一根木棒;袭击的人似乎惊讶于我的反应,呆立在那,我一看,原来是那四个人。
「想干什么!」我怒斥。
里面看起来有一个颇壮硕,另一个带着金边眼镜,非常得瘦,不过很高,有185公分,剩下的两个并不足为惧,一个拿着木棒,一个站在远方,好像不敢过来,不过他非常的瘦小。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带眼镜的说话了,刚刚在KK就是他摸岚的。
「大家都是读书人,你们冷静点,不要自毁前程。」我说。
「冷静?就是你马子太骚,害得我无法冷静,叫她让我们爽一爽就没事啦,呵……」壮硕的运动员说话了。
我再也忍耐不住,首先向运动员发难;运动员转眼间就被我打倒在地上,于是转身走向岚,牵着她要离开.回头一看,眼镜仔不知何时已经往远处跑去了,我也不想追他,于是转身就走;忽然听岚一声惊呼,我感觉到双脚一阵巨痛,立足不住,软了下去,回头一看,是那个最不起眼的矮个子的一棒,(失算了!)「岚!快跑!」
我挣扎着爬起,双足站不太稳,我斜眼一瞥,岚还在身后。「快跑,我打不过他们!」
「可恶!」忍着疼痛,我施出全力的一击,眼看着他身一蹲,躲过了我这一拳,我就知道我完了,随着后颈一痛,我失去了知觉……
「不要!住手啊~~」
我被一声尖锐的叫声唤醒,挣扎着想起身时,发现双足双手都被反绑,固定在木棒上,映入眼中的是我最怕的画面:运动员和拿木棒的小子一个人压制着岚的双手,另一个压着她的脚踝,岚正死命的挣扎着,而眼镜仔正用淫蕩的眼光盯着岚的大腿,而那个矮个子却只是表情木然的站在一旁,似乎这一切和他无关。
「嗯,真是漂亮,我搞过这么多美女之中,你算最令人失控的了;不过,放心吧,我一定让你爽到极点的……」
只见那眼镜仔拿出一罐瓶子,里头装了一些胶囊似的东西,「呵……这是从非洲土着要来的药方喔,绝对棒的,来吧!」
说完就捏着岚的鼻子,强迫她吞下两颗,然后蹲在蓝的旁边,开始脱下岚的衣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岚的紧身衣脱下,岚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红色,半罩的胸罩,刚刚好大小,匀称的胸部,眼镜仔一看到,眼睛亮了起来,旁边压手的两个,早就在滴口水了,而本来事不关己的的矮子,也不禁看了两眼。
就在这时,我赫然发现,眼镜仔所蹲下的位还有他们压制岚的位置,都恰恰好能让我完整的看到每一个姿势,和岚的表情,眼镜仔看了看表,「下了两倍的药量,应该快了。」边说话边从容的脱下自己的衣裤,露出他乾瘦的身材,和异于常人的大老二。
就在眼镜仔脱光之后,他又动手脱岚的裙子,找到了拉链,一拉,岚的短裙就应声而下露出修长的粉腿,细緻的肌肤,在在憾动着在场人士的目光。「真是极品!」眼镜仔喃喃的说着,双手开始抚摸起岚的耳朵,而另一手抚摸岚的上臂,我不能不说他的技巧很高超,他用非常轻的动作,括着岚的耳垂和上臂,然后慢慢的游移着,一手从耳垂移下轻轻的抚摸的颈部,另一手往胸部走去,却又绕过它,再从深沟中抚摸而下,解开胸罩的扣子,缓缓的脱下胸罩,像在和情人做爱般。
岚的脸这时泛起了红晕,从她的表情知道她仍在抵抗,双眼瞪着眼镜仔,但红晕却不断扩大,显示药效正逐渐发挥效用,而从岚身体的扭动有可以看出,岚的力气这在一点一滴的失去,就在这时,眼镜仔突然低下头去,亲吻岚的粉颈,然后用舌头舔起来,从乳沟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再绕回到颈部,他就是避开乳房不亲;另一只手在大腿上抚摸,一下又用力柔捏她的大腿内侧,一样避开岚的秘密部位。
就在这时,岚已经几乎全身赤裸了除了穿着一条底裤之外,而我也发现,岚底裤的中央,正逐渐湿了,眼镜仔的爱抚很有耐性,足足持续了15分钟。就在眼镜仔不断的爱抚下,我发现岚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不再挣扎,偶尔还会顺着眼镜仔的爱抚扭动腰部,看来岚已经有性慾了,她只是在不断的强忍之中,不知道何时,她的堤防会崩溃……
眼镜仔似乎方现了这点,于是他更好整以遐的挑逗着岚的每一根神经,挑起岚的情慾洪流,岚似乎还在不断的强忍着,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了,但是从她用上排的牙齿,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看来她的理智还在,并且正努力的搏斗着;可是残忍的眼镜仔,不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在她的耳边吹气,并用下流的言语挑逗她:
「宝贝,很爽吧!你看你的腰扭成这样,看看你,哇~~~都湿成这样子了啊,真是好色!」
「你……你乱说……啊~~」就在岚忍不住而辩解时,眼镜仔的嘴吻上了乳尖,另外,在大腿内侧抚摸的双手,也同时準确的覆盖在岚的阴部,突如其来的袭击,加上岚正在说话,在来不及闭上嘴巴的同时,欢愉的声音已经流洩而出,叫出声的岚警觉后立刻将嘴闭起来,但眼镜仔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我从KK那摸你时,就知道你是一个敏感的蕩妇了,你看,不是爽的叫出来了吗?还要否认!」
满脸通红的岚不敢再回话,只能继续紧闭着嘴,咬着下嘴唇忍耐着。眼镜仔开始对岚的阴部展开攻击,虽然隔着内裤,但他的手指準确的在岚最敏感的小豆子附近划着圆圈,一圈一圈,不急不徐,彷彿永无止境似的,不断的划着……终于,岚的臀部轻微的抬起又放下,这细小的动作逃不过眼镜仔的法眼:「唷,有感觉了喔……」一面揶揄着,眼镜仔依旧不停的划着,再划着,而岚抬起屁股的动作也渐渐多了起来,动作也愈来愈明显。
最后,她的屁股整个离开地面在空中晃动着,而她的眉头紧皱,牙齿咬的更用力了,整个身躯已经泛起一种娇艳的粉红色,这是我和她之前做爱所没有的情形,而眼镜仔仍然在挑逗着她,还是不碰触阴蒂,只在整个阴部游移,此时岚的呼吸已经非常的急促了,她开始长长的深呼吸来纾解忍耐到极点的神经。而眼镜仔发现了这点,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你忍不住了?叫吧!」
岚只是不断痛苦的摇头。「是吗?你真是倔强,好,让我来帮你吧!」就在岚呼出一大口气,正要吸气的同时,眼镜仔看準了时机,用中指和食指,轻轻的夹住了阴蒂,轻柔的对它按摩,抚摸……
「啊~~不要,唔……嗯……啊~~啊~~~~」
岚万万没想到,她的对手是如此厉害,她所有反抗的招数都一一被破解,连最后也忘情的叫出声了,这一个打击,使岚彻底的崩溃了……
「啊~~喔~~啊……嗯……」岚扭动着身躯,不停的叫出声音。
「对嘛!就是这样!爽就要叫出来嘛!再大声点!」眼镜仔胜利的对着我微笑,我则回以忿恨的目光。
「不要恨我,你看你马子,她也爽成这样!不信?我告诉你,我会让她开口求我干她!」
「不可能!」我大声的叫着,我相信再怎么样,岚也不可能作出这种事。
「是吗?好,如果她不求我,我就不干她!」眼镜仔说完,便再也不里我,全神贯注在岚的身上……
「岚,想不想做爱,嗯?」眼镜仔温柔的对岚说道。
岚全身已经香汗淋漓,而身体也随着眼镜仔的爱抚而摆动,但是她残存的理智与坚持仍让她摇头。
「你听到我的话了是吧?没错,只要你不求我,我就不干你,你就没办法得到我的大鸡巴了喔!如果你说好,我就会用大鸡巴搞你,让你爽到天边喔……」
眼镜仔说完,那只手突然停止爱抚岚的阴蒂,岚感觉到了,睁开眼看着他,我看到岚的眼中充满了慾火,她的眼睛半开半闭的看着眼镜仔,眼镜仔开始动手解决岚身上最后的那件,而岚也任由他脱去她最后的防线。
「跟我做爱,好吗?」
岚半开半闭的双眼开始恢复神智,因为眼镜仔停止对她的刺激,但是她却很明显的,全身都很需要爱抚,她的身体此刻非常需要慰藉,终于岚开口了:「不要!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滚!」
眼镜仔依旧老神在在:「没想到你这么坚强,可以克服药物对你的控制,不过,呵~你今天是我的!我还有绝招没用呢!」
岚早已无力挣扎,只能任由眼镜仔将她躺平,蹲在她双腿间用手拨开她的大腿,然后将嘴唇凑上岚早已湿透的花瓣,尽情的吸吮着;就在眼镜仔舔上岚的阴部时,岚又掉进了慾望的深渊,她忍不住将脚夹紧眼镜仔的头,把整个阴部往眼镜仔的脸上靠,而眼镜仔依旧不急不徐的,舔遍整个阴部,再用牙齿轻轻的含咬住阴蒂,岚的下身禁不住抖动起来。
「啊~~噢~~哈……」岚整个人已经无意识的在喘着气了,在眼镜仔的攻势下,岚往高潮的峰顶迈进,眼镜仔放弃了美妙的小豆子,改用嘴唇在阴道口四周,以绕圆圈的方式快速的舔着,这更增加了岚的焦躁感,岚开始自己快速的矲动腰肢,想要寻求高潮。
而就在她快要到达的前一刻,技巧高超的眼镜仔停止了一切的挑逗,将头离开了下半身,移到岚耳边:「想得到高潮?」
「亲我!」说完不容岚反应,便覆上了岚的双唇,撬开蓝的牙齿,舔吸着她的津液,并用他那巨大的龟头抵着岚的花瓣,轻轻揉揉的摩擦,有时龟头尖端进去了一点,却又马上出来。
「跟我做爱,好吗?说好,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只要说『好』。嗯?」
「不要……不要……」岚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小傻瓜,你今天已经是被插定了,你看,我的龟头已经进去了,只要你说好,说吧!」
「不……绝不……」
眼镜仔的耐性,真的是没人可比,他再从头开始,吸吮乳尖、爱抚脚趾、膝盖、屁股,岚全身的性感带,而且适用嘴和舌,不停的挑逗着。最后,他又来到了阴部,这次,他用舌头舔进了阴道,找到了G点,使它变硬,同时用大拇指爱抚阴蒂,就在岚快高潮时,再次退开,然后再次重複。如此三个循环下,足足做了半个小时,最后,他看看岚,已经完全的失神了。
他再次的用龟头顶着阴户,轻轻的咬着岚的耳垂:「给我,好不好?好嘛~拜託啦……」这次他用类似情人求爱的语气,终于岚点了点头:「嗯……」
「什么?『嗯』是好还是不好啊……」眼镜仔知道,已经开了的心防,是不会关上的,于是更进一步,要更露骨的答案。
「好……」岚好像在梦呓。
「好就是要跟我做爱啰?」眼镜仔实在太厉害了,他知道岚已经受不了了,才会藉由他软化的语气,给自己一个台阶、一个理由。但是,其实她已经想要被插、想要高潮想疯了。
「对……嗯……」岚有点忍不住的,用屁股往上顶,但眼镜仔早就顺着往后退,不让自己进入。
「那么你要说:『我想跟你做爱』才行。」眼镜仔现在的目标,就是化被动回到主控,看来,岚是没有抵抗能力的。
「过分……不要……」岚的家教让她无法主动要求。
「快说!……」眼镜仔用高速使龟头在阴户上摩擦,使岚快感升高,却无法获得满足。
「我……我想……跟……做爱……」岚含糊不轻的说着,但这一出口,就已经输了……
「什么?你说啥啊?」眼镜仔继续挑逗岚。
「我……想跟你……啊!~~」就在岚说到一半的时候,眼镜仔突然狠狠的插入,然后只见他慢慢的拔出来,之后再缓缓的插进去,只插入三份之一,又拔出来。他抬起头,以胜利的眼光看着我:「还有呢!好戏在后头!我想,你以后再也无法满足她了!」
的确,眼镜仔的老二真是我见过最大的,足足有25公分以上,所以他虽然只进去1∕3,也已经带给岚莫大的快感了。只见岚双手抱着他厚实的背,双腿也盘起,夹紧他的腰,臀部随着他每一次的插入,前后的摆动着。眼镜仔九浅一深,高超的房中术,吊足了岚的胃口,也使得岚更加的淫蕩、忘我……她激情的追求着快感、高潮的来临。
眼镜仔看见已经时机成熟了,他开始冲刺,用他硕大的阴茎刺进岚的体内,再狠狠的拔出,就在眼镜仔刺了5、6下时,岚的双腿张开到最大,腰部用力挺起,我知道她要高潮了,而这时眼镜仔说话了:「喜欢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
「……」
「不说清楚我要停下来啰……」说罢眼镜仔便放慢速度。
「不要!」
「什么不要?」
「继续……」
「继续什么……」
「继续……做啦……讨厌!」
「呵……小可爱……你要说『干我』才要继续……」
「好啦……继续干……讨厌鬼……」
「呵……干谁呀?」
「你……干我啦……」
「你是谁啊?」
「我叫筱岚……」
「我叫国栋,你爱不爱我……」
「爱……」
「不行,你要加名字。」
「啊~~筱岚爱国栋……」
「爱不爱我的鸡巴?」
「爱……」
「说啊!」
「筱岚爱国栋的大鸡巴……求你,快干我!」
「好……哈哈哈~~……」
他用他的大鸡巴开始做最后的冲刺,一下快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瞬间,岚就爬上了高峰,而眼镜仔依旧持续冲刺,岚接着第二次、第三次的高潮袭来,只见她嘴角微笑,妙目半闭,配合着疯狂的叫声,扭动着恼人的腰肢,夹紧她修长的粉腿,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眼镜仔的插入。
这时,眼镜仔突然慢了下来,「我们换个姿势吧!」他说。
岚顺服的转过身坐在眼镜仔的上方,用她纤细的双手,扶正眼镜仔的大欣赏,对準自己的洞口,缓缓的坐了下去。眼镜仔的欣赏真是大,岚马上感受到摩擦的快感,整个身子往后仰,发出类似吼叫的声音:「啊~~噢~~噢……哇……」
眼镜仔只是偶尔向上挺几下,其他的,都是岚在主导。看来,她的淫兽已经完全释放了。
眼镜仔休息了几分钟后,又换一种姿势,这个人真是个中好手,他一连换了十几种姿势,岚得到的高潮次数也早已数不清,平均每种姿势就有三次高潮。
眼镜仔的体力很好,一直操了她两个多小时,才将精液射在岚的体内,并将欣赏抽出来,放在岚的眼前,而岚竟然自动的舔起来,还包括睪丸、屁眼也都一率舔乾净……
之后,我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双脚被扫断而上了石膏,期间,岚也持续的在医院陪我。对于那晚的事情,我俩很有默契的,谁都不提,虽然常常在我们的对话中,常常会有异常的沉默,但是两人总是很有默契的找话题带开,也因此,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在岚的眉目间有着一股深深的哀愁,以及一些隐藏的心虚表情。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住院期间,我就失去她了。
事情发生在一周后。
那天,岚终于下定决心,面对阳光,恢复到学校上课的日子,却没有想到,地狱正等着她踏入。那天她最后一堂课是下午三点结束的,就在她步出教室时,遇上了她最不想看见的人,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可以无耻到这地步,做了这件事后,还敢到教室来找她。
门外眼镜仔正用邪邪的眼神看着岚:「嗨!终于出现了,想我吗?」
岚震惊了一会儿,马上回过神来:「你离我远一点,不怕我告你吗?」
「哈!你敢?」眼镜仔嚣张的笑着,彷彿没有人可以制止他似的,「你看看这是什么?」
眼镜仔手中拿着一写东西,看起来好像是,照片?!不可能,记得那晚没有拍照……岚惊慌的想着,可是脑中却乱成一片。「拿来!……」岚一说完就伸手去抢,可是眼镜仔却马上把照片收了起来。
「你想怎样?」岚愤怒得声音都有点发抖,应该说也有点害怕吧!
「这里人那么多,我可没笨到在这里谈,要就跟我走!」
眼镜仔话一说完,就往校门口走去,岚只好在后面急急忙忙的跟着。眼镜仔出了校门口,就往文华路里面走,到了一栋大楼的中庭才停下来往后看,而岚不想跟得太近,始终离眼镜仔十步左右,眼镜仔一看,便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内走。走到了一座电梯前,按开了电梯的门,毫不迟疑的进去,岚也只好进去。
眼镜仔将岚带到八楼的一间套房内,便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岚跟在后头进门,并没有把门关上,而眼镜仔也没说什么。这时,岚便跟他要照片:「照片还我!」
「还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是你的照相机?还是你的底片?」眼镜仔边说边将照片丢在桌上,同时起身往沙发后的酒柜走去,岚见状便赶紧跑过去拿起了照片,可是却赫然发现,里面只是几张风景照!发觉不对劲的岚,回头一看,便看见眼镜仔站在门口,用钥匙将安全门反锁,同时露出了他那邪恶的笑容:
「小美人,我就是太想念你了,所以要再跟你来一次!」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岚一说完,便往眼镜仔冲了过去,但眼镜仔对付女人的经验是何等老到,三两下就把岚压在下面,同时开始剥岚的衣服。这次眼镜仔非常的粗鲁,他用力的扯下了岚的衣服,又在岚的肚子揍了两拳,在岚丧失抵抗能力时,一併脱下了岚的牛仔裤。
眼镜仔脱下了岚的牛仔裤之后,便将身体压在岚的身上,并迅速的脱下自己下半身的衣物,只见他雄伟的男根已经勃起;眼镜仔脱下自己的裤子之后,便先用右手将岚的双手固定住,并用右膝将岚的双腿顶开,下半身裸露在外的岚更加大力的挣扎,无奈眼镜仔的力气实在很大,而他也不知制服过多少女生,对这种事早已驾轻就熟,岚的挣扎对他根就无任何效力……
岚忽然觉得一个灼热的东西顶着自己的下体,更加惊慌的努力扭动下体,避免被侵入,但是眼镜仔却并不急着侵入,只是用空着的左手抚摸着岚的腹部,而他的嘴也开始攻击岚的脖子和耳朵,同时,抚摸腹部的左手开始从衣服的下摆入侵,往胸部上移。
警觉到眼镜仔意图的岚,挣扎的更激烈了,却也更耗体力了,在一阵激烈的挣扎后,岚的动作渐渐小了下来,眼镜仔知道岚快要没有体力了,于是又用下体戳着岚的阴户,岚一惊之下,又没头没脑的疯狂扭动起来。眼镜仔就这样重複几次之后,左手终于到达了岚的乳罩下缘,而岚只能象徵性的摆动一下身躯,眼镜仔发现事情在他计算之中,便开始了下一步骤。
他的男根在岚的阴户摩擦,很快的找到入口,眼镜仔毫不迟疑的一插到底,岚惊呼一声,知道又被姦淫,眼角流下了泪水。进入后的眼镜仔并不立即抽插,反而放开紧箍岚的右手,将岚上半身的衣物撕去,露出了白色的蕾丝胸罩。
眼镜仔继续一把扯掉胸罩,两手将岚的手臂往上撑,开始用嘴去攻击腋下,岚平常因为很敏感,所以很怕痒,一股搔痒感从腋下蔓延至全身,身体又开始扭动,想要避开眼镜仔的嘴,而这正在眼镜仔的预估之内。插入阴道内的男根,故意不动,就是要转移岚的注意力,并且等待阴道的润湿,而在岚扭动身体时,阴道自然与入侵的异物小幅度的摩擦,乾燥的阴道自然的分泌润滑液保护自己,而岚在注意力转移后,阴道的痛楚自然减低,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自然的变化中。
眼镜仔舔了一段时间后,发现阴道渐渐湿滑,便在岚扭动时,轻微的使一下腰力,慢慢加深阴道与男根摩擦的幅度,受到刺激的阴道分泌的润滑液更多了,眼镜仔的动作也开始慢慢加大起来……
岚忽然发现眼镜仔已经开始抽插自己时,身体的扭动好似正配合他一般,于是停止扭动,但是为时已晚了,阴道已经充份的湿润。而眼镜仔也停止了攻击腋下,双手握住岚的乳房,嘴开始吸吮起乳头来。完全湿润的阴道,在眼镜仔巧妙的腰部运动下,开始传来异样的感觉,岚一面想抑制这种感觉,一面心中不免震惊,怎么会突然有快感?难道自己是天生的蕩妇?
而眼镜仔亦不放过羞辱她的机会:「有感觉了吧?我就说你有淫蕩的天份,看吧……」
眼镜仔一面说一面不急不徐的挺动腰部,準备开始营造岚的快感,再一举征服胯下这个顽强的美女。岚不断的抑制阵阵愈来愈强烈的感觉,但注意力放在那的结果,反而使得感觉更加明显,眼镜仔每一次美妙的运动,都使自己想要欢呼出声……
眼镜仔就这样抽插了一阵,开始慢慢的加快速度,当他发现岚的腰部已经完全迎合自己的动作时,便突然的停下动作,开使用双手和嘴爱抚岚的全身,然后再慢慢的开始挺动,有时还完全的退出,再重新插入。重複几次下来,岚的双腿终于慢慢的举起,开始盘住眼镜仔的腰部,岚发现自己的举动,急忙放下双腿,但眼镜仔仍不为所动的重複着一个循环又一个循环的动作。终于,岚的双腿紧紧的夹住眼镜仔的腰部,阴户也追逐着眼镜仔的雄伟男根。就在这时,眼镜仔突然吻住岚半开的嘴唇,尽情的品嚐口中的津液,舌头和岚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再将其吸吮到自己口中……
「啊……」当眼镜仔离开嘴唇的瞬间,顺势挺到底,等待已久的花心传来一阵强列的快感,甜美的声音终于洩出,岚的双手已紧紧攀住眼镜仔的后背,阴户流出大片的阴精。原来岚达到了一次高潮,眼镜仔快速的退出,马上又插到底,第二波的高潮接踵而来……
眼镜仔邪恶的笑着,腰部开始快速的挺动,岚马上爬上第三次的高峰。但这次眼镜仔却在岚高潮前停下了所有动作:「还要不要?」眼镜仔搂着岚在耳边轻语。
经历前两次美妙经验的岚,又被眼镜仔挑逗到第三波高潮前,脑终只想追求刚才那种美妙的感觉,明知不能说出口,但是已经不能控制自己:「还要……」
「还要什么?」眼镜仔淫邪的看着岚。
此时的岚,纯真的大眼,已经成为半闭的媚眼,全身难耐的扭动。
「继续嘛~~」岚就像一个饥渴的蕩妇般哀求着。
「很爽吗?」眼镜仔不为所动的追问。
「嗯……」
「那……你要不要做我的马子?每天都可以享受这种感觉……」
原来这才是眼镜仔的目的,他要完全征服她,得到这个难得的美女。
「……」岚下意识知道不能答应,但是想要追求快感的身体使她动摇。眼镜仔于是继续插入,但是动的很慢。
「快说呀……」眼镜仔催促着。
「好……」岚终于被击败了。
「好什么?」
「我当你的马子……所以快吧……我还要……」
「哈哈哈~~~~」
终于达到目的的眼镜仔,将岚翻转过来,以后背插入的姿势开始快速的抽插着,之前强忍的快感也释放出来,双手握住岚的腰部,一下强过一下,一次快过一次,岚也像一头野兽一般,摇晃着满头长髮,挺起腰肢。眼镜仔将双手移到岚丰满的双峰,用力的柔捏着,两个人都很激烈,尽情的享受的最原始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