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少年行

时间:2018-01-28
第一章 江湖少年春衫薄
杏花江南,草长莺飞。
一阵悦耳的口哨,一个青衣少年骑着一匹毛驴从山路的坳口中转出。
眼前的少年青衣青冠,虽称不上英俊潇洒也称得上面目清秀。关键是一张薄薄的小嘴略带着一点笑意地吹着口哨,也甚有魅力。少年身后也有一头毛驴,上乘一位美貌玲珑的女孩,女孩身着淡黄,面若桃花,也甚是好看。
别看这位少年满脸顽皮,可他却是大理段家的小公子段锦。这个大理段家曾是皇胄,裂土云南与宋、辽、西夏并举,可惜宋末为元所灭。
段氏一派原本出身中原武林世家,于五代后晋天福二年由南昭大臣段思平建国。段家虽贵为皇族,家传武功却从不曾荒废,反而愈加勤奋,皇室成员多为高手。大理国是佛教国家,皇帝都崇信佛教,往往放弃皇位,出家为僧,进入天龙寺研究更高深的武功。段氏的一阳指、六脉神剑,皆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功。
话说大元兴起,欲席捲中国,由于南下中原受阻,于是改道西北。先破大夏,再攻略四川,然后图大理,打出一记右钩拳。大宋虽与夏、大理等有盟,然大势趋向蒙古,天下莫与争锋。
宋理宗景定3年忽必烈率元军灭大理。大理城破之时,段家一干高手将皇室从城里救出,从此段家就流落到无量山中演文习武,过上了江湖人的生活。(注1)
段家传到段锦上为第25世,段锦之父段昇平娶了两位夫人,大夫人是段锦之母段家传统上联姻的大理摆夷人名刀茹;小夫人是天下第一大教七星教教主冷白云。冷白云生有一子一女,男的叫段兰,女的叫段稚。
大夫人刀茹在40岁上方诞下段锦,因此他便成了段家的活宝贝。段锦天性顽皮,但又聪颖过人,此处甚与其父段昇平相似,因此连小夫人冷白云也甚是喜欢他。
段锦7岁时便将段家绝世轻功凌波微步学会。这小子自以为武功这玩意不过如此,从此便无心练武,反而迷上了什么花鸟鱼虫等丧志之物。一天到晚跟着段家世袭的樵、渔、文、猎四大护卫混在一起,对于什么琴棋书画这些玩意甚为入迷。所以到他长到17岁时已经对各种旁门左道,天文地理无所不晓,只是家传的武学却只会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这北冥神功还是他老爸告诉他能将物体吸过来连骗带哄让他学的。
由于段锦是家里的千金活宝,所以没有人会逼他钻研武功,他也就度过了一个快乐轻鬆的少年时代。
今年段锦恰好18岁,依照段家的传统,男孩子长到18岁后就要像他们的先祖段誉(金庸《天龙八部》中的人物,注2)一样到江湖上历练两年然后再回家行成人之礼。于是这位段家的小公子也就不得不离开无量山的安乐窝出来行走江湖。
让这样一位花花公子出游江湖,段家当然不会放心,于是就派了这位美貌小姑娘菀儿维护左右。大家别小看这位千娇百媚的小姑娘,她却是小夫人冷白云座前的贴身丫鬟。
菀儿从小就是孤儿,自三岁起为冷白云收养,冷白云甚是喜欢她,并将她一身绝学巫云宝典传予菀儿,菀儿一身风云掌和归云剑法已入当世一流高手之境。
菀儿与段锦同岁,自小与段锦青梅竹马,相交甚欢。这次段锦跑江湖,冷白云便将菀儿赐给段锦为伴,一来服侍段锦左右,二来也充当他的保镖。
段锦吹完口哨,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对菀儿道:「菀儿,这江南的味道就是好,瞧这烟花杏雨景色宜人的。」
菀儿道:「公子喜欢这江南美景就在江南多待上两天嘛。」
段锦道:「我倒是想,可大哥七月初七就要在大漠古峰接掌小娘的教主之位了,小娘和大哥那么疼爱我,我哪能不去捧场一番呢。」
菀儿道:「公子也不用着急嘛,现在才三月初一,你还得在四月初一之前去到杭州南宫世家给南宫伯伯贺寿呢?」
段锦道:「哎,对了,记得那年我爹50大寿,南宫伯伯来家里祝寿时,我还和他女儿南宫晴一起玩呢,六年过去了不知道那小姑娘长成什么样了。」
菀儿道:「晴姐姐一定变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话尤未了,只听马蹄声由远而近,三名劲装汉子从二人身旁疾奔而过。捲起的一阵尘土把段锦与菀儿围了起来。
段锦连忙伸手遮脸,骂道:「什么鸟人如此横行霸道!」
菀儿道:「公子要不要我赶上去将他们擒来与你出气?」
段锦道:「菀儿再厉害还能追上奔马?算了,小爷我今天高兴,不和这些粗人计较,前面有一个亭子,咱们到那里歇息歇息。」
两人来到亭子前将驴拴住,走到亭子里。一位大叔上来招呼两人:「二位客官要喝茶吗?」
段锦道:「要的,要的。」
茶端上来,菀儿将茶倒入杯中,段锦拿杯就要喝,菀儿连忙拦住,「且慢,让我试过再喝。」她从包中拿出一根小针在水中一蘸,见水中没有反映,才把杯子递到段锦面前。
茶倌在一旁看了颇为不悦,「客官也忒小心了吧。」
段锦连忙打哈哈:「对不起了大叔,我这个小丫鬟有时候就是有点神经。」
菀儿撅起小嘴道:「这是大公子吩咐的嘛,要注意饮食。」原来在出门前大公子段兰特地给段锦三样宝物,一是段锦身上穿的天蚕宝衣,此物穿在身上刀枪不入;二是三颗天转丹,该药听名字就明白乃是疗伤圣药,若是没气的人也能救活;第三样宝物就是刚才菀儿试水的小针,那可不是一般的小针,乃灵犀牙籤,不但能验百毒而且能解百毒,只要将牙籤放到中毒者口中,就能为人解毒。
此时又三个劲装汉子从亭子旁飞驰而过,段锦斜着眼瞟了一下,问到:「店家,这老是有人骑马疾驰,到底是什么人啊?」
茶倌回道:「公子不知,这些是30里外万梅庄的属下,前两天万梅庄的少庄主被人刺杀,所以这些天庄上的人不停地来来往往。」
「是吗?」段锦道:「这个万梅山庄是个什么东西?」
菀儿在一旁道:「万梅山庄是由老庄主梅万山在30多年创建的,梅万山以一柄梅花剑纵横江湖,使万梅山庄在江南的地位逐渐与南宫世家有并肩之势,另外,财雄势大的万隆钱庄也是万梅山庄的产业,少庄主梅一平是梅万山唯一的儿子。」菀儿自幼随冷白云行走江湖,所以虽然年纪轻轻,她的江湖阅历却非常丰富,对江湖上的事可谓了如指掌。
段锦道:「呵呵,那梅老庄主不是很伤心吗?唯一的儿子死了啊。」
段锦又对茶倌道:「那个倒霉的少庄主是怎么死的呢?」
「这个小的就不得而知了。」茶倌道。
段锦伸了个懒腰,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在亭子角落坐着一个人,带着个斗笠,斗笠四边垂着一层黑纱。段锦瞟了一眼,突然转过身,凑近菀儿的耳朵边:「嘿,瞧见那个坐在角落的人吗?刚才走进来就觉得他不对劲,你说他是干什么的?」
菀儿小声道:「公子,我也觉得那人怪怪的,但武功很高,而且还是个女的。」
段锦道:「你怎么知道?」
菀儿道:「这是经验,她坐在那里的姿势是进可攻退可守,进可以把桌子向你拍过来,退可以从后面弹出去。而且你看见他的手吗?那么白那么细的手,肯定是女人的手。」
段锦道:「哦,厉害厉害,我的菀儿真厉害,能看出那么多东西,真得跟你多跑点江湖。」
菀儿听见段锦在夸自己,满心欢喜道:「多谢公子夸奖,其实像公子那么聪明,只要肯好好练武也能看出门道的。」
这个段锦最烦的就是练武,一听就不高兴了,脑袋从菀儿耳边挪开道:「少来我妈那一套,世界上有很多是是可以不用武力解决的。」
菀儿见段锦发脾气,不敢说话只能嘟哝着:「我也没逼你练武嘛。」
段锦转颜一笑,摸了菀儿一把道:「小菀儿别这样啊,我不是责怪你,有我的小菀儿在,什么事摆平不了啊,哈哈。」
菀儿被他这么一摸,脸立刻红了起来。本来,菀儿从小和这个小公子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一颗芳心早就放到了段锦身上。虽然冷白云对菀儿如同亲生女儿一般,但菀儿对冷白云只是知恩图抱,所以心里总觉得尊卑有别,不敢对小公子有任何非分之想。这次冷白云把她派到段锦身边,已令菀儿欣喜万分了,菀儿只想一路上好好照顾,好好保护他。
这时门外停下好几匹马,马上的全都是刚才那些劲装汉子。他们在门口绑好马全部走了进来,为首是一个30来岁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手里攥着一把折扇,此人长得斯斯文文的,只是一双眼睛让人很不舒服,在他走进茶亭时,段锦的眼睛和他对了一眼,被他眼睛里射出的精光扫了一下,全身觉得挺不舒服的。
中年人的眼睛在段锦两人身上稍微停顿了一下,立刻就移到了角落里那位黑衣人的身上。中年人「唰」地把扇子打开,迈着慢慢的步子走到黑衣人的桌子前双手作揖,缓声道:「这位兄台,鄙人能坐下吗?」
黑衣人不动,只道:「请便。」
书生一撩衣摆稳稳坐在黑衣人对面。书生一撩衣摆的瞬间,莞儿已经瞥到书生腰上缠着一柄镂着青龙的软剑。她对段锦耳边轻声道:「公子,这就是万梅山庄的大管家冷眼书生——陈霄。武功在江南一带可名列前茅。」虽然声音很轻,但书生彷彿有所发现,头稍微一回,瞥了段锦二人一眼。但他没有说话,转过头仍然对着黑衣人。
书生道:「这位姑娘从何方来,又往何方去?」
黑衣人没有说话,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突然道:「店家,阳春麵好了吗?」
那边店家连忙答应:「来啦,客官。」少顷,店家把一碗麵条送了上来。
书生一拦:「请姑娘示下。」虽然言语仍然客气,但已经充满了杀气。
黑衣人彷彿感觉到什么,缓缓道:「这里是你家的吗,难道我去哪里也要向你万梅山庄的大管家请示?」
段锦一听果然是女子悦耳的声音,不禁对着莞儿一乐,意思彷彿说,你猜对了。
书生道:「本来管不着,但最近山庄出了点事故,奉命要对来往陌生人等盘问。」
段锦「哧」地轻笑:「老兄,人两天前死的,你现在来盘问,是发傻还是故意扰民。」莞儿没想到段锦突然接过了话头,连忙在桌子下揪他的衣角。段锦把她的手拨拉开,接着说:「我说书生,人家一个大姑娘被你这么盘问,可以告你非礼啊。」
书生头也未回:「奉命行事,这位公子又是来自何方?」
莞儿连忙抢着说:「我家公子是从云南进京赶考的。」
书生转过身来道:「那请两位请到庄子上一坐如何?」
段锦道:「你家是文昌殿还是阎王殿,小爷只进文昌殿拜圣人,不去阎王殿拜判官。」这个段锦自幼在家娇生惯养,除了他爹是天不怕地不怕,而且话说得非常刻薄。
书生缓缓道:「这都是规矩,这两天内凡是山庄百里内的陌生人都要到庄上坐一坐。」
这次接过话的是黑衣人:「这是你家的规矩,本姑娘可不领这情。」
书生也不说话,光坐那里喝茶。段锦心里盘算着,这回好玩了,等一会儿肯定有场好戏看。给莞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等一会儿你出手对付他。整个茶亭里非常安静,只有黑衣人吃麵条时偶尔发出的一点声响。
就在空气逐渐紧张的时候,黑衣人吃完麵起身要走。书生伸手一拦,「姑娘还是走一趟吧。」
段锦也呼地站起来,大喝:「姑娘儘管走,这里有小爷。」莞儿又好气又好笑,这位公子一生气就是这个模样,也不管与他有什么关係,反正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也站起来,反正先保护公子周全再说。
没想到黑衣人道:「这位公子好意小女子心领了,不过不劳公子拔刀,在下跟他走便是。」
本来紧张的空气一下子转变过来,书生的脸上的肌肉一鬆:「请。」同时他转身对着段锦二人也是一个字:「请。」
段锦楞了一下子,眼珠子一转:「哈哈,好玩,好玩,就跟你到阎王殿见识见识判官。」转身大步走出门。
莞儿本来也以为要动手了,谁知道是这样,她也没法子,只得收拾起包袱跟着他们出了门。
黑衣人从屋后牵出一匹黑色高头大马,这马浑身上下一片黑毛,只有四只脚上是白色的。自幼和家臣们混在一起的段锦对马还是很有研究的,他道:「好一匹踏雪乌椎!」黑衣人对着段锦点点头,飞身上马,姿势剎是好看。
这时莞儿已经将两人的驴子牵了出来,段锦跨上它一比,呵呵,才刚到黑衣人的腰部。
冷眼书生及手下在前面引路,一行人沿着崎岖的山路蜿蜒而去。年轻的段锦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去却引出了一段複杂曲折的故事。
***********************************
注1:历史上,元灭大理后,段家并没有被灭,而设大理都元帅府,仍录段氏子孙,世守其地,段氏自段实暨段明有十二总管,与元氏(元朝)共为存亡。
此处不过为小说展开情节。
注2:又名段和誉,大理国第十六世国王,1108年(宋徽宗政和六年)
即位。宋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检波校司空、云南节度使、上柱国、大理国王。1147年禅位为僧,在位三十九年。
小弟连夜赶工赶出第二章,第三章也在作成中。可以告诉大家《少年行》将是一篇长篇武侠,色情程度只能算轻度,但情节一定会突兀奇特。大家就姑且当一篇武侠来看,除非斑竹不许兄弟在此发表这篇小说。
虽然不敢说这篇小说赶《十锦段》追《江湖》,但我会以这些经典小说为榜样去写。希望能让大家看过后有些回忆。
另外想看色的朋友们别着急,我会给主人公安排几个红颜知己的,现在的小丫头还远远不是主人公呢。好了,不妨碍大家漫漫欣赏了。
第二章  梅庄暗夜人蹤灭
这万梅庄栖身于四明山中,梅万山凭借万隆钱庄的财力经营30余年,整个万梅庄佔地百倾,近年来,声望兴隆,蒸蒸日上。但梅万山从何而来,因何有如此财力则无人能晓。多数的猜测是他年轻时得一机遇在深山中偶遇一宝藏,从而学来一身武艺以及得到万贯家财。不过此多为坊间谣言,不能尽信。
陈霄一行在山间绕了几绕走了一个多时辰,拐出一处山坳眼前光景顿时开朗。只见一片郁郁葱葱的梅林撞入眼帘,梅林之大真有无边之势,远处重山叠翠,几间楼阁掩映在梅林深处。段锦自幼生活在无量山中,美景见了也不少,但此处景色也让他讚歎不已。
可在他一旁的菀儿却无暇欣赏这景色,心里一直七上八下,公子无缘无故落入这趟麻烦之中,如何保全他周全却是头等大事。冷白云和段兰在出门前一再嘱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透露家数渊源。菀儿正盘算着,一行人已经到了庄子门口。
庄门口已经有两道白花飘扬,家人大多腰间繫着白绦。两名家人将驴马牵走,黑衣人与段锦一同随陈霄进门。段锦抬头一看,宅子雕樑画栋甚是豪华,只是居中大厅已摆成灵堂模样。
「在下陈霄,乃庄上管家,二位请坐。」陈霄请三人在偏厅坐下,并指示下人上茶。
菀儿接过茶,迅速地用灵犀牙籤试了试,才上给段锦。
陈霄名道冷眼书生,这一细微举动如何能逃过他的眼睛,不作声色对着几人拱手作揖道:「请各位到府上,实在出于无奈。」
段锦接过话茬:「既知无奈,怎么还做出此等无奈之事。」
陈霄道:「本庄少庄主,离奇身故,只想找出点线索。」
段锦道:「我们今晨方到四明地界,连什么事都不清楚。」
陈霄道:「哦?这个在下到不知道,还未请教公子名讳。」
段锦道:「上段下锦。」菀尔连忙拉他衣角,可惜他嘴快,已经说了出来。
陈霄依旧不动声色,但已经看出菀儿在旁动作,心道,这个丫头显然非下人而已。但除了知道她带有武功,却看不出深浅。
陈霄接着道:「秋闱尚早,不知现在就来却是为何」
菀儿怕段锦再口不遮拦,连忙接话:「路途遥远,恐怕不方便,所以提早进京。」陈霄听她说话没有破绽看来这丫头的确不是等闲之辈。既然盘不出什么,又转向那黑衣人。
陈霄道:「这位姑娘,却又不知如何称呼。」
黑衣姑娘:「既知我是姑娘,却又问名,不合礼数。」
陈霄碰了点软钉子,也不着恼:「姑娘不愿意说也罢,却不知道来四明为了何事。」
黑衣姑娘:「去年来此进香,如今来此还愿。」
陈霄看还是没有破绽,便有了试试武功的想法,他拿起茶杯,用杯盖撇了撇茶叶呷了一口,突然手中茶杯分两路激射段锦与黑衣姑娘。
段锦不会什么功夫,一下子呆在当场,还好身后有个菀儿,她袖子一抖,卷住杯盖转了个圈,射还陈霄。黑衣姑娘一抬手轻轻一接,就将茶杯接住,道:「陈管家好礼数。」
陈霄伸手将杯盖接住,不慌不忙道:「好身手,得罪了。」一试之下,陈霄不禁有些惊讶,刚才那手是他独门的暗器功夫,虽只用了七成力道,但在江南也没有几人能轻鬆接住。但那段公子却不动声色,而他那丫鬟露的一手,轻盈圆滑,反回来的力道与自己发出时一模一样,一个丫鬟已然如此,何况她家公子,但他却不知道我们这位段公子却是武功的门外汉,不是不动声色,而是无法动声色。那黑衣姑娘功夫更在丫鬟之上,抬手接杯举重若轻。陈霄便不再说话,拍手叫进家人,让他们收拾客房。然后对段锦道:「这位公子,这位姑娘,在本庄之事未了之时,请在庄上暂住。」
段锦刚才被他戏弄早就火了,起身便走:「好大的驾子,如果你一年未了,我便一年不走吗?」
陈霄也不动作,沖外喊道:「阿大,阿二,留客。」院子门廊中闪出两名下人,虽说是下人,但看他们身手,武功也是不弱。
段锦见有人相拦,并不答话,作个手势,菀儿见公子示意,走上前道:「二位请让公子离开。」二人居然不作声,上来就动手。
两人一人个高,一人个矮,高个两手一错,双掌变化出数个影子;矮个双手成爪,攻向菀儿下盘。菀儿暗暗一惊,江湖阅历让她晓得,这高个使的是凄风苦雨掌,而矮个是凝血爪,两个下人居然懂得如此厉害的功夫。
菀儿轻盈地跳起,一脚踢向矮子,但只是虚招,但借一踢之力身子一个后仰又躲过高个的掌风。这一招连守带攻,姿势曼妙,正是风云掌中的一招「清风徐来」。堂内陈霄、黑衣姑娘同时叫好,段锦也觉得好看,但不知道好看在哪,只是觉得菀儿在空中清风吹起衣裙勾勒出的曼妙身材十分迷人。
菀儿落地不停,轻轻一点,又再次弹起,双掌如风连拍高个上身四大穴道,这正是风云掌中厉害的招数「风起云涌」。高个挺掌来挡,两人手掌轻轻一碰,高个只感觉力道全无。原来又是虚招,菀儿空中身子一拧,已经从空中头朝下向矮子冲来,矮子见菀儿招数轻盈,连忙闪开,反腿横扫菀儿的落脚点。菀儿去势不缓已经化掌为指,「哧」地点中矮子腿上的环跳穴。矮子不想对方变招如此之快。吃惊之余,已经无力倒地。
高个吃惊也不小,要知道,矮子可是西域罗密门的一流高手,居然在两招之内就被制住。他只能硬着头皮,连拍七掌,虽则凶狠,实则保身。
菀儿只想速战速决,所以一上来便使出风云掌中最厉害的功夫,而刚才点倒矮子的还是一阳指的指力。但考虑到此地为别人之府,也不用重手伤人。她见高个掌力强悍,但却只守不攻,心中拿定主意。她双手一抖,发出风云掌强大的掌力,欲与高个对对掌力。高个一向自负其掌力了得,但忌惮小姑娘招式奇妙,此刻见小姑娘上来对掌,自是愿意。但他哪里料到菀儿的风云掌除了有风云变幻的灵巧更兼风云突变之强烈。
一旁观战的冷眼书生陈霄已知不好,但欲救已晚,「波」高个已经被菀儿震了出去。幸好菀儿无意伤人,掌力在手中回转了一下,高个才没有受内伤。
陈霄最为吃惊,虽然他知道这个小丫鬟武功不弱,但没有料到她能在三招之内将庄中两名高手制服,要知道除了矮子是西域罗密门的一流高手之外,高个乃昔日关东大盗火半天。这两人都可当江湖上次一流高手。陈霄不禁用眼角瞟了瞟身边的段锦,只见他满脸是笑,得意洋洋:「陈管家,客是留不住了,我们可要走了。」
「未必。」陈霄一收折扇,突然横点段锦脑后天注穴。这段锦不料他动手,但身体内的条件反射已经让他施展凌波微步躲避。陈霄一直以为段锦武功远在丫鬟之上,但他刚才那一步踏得实在匪夷所思,陈霄手上的折扇却没有停顿,又连点大椎、肩外、间井三处大穴。
陈霄突然下手吓得菀儿花容失色,身型一展向陈霄攻来。可陈霄的折扇还未赶上段锦,黑衣姑娘已经出手,只见她的美手一弹,铮的一声,折扇已经被弹开,陈霄只觉手心一热。但他不管两边的攻势,仍然招招直逼段锦。
段锦除了与家里人练习之外,还从来没有与外人动过手,此时只觉得脑后风起,没工夫考虑光顾着按照练熟的八卦方位不停奔走。陈霄总觉得差一点可以点到,但总是差一点。就这一瞬间,菀儿的掌已经拍到,顿时,陈霄感觉自己上身已经完全笼罩在掌风之中,无奈只得藏身躲过。
菀儿此时只想速战速决,手上招数一刻不缓,一招紧似一招地招呼在陈霄身上。陈霄折扇翻飞,高接低挡,感到压力很大。幸好刚才出手的黑衣人却袖手旁观,不然自己已经落入下风。
两人斗了10招,突然阶上响起一声爆喝:「退下,不得无礼!」陈霄听言立刻连攻三扇,然后身型突起一个后翻,跃到一旁。菀儿知他是虚招也不追击,停了下来。
大家抬头一看,大厅门口站着一位50来岁的中年人,只见他身材高大,身穿玄色长袍,头戴一顶金冠,人长得国字脸,三缕长鬚,目中闪光,虽然精神有些憔悴,但也不失大家风範。不用说,这便是万梅庄庄主梅万山。
梅万山一挥手,陈霄退到廊下。梅庄主接着说道:「下人们不知礼数,强将几位请来,还动了手,实在抱歉。最近本庄出了些事故,才对过往之江湖人等进行调查,如有得罪还请多多担待。」
段锦见梅万山说话有理有据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只得拱拱手:「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了。」
梅万山也拱拱手:「公子留步,现在天色已晚,此地30里之内没有什么可投宿之地,不如在本庄歇息一晚如何?」
段锦连忙摆了摆手:「不打扰了,不打扰了!」说着就拉着菀儿要走。
刚要举步,就听黑衣人说道:「既然庄主如此盛情,那本姑娘就打扰了。」
段锦一听那黑衣姑娘要留下不禁停了下来,转身道:「姑娘,人家这里可是阎王殿,你还留作甚。」
黑衣姑娘也不答话,段锦依稀看到黑纱之中微微一笑。倒是梅万山说话:「莫不是公子怕了我这阎王殿?」
一来是见黑衣姑娘要留,二来是被梅万山一激,段锦天性调皮,突然念头一转,又决定留下了。「好,好,庄主说得对,既然人家一个女孩家都敢留下,本公子就怕了你阎王殿吗?哈哈。」
梅万山一伸手:「请。」
梅万山分出两间客房让三人住下,段锦主僕一间,黑衣姑娘在隔壁。又安排家人送上饭食,菀儿照旧用灵犀牙籤试过才食用。天渐渐黑下来,两人在客房中谈了起来。
菀儿道:「公子,这万梅庄怎么看怎么有些古怪,他们莫名其妙地将我们抓上来,但态度又不像恶人。」
段锦道:「我看也是,那个庄主阴阳怪气的,那个陈霄给人感觉有些阴险。不过可能人家死了人正在调查中,这下可好,别不会怀疑是我们家菀儿下的手吧。」说着就动手去摸菀儿的脸蛋。
菀儿羞涩地一躲,她接着说:「公子,既然如此,那我们今晚就要格外小心,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啊。」
段锦伸手要拉菀儿过来,菀儿脸一红,却不挪身:「公子,在这个地方吉凶难料,不要啊。」
段锦拉了两下,见她不过来,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菀儿见段锦生气,才松了劲,落到了段锦的怀中。其实菀儿从小与段锦相处,情愫早就暗生,只是一直碍于主僕名分,不敢有非分之想罢了,段锦看着怀中娇美的菀儿,红僕僕的脸蛋甚是可爱,想起白天在与阿大阿二对敌时曼妙的身材,不禁把嘴凑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窗户纸似被什么破开,掉进一样东西。菀儿腾地从段锦怀中起来,手指一弹,灭了灯火,她先跳到窗前,打开一条窗缝,往外一看,四下没人。回头再捡起那东西,原来是一张纸团。她心里不停在责备自己,好险,都是自己一时昏了头,不应该如此托大,如果是敌人偷袭……她赶紧重新点燃灯火,展开纸团。段锦也凑过来,只见纸上写道:今夜无论何事都莫出屋。
两人看完,抬头对望了一眼,段锦道:「这到底会是谁?好像是在给我们示警。」
菀儿端详了一下:「不管是敌是我,此人武功高超。看来此地今夜必有古怪。我看我们还是把灯灭了,静观其变。」段锦对敌经验不及菀儿丰富,早在出门之前,父母兄姐就叮嘱一旦对敌都照菀儿安排。
两人吹灭灯,呆在黑暗里,段锦从菀儿神色中看出紧张,他也不敢再动手动脚。两人就这么呆到三更,段锦渐渐有些困了,菀尔见段锦眼皮打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自己惹出的麻烦,现在却困了起来。她只得让段锦先睡下,段公子可不管这些,既然叫睡倒头便睡。
菀儿让段锦和衣上床,自己则在旁护持。只听四下安静,没有一点响声,只有几声虫鸣。虽然常走江湖,但此刻却是护持公子,况且不知万梅庄深浅,菀儿不禁分外小心,哪敢有一丝睡意。
又过了半个时辰,只听外面突然「彭」地一声闷响,菀儿窃身到窗旁,轻轻将窗户拉开一条小缝,只见不远处的天空有一束焰火金光闪闪。菀儿知道,这是一些门派联络通知事情的信号,但一时想不出是哪个门派的信号。焰火将近散去,对面的房上几条黑影闪过,菀儿一惊,本想跳出看个究竟,一来要护持段锦,一来又想起刚才的纸团。当下定神,护持公子要紧。
又过了片刻,北边院落响起了一声惨叫,菀儿心道:果然出事了。接着又响起了接二连三的惨声。跟着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向这边跑来,仔细一听,不像练武之人,脚步渐近,接着又是一声惨叫,这次听得明白是一个女人,而且扑倒在不远之处。
菀儿回头一看,这段锦还不知道在哪里会见周公呢。菀儿心中不禁觉得好笑,别人紧张得要死,而他却照睡不误。
外面又响起打斗之声,声音越来越近,显然是朝着这边而来。菀儿一手将行李中藏着的天平短剑握在手中。再一看,一个人影从北院方向跳下来,接着又有两名黑衣人跳下,两名黑衣人一个使刀一个使剑,动作非常快速,前面人影不得不回身再战。菀儿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冷眼书生陈霄。三人走马灯似地战成一团,追杀的两名黑衣人武功都很高,陈霄几次刀下堪堪避过,眼见不敌又虚晃两招转身想逃,但使刀的黑衣人用一种很怪的身法躲过来招,一刀就拖在陈霄的腿上。陈霄负伤,见逃不掉,便从腰间抽出软剑回身再战,此刻他似乎不再防守,全力拚命,一时又不落下风。
三人再战10数合,突然高处一样暗器破空而下,打在陈霄剑上,顿时陈霄招数露出个细微的空挡,使剑的黑衣人立刻抓住机会,一剑递进去,扎在陈霄胸上,陈霄抓住剑身,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好……狠……龙……」话没说完,剑已经抽出,陈霄倒地再也不作声了。
房上又跳下一人,同样黑衣。两人见他立刻拱手,来人手一摆道:「老家伙已完,快搜搜这几间房中还有没有人。」说完,身型展动,又掠回北院去了。
两人转身朝厢房也就是段锦住处走来,菀儿伏在门边,一旦两人推门就準备用归云剑法最厉害的杀招攻其不备。菀儿自忖,自己武功与陈霄不相上下,战此二人无甚把握,只有突下杀手,除去一人,还有把握对付另外一人。
脚步快到房门之时,突然远处有声响,只听一人道:「那边有人。」脚步停下来,立刻朝另外一个方向而去。菀儿再伏了一阵听不到有什么声响,回头再打开窗户一看,屋外人影全无,只有躺在地上的陈霄,仔细一听,陈霄已经没有气息,显然已经死了。
菀儿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惨叫声已经逐渐消失,然后,来来去去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菀儿心细再等了三刻,才捏手捏脚地走出屋子,到院中一看,陈霄胸部中剑。她施展轻功跳上房顶,藉着月光四下张望,只见远处大厅里还有些灯火闪烁,其他地方黑暗一片。两个人躺在大厅门外依稀可见。菀儿心想:看来万梅庄有敌人入侵,而且还死了不少人。她又回到房中,看见她家公子还睡得很香,她才重新出屋,推开隔壁房门,里面早已空无一人。菀儿一想,莫非字条是黑衣姑娘所示?
她回到院中,四下检查了一下,确定无人才重新跳上房顶,朝大厅方向飘去。一路上她看见不少尸体,要么是被重手法毙命,要么刀剑加身。来到大厅前,见倒下的两人正是白天与她交过手的阿大阿二,两人都被刀剑所伤,菀儿仔细检查二人伤口,都是从一样的位置协下切入,为一件窄身剑所为。
她继续往里走,大厅仍是灵堂模样,但眼下一幕非常骇人,庄主梅万山扑到在棺材旁边,身中数剑,头上金冠溜出好远,而且梅万山脸上也中了几处剑伤血肉模糊。棺材已被打开,里面的人就是那个少庄主梅一平,也与其父一般被乱刀砍过,血肉横飞。居然连一个死人都不放过,让菀儿不寒而慄。
菀儿见此血腥景象,连忙退出大厅,奔两边厢房,门廊里不时有一两具尸体倒地,菀儿一路走,一路有一个不祥的预感,莫非梅家被人灭门?!不过此时她可管不得灭不灭门,现在她脑子里想的却是赶紧叫醒她家公子赶紧离开。
回到住的院子,黑暗中陈霄的尸体仍躺在地上,菀儿不管他,推门进屋,可眼前的情形却让她脑袋轰的一声,惊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章完
第三章 烟雨钱江辣催花
人呢,段锦呢!!——刚才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段锦已经没有了蹤影!!
菀儿脑袋里轰的一声,她赶紧在屋里四下寻找,天啊,这方寸之地如何能藏得住人。行李还放在桌上,可床上却是空无一人。
菀儿此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公子丢了。她连忙跳到屋外,绕房四下寻找,陈霄的尸体还在那里,她将四周的几间客房全找了个遍,可一个人都没有。
她突然又想,会不会是段锦醒来跟她开玩笑,躲了起来呢,她赶紧又回到客房里,这回她有了些绝望的感觉,黑暗中几缕月光渗入,可屋里依旧空蕩蕩的。
菀儿将行李背到身上,出得门来,準备在万梅庄四下寻找一下,她开始每个院落,每个院落地寻找,可哪里还有段锦的身影,她还不时在屋里屋外发现了尸体,看来万梅庄真的惨遭巨变,可她根本不理会得这些,只想找到一些段锦的蹤影。但她在偌大个庄子里除了尸体却什么都找不到。
眼泪不禁从眼里流出来,菀儿的心越来越绝望,望着这些尸体,她不敢想下去,不停地责备自己,为什么非要出去,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非要出去,太大意了。段夫人将公子交给我,我却把他丢了。天啊,如果公子有什么不测,我、我也不活了。
绕了一会,万梅庄还不知道有多大,她跌跌撞撞又回到了大厅,梅万山等的尸体还在那里,看着血肉模糊的惨状,菀儿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了,她颓然坐在大厅外的台阶上,终于哭了起来。
突然四周又有了些亮光,菀儿猛地抬头,发现四周人影幢幢,她第一个想到的是不是那些杀人的黑衣人又回来了。她霍地跳起来,如果是他们的话,那公子的下落就只有他们知道。
不一会,院子里出现了十几个人。菀儿不禁吃了一惊,刚才自己哭得伤心却没有防备已经有这么多人进了庄。她抹乾眼泪望着这十几个人,可出现的人却是僧、道、男、女都有,却不是那些刺客。人群中有人在议论,「怎么有一个小姑娘。」
一位年长和尚示意大家安静上前一步说道:「老衲少林达摩堂首座普照,姑娘是何人,怎会在此地?」
和尚这么一问,菀儿一时语塞:「我……我……」不知道从何谈起。正当她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远处马蹄声声,由远而近。不多时,一名中年汉子已经从外面撞了进来,走到院中,他突见如此惨状,一下子呆在当场,顿得一顿,他突然大叫一声:「大哥!」跌跌撞撞地扑进大厅里。
菀儿回头看,汉子已经扑在梅万山的尸体上哭了起来:「大哥,大哥啊,我晚来一步啊!」院中众人均露出惊讶神色,其中僧啊,道的还口念法号。
普照示意身边几人往庄子各处看看,然后又再次问菀儿:「姑娘,请说出你的来历,怎么在此处?」言语已经有些强硬。
菀儿知道普照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高僧,便把一天来的遭遇与他说了一遍。
等她说完,四处查探的人已逐渐回来,向普照报告。一名留长鬚的道人和一个女人,走进大厅,查看了厅内的情况,并把汉子扶了出来。汉子坐在台阶上,嘴里还在不停地说:「大哥啊,小弟晚来一步啊。」
普照以及其他几人分别走上前安慰汉子。菀儿站到一边对普照说:「大师,不知道你们怎么会在今夜到此?」
普照答到:「我们这些人都是梅庄主的朋友,前些日子接庄主来信,知道有人欲对他不利,特约了来此助拳,没想到,还是来迟一步!那位是梅庄主的拜把兄弟,人称长江第一刀的邵风。」
又过了一会,外出的人都回来了,其中两个和尚还带来了一个人:「师叔,这是我俩在后院马槽下找到的一个下人,似乎还有气息。」
普照连忙察看这个下人,只见他背后挨了一下,但还有气息。普照连忙按住他的嬗中穴将真气输入,并拿出一颗丹药放到他嘴里。下人悠悠转醒,普照道:「你是什么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下人道:「杀……杀人,所有人。」险些又昏了过去。
普照拿些水过来让下人喝了,他喘息了一下,又接着说:「那些人杀……」
邵风突然奔到普照他们身边,抓住下人的身子摇着:「说,是谁杀了我大哥!」
突然邵风和普照朝菀儿方向看了过来,菀儿看见,那个下人的手指居然指向自己:「她,她还有她的公子下午便进了庄,还,还打伤了他们两个……」又指指躺在地上的阿大阿二。还没说完,那人居然头一歪,不再说话了。普照再次输入真气,但折腾了一会,那个人已经断气了。
邵风慢慢站起来,眼睛喷火似地盯着菀儿:「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会伤得他们性命。」
菀儿突然觉得有些百口难辩:「我,我没有!我没有伤他们性命。」
邵风道:「那你是不是打伤了他们两人?」
菀儿想起下午的事,就点了点头,但她一想,不对,这和晚上的事没有任何关係啊。难道他们。
只见邵风一步一步向她逼过来:「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
菀儿突然觉得自己彷彿跌进了一个可怕的陷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心中这种阴森的寒意却逐渐蔓延开。
邵风进一步,菀儿退一步,邵风突然抽刀向菀儿攻来,菀儿身子凌空旋转飘起,同时天平短剑出鞘反手攻了邵风一剑,这正是归云剑法中云横秦岭。身型优美,守中带攻,惹得人群中传来几声叫好。
邵风手中的刀却一刻不停,剎那间又是七刀斩出,全是拚命的招数;菀儿连躲带闪,忙而不乱,还没有忘记还了三剑。两人斗了几个回合,旁边的普照大声道:「邵大侠,留下活口。」
菀儿一听,头脑顿时清醒,刚才还沉浸在丢失段锦的慌乱中,而现在突然意识到强敌环伺,切切不可恋战。她猛地转守为攻,疾风骤雨般刺出五朵剑花,笼罩着邵风上身五处大穴,好一招乱云飞渡,逼得邵风不得不回刀抵挡。可这招是虚,菀儿见有了破绽,立刻使出巫云宝典中的绝顶轻功,身型暴长向大厅屋顶飘去,还不忘从怀中抓住一把碎银撒向众人。
普照见她身形一起就知她要跑,两袖一鼓,少林绝学流云袖就向菀儿捲去,谁知眼前一花,无数银光疾射而下。普照只得两袖将打到面前的几块碎银捲住。
而就这一瞬,菀儿已飘到屋顶上。人群中有几个暗器高手已经把各式暗器招呼上去,可人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留下的却是菀儿清脆的声音:「各位大侠,小女子绝非兇手……」
************
四明山的清晨薄雾轻飘,翠羽莺鸣,山谷里走着一位少女,她头髮散乱,衣服被荆棘刮破,正是昨夜经历了风云突变的菀儿。
菀儿突出重围后,由于人生路不熟,找不到路,她只能通过观察星象辨别方向,她考虑了一下决定朝东方走。于是她不管有没有路,一直根据星象指示的方向翻山越岭。菀儿对这种风餐露宿早已习惯,但夜晚突遭大变,特别是丢失了托付自己保护照顾的公子,也不免失魂落魄。走到清晨,菀儿也已心力交瘁。
路过一条小溪时,菀儿停下来休息一下,她捧起清冽的溪水洗了洗脸,顿时感到人清爽了不少,她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开始整理起昨天那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故事。
事情在菀儿脑子里转了几圈,已经基本成了点模样,而且她还发现了其中几个疑点,首先陈霄为何将他们抓上山,这和后面普照邵风等人救援有联繫,也就是说,梅万山知道敌人会在晚上进袭,所以才约来朋友于昨天到来。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将他们抓上山呢?
还有那个字条的来历,到底是什么人送来的,如果是敌人,那么从情理上说不过去,如果是庄子的人,那既知有难为什么还要他们呆在那里;如果是黑衣姑娘,那她又是如何而知?最后那个黑衣姑娘怎么在事发之后就无影无蹤呢?还有公子呢?他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想到公子,菀儿顿时就心烦意乱,她除了找到公子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但现在她被人误会是杀人兇手,这天大地大能躲到哪里?她突然想起,杭州是七星教江南堂的所在地。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了,看来她只有一条路去杭州寻求江南堂的帮助。想到这,她伸手摸了摸怀中的七星教玄石令牌。
走了一天,菀儿进了余姚县城,她来到一家客栈要了一间上房住下。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菀儿已经筋疲力尽。随便吃了点东西,她倒头便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朦胧中感觉窗子有些响动,菀儿一下子乍醒,她依稀看到窗户外伸进个什么东西,菀儿揉揉眼睛定睛一看,是一根管子,里面还冒起烟来。
菀儿轻轻地起身下床,凭住气息几步蹭到窗边,隔着窗户纸她依稀看到窗外有人。菀儿不及多想,双掌朝窗户拍过去,只听窗外「啊」的一声,菀儿身形随掌风一同飞出窗户,只见一人已经躺在地上,刚才伸进窗户的管子,其实是一段竹子,掉在地上。
菀儿上前两步,一把抓起地上的人,只见这人已被掌风震得昏了过去。菀儿点了他几处穴道,这人才醒过来,他定睛一看,吓了一跳,嘴里连忙求饶:「女侠,饶命!」菀儿左右看看,抓起他进了屋。
这小子吓得跟个筛糠一样,嘴里一直在求饶。菀儿道:「饶你也行,问你什么要答什么,如不老实,你看着办。」那人一个劲地点头。
菀儿:「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那人:「小人是丐帮弟子,随八袋师叔赵阳来万梅庄救援。」
菀儿:「你认识我吗?」
那人:「认识,昨天在大厅前见过。」
菀儿:「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那人:「昨晚之后,师叔和普照们商量,决定把人马四下散开,四处打探你的消息。我和另一师弟就来到镇上搜寻。看见你进了这间客栈。于是我们分头一边去通知他们,一边由我来监视你。我怕你跑掉了,就往你房间里放烟,想迷倒你,等师叔来了,也立一大功。」
菀儿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惊,自己太大意了,要不是公子失蹤自己心魂落魄,完全应该想到这点。哎,怎么能如此大意,幸亏发现及时。她抬手点了那人的昏穴,收拾行李摸出屋来。她到后院的马廄挑了一匹马,也不管那么多,拉了马悄悄从后门离开。
菀儿选定道路,逕直往杭州而去,一路上她再也不敢到正式的客栈投宿,只到一些老乡家或者破庙空屋中投宿。一路风餐露宿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不日菀儿就到了杭州。
此时,菀儿已经换了一身髒破的衣服,脸上抹了髒东西,外表看来完全像个逃荒的女孩。以前她跟冷白云来过江南堂,记得那是在城隍庙街上的一间当铺里。连问带打听地她就来到当铺,只见是一间不是太大的门脸,外面挂着一竿旗子,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斗大的「噹」字,门上还有一个牌匾写着「徐记当铺」,菀儿记得当年冷白云说过这是为了纪念七星教创教的徐福寿而起的名字。
菀儿走进门,天下当铺都一个样,一个高高在上的柜檯。这时一个老太太正在当一件裘皮袄子,只听柜檯上四柜的伙计拿着皮袄吹了口气,然后再摸了摸,高声对着后面开票的喊道:「虫吃鼠咬,破烂袄子一件,作纹银一两三钱。」见后头的点了点头,转过头对着老太太问:「当吗?」老太太歎了口气点了点头。
后面把票开好,拿了几颗碎银给老太太。
菀儿看着老太太出去之后,当铺里已经没有别人,就站到柜檯下向上问道:「你们掌柜的呢?」
伙计瞥了她一眼,说道:「小叫化子,你又不当东西,找我们掌柜的干什么。」
菀儿:「请你们掌柜的出来说话。」
伙计更不乐意了:「你让我们掌柜的出来,你什么玩意,要当东西就当,不当快走。」
菀儿一想,从行李中摸出玄石令拿上去:「当这个,要纹银一万两。」
伙计吃了一惊,连忙拿过令牌看了看,摸了摸,道:「这是什么玩意,这东西怎么能当一万两。」
菀儿道:「就知道你不识货,拿东西找你们掌柜的,他认识。」
伙计见菀儿不像开玩笑,就让一小伙计看着檯面,自己往后堂去了。片刻,伙计身后跟出一名四十来岁的男人,身材高大,面目白净,菀儿认得这正是七星教江南堂的堂主蒋程。
这位堂主来头可不小,是七星教上一代护法王之一花头陀的关门弟子,尽得花头陀一身达摩神功的真传,一开始时跟着冷白云哥哥冷清风当差,后来冷清风在崑仑一战中受了重伤,是他拼着命将冷清风抢了出来,后来虽然冷清风伤重而死,但深得冷白云戴记,在十年前被封了江南堂的堂主。
见玄石令如见教主,蒋程知道来了教中重要人物,所以连忙从内堂赶出。菀儿几年前随冷白云来过江南堂和蒋程有过几个照面,但眼前的菀儿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一时还认不出是谁。
菀儿作了个万福:「蒋堂主,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蒋程这才认出她是教主的贴身丫鬟,而且深受教主宠爱,连忙将玄石令还给菀儿并将她引到了后堂。请菀儿坐下,上茶伺候之后,蒋程才拱手作揖道:「刚才姑娘您这一身打扮,在下还没有认出来。不知道怎么突然到了此地,教主是否也一同前来呢?」
菀儿终于见到自己人也鬆了口气,回道:「没有,教主并没前来,但我是随教主的从公子段锦前来的。蒋堂主有没有听说这边江湖上有什么事情吗?」
蒋程想了想说道:「最近在四明山出了件大事,据报前几天,万梅庄一庄上下六十余口惨遭灭门。」
菀儿道:「那蒋堂主有没有听说是什么人干的?」
蒋程道:「由于万梅庄与本教无甚瓜葛,所以也没有可以打听,只听说很可能是龙门所为,而且在现场还走漏了一名杀手。对了,段公子呢?没跟你在一起吗?」
菀儿歎了一口气,将段锦出门游历要到南宫世家拜寿,如何在四明山万梅庄的一系列故事讲了一遍,说到段锦丢失一节时,眼泪都差点掉了出来。最后道:「教主在出门前嘱咐,到了江南有事可找蒋堂主,所以我才来到这里。」
蒋程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沉默了一会才道:「不知姑娘有何打算?」
菀儿摇了摇头道:「如今之计只有先想办法通知教主,其他的还听听蒋堂主的主意。」
蒋程又想了想然后缓缓道:「现在江湖上肯定都以为姑娘与段公子与此事有关,而且上了万梅庄那些人也一定着急找到姑娘和段公子。所以如今之计首先是通知教主并着手寻找段公子,一会我就飞鸽传书通知教主以及江南各地分舵的舵主,让他们赶来杭州接受姑娘调派,并叫他们发出眼线打探段公子的下落。姑娘也别着急,只要没有传来噩耗,段公子料想也没有出事。」
菀儿听了蒋程的安排觉得也没更好的办法,菀儿知道,由于自己拿着令牌,所以蒋程处处尊敬自己,但说到江湖经验以及组织能力,自己又远远不如蒋程,所以现在只能全凭他安排。蒋程叫进几个手下吩咐了一番,各人领命而行。菀儿在一旁看见蒋程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将各种事宜安排停当,显得井井有条。蒋程问菀儿还有什么吩咐,菀儿点头称是。
安排完事情之后,蒋程唤来两个丫鬟,让他们服侍菀儿去沐浴更衣。菀儿看看自己这一身骯髒的打扮也该到了清洗一下的时候了。
躺在放了花瓣的大木盆里,菀儿终于可以放鬆一下了,几天的奔波劳累已经让她彻底心力交瘁,不知不觉中在木盆里昏昏睡着。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菀儿被几声兵器相碰的声音惊醒。只见自己还躺在木盆之中,而两个丫鬟已不知去向。
而且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近,不知江南堂又发生了什么变故,难道是敌人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菀儿正要起身穿衣,一名黑衣人已经从门口冲了进来,菀儿一看,打扮正是与那天晚上在万梅庄的刺客相同。
来人一看她身体藏在水中,一声淫笑:「好一付身子。」菀儿脸立刻变红,但不及细想,立刻两手一推,掌风已经带着水花向黑衣人射去,她趁着黑衣人躲闪之际拉起旁边桌上放着的一件衣服跃上空中,身子一转,将衣服穿在身上。黑衣人的刀已经攻到,嘴里还不三不四地说:「还穿什么,全看见了。」
菀儿并不答话,脚在桌上一点再次跃起,又是一掌拍出,黑衣人横刀阻隔,但菀儿非但不闪,左手变掌为抓,抓住刀背,向外一带,右手掌风已经拍到黑衣人胸口上。其实黑衣人武功不会如此之差,但他看菀儿还光着身子,淫心一起,所以手里的功夫就慢了。「彭」地一声,身体已如败絮般向后飞出。菀儿心道:淫贼!
她回身从行李中抽出天平短剑,来不及穿鞋就跳出屋去,只见几个黑衣人正在与蒋程交手,这些黑衣人武功高强,蒋程正左右抵挡。菀儿刚想上去帮忙,旁边剑光一闪,去路已经被封住,菀儿用剑一挡一引,卸下对方来势,施展轻功越了过去,但随即感到背后两股强大的指力点了过来,无奈只得闪身躲避,两个黑衣人,一指一剑与菀儿缠斗起来。
斗了十几招,菀儿抽眼旁观,只见围攻蒋程的三人功夫相似,掌法奇妙,已经把蒋程逼在角落,但这边与菀儿相斗的两人功夫也不弱,菀儿别说救助别人,自己也堪堪能够自保。
又打了十几招,只听蒋程一声惨叫,菀儿一瞥,蒋程已经被其中一人拍中一掌,口吐鲜血。心中一急,剑法就出了缝隙,自己的剑被对方剑一缠一引,另一人的手指已点了进来,菀儿左掌来挡,但正好碰上对方手指,只感觉掌心一寒,心道:不好,天寒指。想封掌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寒冷的指力已经侵入身体。菀儿招式一鬆,对方另一指连点她身上几处大穴,菀儿顿时失去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菀儿朦胧中走进了一个冰窖之中寻找段锦,隐约间听见段锦在远处叫她,她遁着声音走过去,越走越深,越走越冷。终于寒冷不支倒了下去,可身体却被人接住,定睛一看,竟然是段锦,菀儿惊讶地叫:「公子!」
段锦看着她不说话,满脸的微笑,这正是让菀儿梦萦魂牵的微笑,菀儿顿时感到浑身酥软,在段锦的怀中身子已不再寒冷了。段锦在菀儿小嘴上亲了一下,菀儿顿时面红耳赤。段锦的嘴盖着她的嘴,舌头伸过来,菀儿抵抗不住,小嘴只得张开相迎,两人的舌头缠绵地搅在一起。
段锦的手也不老实,撩开菀儿的衣襟伸了进去,由于刚才自己只披了一件衣服对敌,所以段锦几乎不费力就把自己的乳房一把抓住,自己不太大但坚挺圆润的乳房在段锦的刺激下很快便有了反应。自己扭动着身子不知道是想躲还是迎合着段锦的爱抚。嘴里含糊地哼着:「公子,别,啊,你想干什么啊。」
段锦不答话,也不停手,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将自己搂得更近,亲吻得更热烈。其实早在十五岁时,段锦和菀儿已经有了男女之事,所以菀儿在心里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段锦的人,段锦对她做什么,她都欣然接受,更何况现在终于见到让自己担心了好几天的公子。
菀儿的喘息越来越重,段锦的手已摸到下身私处,菀儿感到浑身一阵战慄,在段锦手指的指导下,菀儿的私处已经氾滥成灾了。段锦手指轻轻破开紧密的阴唇在菀儿的私处搅动着,轻重缓急无不让菀儿舒服得四肢骸然。
他又将菀儿另一只手引导着抓着已经坚硬如铁的阳具。菀儿顿时感到手像握着一根火热的铁棍,菀儿的身体已经被完全刺激起来,她的手不自觉地开始套弄起来。
两人温存了一阵,菀儿感到段锦把她放倒,扯开披在外面的衣服,阳具在她的下身寻找着突破口。菀儿嘴里依旧迷迷糊糊地说:「公子,等会,别……」可对方不管着许多,终于对準了花口,往里一送。
「哦……」菀儿浑身像触电了一样,娇呼一声,不知不觉中想坐直身子,但又动不了,她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却不知在何处。可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哪里是什么段锦,「啊……」惊得菀儿尖叫起来,原来刚才梦中与段锦的缠绵纯粹是南柯一梦而已。
身上的男人猛地抬起头。脸离菀儿不到一尺,菀儿终于看清了眼前男人的相貌。竟是那天晚上在万梅庄与她交手的梅万山的结拜兄弟——长江第一刀邵风!
***********************************呜,呜,上一章没人帮助排版,这一章只好自己排了,这两天有些空闲就将第三章敲完了,本来想敲好了第四章再贴的,但怕大家等得太久,所以也不藏着,赶紧弄上来给大家看着。今天终于可以来点荤腥的了,也解了一些朋友的需要,不过写得不好大家不要见怪。
其实各位无需着急,侠客们行走江湖怎么可能没有些儿女情长呢?但肯定本人不会把色当成主要情节,可能要让部分朋友失望了。
这两天有空所以发文速度快些,但我可不敢保证以后也能做到天天如此,争取至少一周发一章吧,我也不想拖得太久。
***********************************
第四章 温柔未知醒何处
**********************************************************************本章连写三天,有许多地方有问题,谢谢各位弟兄们提醒,现发出重新校正版。
**********************************************************************
正当邵风要继续挺进的时候,突然彷彿从屋外传来一声咳嗽,有一个声音说道:「兄弟此时此刻如此性急,如何成得大事!」
邵风听见这声音,心头一惊,停下动作。外面的声音又道:「上面有要事商量,兄弟还是忍一忍吧。」
邵风见就要到手的肥肉居然溜走了,心中颇为不甘,但迫于无奈只得站起身来,整理衣冠。临走时,眼睛还不忘在那青春曼妙的身体上盯了两眼。
菀儿身上一下子没有了压力,惊遭截难之后,菀儿精神瞬间崩溃,忍不住哭了出来。她被人封了穴道,又中了天寒指,身上原来随手穿上的袍子又被邵风散开,身体裸露在空气之中。此时此刻,更是被困于一间方寸小屋中,公子又去向不明,真有点山穷水尽的感觉。
菀儿怎么也想不通,怎么自己刚到江南堂,敌人就已经攻来,而且来袭的似乎又与梅庄血案是一伙人。最让他担心的倒不是自己安危,心头第一要紧人的段锦下落不明。可现在自己都成了阶下囚,更别提寻找他。
唯一可以指望的是蒋程在敌人来袭之前已经将飞鸽放出,教主在收到信息之后能立刻来援。只是,那山长水远,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处在黑暗的牢房里,菀儿真感到自己如蕩在大海中一叶扁舟,来回望不到边际。
************
一阵阵风呼呼从耳旁掠过,段锦悠悠转醒,只觉得眼前景物穿梭,自己如同腾云驾雾。这,这是在哪里啊?突然一股淡淡的香味丝丝沁入心脾,很是舒畅。
段锦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人背在背上,他刚想抬起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喉咙一阵腥鹹,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眼前一黑再度不省人事。
昏天黑地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段锦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前一切由模糊变得清晰,竟然在一罗帐之内。天蓝色的帐幔像帐篷一样笼罩在头顶,身上盖着天蓝色的被褥,一股香味又扑入鼻中,这种感觉似乎在哪里闻过,却是那样的熟悉。
段锦转了一下头,看见床边有一个女孩子瞪着大眼睛在看着他。女孩见他转醒,甚为欣喜,道:「呀,你终于醒了。」说着话,转身跑出门去,边走边喊:「小姐,公子醒了。」
段锦想叫着她,但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他尝试了一下,手脚还有知觉,只是稍微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