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永堕黑暗 第十四章 真正的残忍

时间:2018-01-27
丽歌大舞台。
  小川堂最重要的实业,也是黑白两道各色人物穿梭来往集会的地方,黄赌毒可是一应俱全。
  梅子本不欲来这种黑社会的地方,自从上次被周文救过一次以后,她越来越讨厌自己从事的职业,每每有从良的念头,可是她一直癡心守候的那个人会给她一生的承诺吗?
  想到那个既奸滑又可爱的老男人,她是从心底又恨又爱。
  这次姐妹一再相邀,说有大老闆光临,看了几拨小姐都退了货,不得已一定要她来救场,说是出手大方,做一次能顶好几次。
  梅子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
  赶到大舞台二楼KTV包厢,里面已有几位衣冠楚楚的男客人,陪酒的小姐却只有两个。
  客人果然一眼看上了她,领班如释重负地出去了。
  她被安排坐到了正中间那个中年男人的身边,男人只正眼瞧了她一眼,然后默默地喝酒,那一眼就让她心底一寒。
  梅子已看出这里为首的就是她身边这个叫陈先生的男人,别人虽说也是客,在他面前却不敢放肆调笑。
  陈先生既不说话也不摸她,梅子不知道叫她来干什么,只好也闷声作临时招待,见男人快喝光了就添上酒。
  卡拉OK机空放着音乐。
  真是一些怪人。
  梅子想。
  「小杨,时间差不多了,叫她进来吧。」
  陈先生对一个年轻男人示意。
  小杨出去,不一会带了个女人进来。
  女人进来时全场人眼睛都为之一亮,太美了,那女子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身着玄花中式旗袍,款款而立,仪态万方,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与她相比,梅子不禁自惭形秽。
  「陆薇,过来坐我旁边。」
  陈先生拍拍他另一侧的皮椅。
  陆薇?
  果真是新近在媒体风头无两的新一代舞后陆薇!
  难怪梅子一见她就心跳加速,薇可是她的偶像,一直没有福分见到本人。
  陈先生到底是什么人,能把这C市第一美人叫到这等骯髒地方来?
  薇走到陈先生身边,刚要坐下,陈先生突然问,「穿内裤了吗?」
  梅子吓了一跳,怀疑自己听错,薇好像也是同样的感觉,脸上一下就泛红了,惊惶地看着陈先生。
  有人发出猥亵的轻笑。
  陈先生不再重複第二次,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薇侷促地看看周围,用几乎难以察觉的声音说,「没有。」
  眼睑垂了下去。
  梅子的眼睛也因惊诧而瞪大,以为自己在作梦,或者作梦也想像不出陈先生会对薇提出那么羞耻的问题,而薇竟会听话地作答。
  好在陈先生并未再进一步羞辱她,开恩叫薇坐下。
  薇总算鬆了口气。
  周围的人在窃窃私语,眼光不停地瞟向薇的下身,显然已被薇未穿内裤的事实调起了胃口。
  然而噩梦只是开始。
  「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
  薇心神未定地摇摇头。
  「是要你来学习,学学什么叫专业。」
  除了陈先生,在场所有人怕都不明白陈先生所谓学习是什么。
  正巧男服务生走进来送茶,陈先生叫他留下,站在厅中央,又拍拍梅子的大腿,「小姑娘,你来表演一下。」
  梅子满头云雾,「我?表演什么啊?」
  「你不是搞这个的吗?平时怎么搞的就给我们表演怎么搞呀。」
  梅子这下听懂了,羞怒交加,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冷冷地说,「对不起,我坐素台的,不会这个。」
  陈先生冷笑,还没开言,一侧那个叫小杨的男人冲过来揪住她的短髮,「妈的,眼睛夹了豆豉。整个场子都是陈先生的,你敢不听话不想活了吗?」
  陈先生摆了摆手,叫小杨退后,拍出一迭钞票,不耐烦地说,「不要动不动喊打喊杀,好像额头上写着黑社会三个字,要尊重人权,人权懂不懂?愚蠢。小姑娘,你不作我不会勉强你,……啊,那个谁,你旁边的那两个小妞来做。」
  晚场已接近尾声,午夜场马上又要开始了,人来人往的响动在这间燥热的小屋子里一点也听不到。
  梅子僵坐着,冷冷地看着另外两个小姐脱得只余内衣,趴在惶惶不安的小男生身上,像平时服伺客人做「双飞」一样,一前一后跪坐着,伸出温润的舌头,在男人的肌肤上一寸寸舔过去。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好漫长好漫长。
  梅子觉得好羞耻,好骯髒,虽然不是她自己在作,虽然她也曾无数次像这样为男人服务,但那都是在封闭的两人世界中,哪有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等丑,好像几只发情的动物,关在笼\中表演性交给围观的人观赏的动物。
  那两个女孩子也许感受没有那么複杂,做得很专业,很投入,香舌像风车一样在小男生的小乳头上打转,弄得本是平平的地方硬是暴起两个小豆粒,每个敏感地带都拖下了亮亮的香唾,还没做到下身,小男生的阳物就已经硬梆梆地翘起老高。
  胸腹部和大腿做完,小姐示意小男生趴过来。
  男服务生起初还紧张得发抖,现在完全亢奋了,狗一样趴着,等待新一轮的温存享受。
  陈先生却突然打断他们,说,「好,你们暂停。陆小姐,都看清了吗?」
  薇红着脸不说话。
  「你,像她们一样,接着做后半部分。」
  场里蓦然沉寂下来,梅子眼前一晕,刚才还只是惊诧,现在则是惊恐了。
  陈先生的狰狞面目完全暴露无遗,原来他就是要在这个场合来狠狠羞辱薇。
  人们怀着各式複杂的心情等待着高贵的女皇是怎样低下头颅的。
  薇的脸色惨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小男生的跟前,久久不动。
  「啪!」
  凌厉的鞭响惊醒了人们麻木的神经,陈先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马鞭,重重抽到薇的后背上,这一鞭抽得狠,半幅衣裙竟生生撕裂,大半边光洁的后背坦露出来,还能隐约见到深深的臀沟,还有一道长长的鲜红的鞭印。
  「不记得规距了吗?」
  薇踉跄着跌倒在地,抬起头来,眼眶红了,想哭出来的感觉,这次但是手却顺从地从旗袍下摆高开叉处拉起来,白生生的大腿令人心迷神摇,下摆继续往上卷,女人曲线秀美的下身一点点地裸露出来,直至看到,耻毛!
  天哪,果真没穿内裤,令万人仰慕的高贵丽人竟然在这种地方,在众多陌生男人面前,轻易就裸出了下身!
  薇的身子抖动不止。
  所有男人的眼睛都集中在同一处,越瞪越大,呼吸都屏住了。
  薇茫然的视线收了回来,正好与梅子对视了一眼,眼神竟是那么的凄绝,苦涩,不忍卒睹。
  梅子潸然泪下。
  她从来把自己看得很轻很贱,自从被继父姦污后,她一生的幸福和贞洁就毁掉了,所以,她放浪形骸,穿梭于霓虹灯下,与形形色色的男人苟合。
  然而,在她心中,却总有一个蓝天般的梦想,如果有来世,她要作个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美丽女人,女人,其实应该是一个不容玷污的高贵字眼,应该是被无比精心呵护和爱宠的艳丽鲜花。
  那一天,梅子在电视转播中第一次看到了薇的演出,舞台上的白天鹅是那么灵性,圣洁,光彩动人,这才是她真心嚮往的女人啊。
  就是从那一刻起,薇成了梅子心目中的女神。
  今天这个本应是梅子最兴奋的日子却成了难言的恶梦,她的女神在受难,受着人间最淫秽无耻的戏弄,她只能和其它看客一起,无能为力地在一侧旁观。
  打破了,一切美好的东西被无情地打了个粉碎。
  她觉得自己有罪,像个帮兇。
  薇慢慢跪下去,伸出一截香舌,在群狼炽热的眼光环伺中,向那具陌生的男人胴体,麻木地,舔过去…
  「欧,我受不了了。」
  有人忍不住香艳的刺激,不自觉地在自己的下身搓来搓去。
  陈先生不为所动,眼看薇艰难地一路从背走到了屁股,森然道,「记住,还有屁眼。」
  拿舌头舔屁眼!
  天哪,这是连梅子也从来都拒绝做的骯髒地方,只有下九流的妓女才会为了钱干这种勾当。
  而且那小男生明显没擦乾净屁股,屎眼上还残留着髒物。
  陈先生简直是个畜生!
  为什么薇要这么顺从?
  为什么受到这种虐待,她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淫靡的气氛中,薇迷失了自己,完全是一副自暴自弃的神情,不顾一切地将舌头抵在了小男生的屁眼上。
  小男生早就受不住莫大的刺激,浓精一洩而出。
  薇剧烈地呕吐起来。
  一团苦涩的东西涌上梅子的喉头,朦胧中,她看到了陈先生的笑,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残忍…
  这一切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周文呢?
  她想起发二临走前跟她说的话,「你害了我,也害了他。」
  难道发二不幸言中,周文命运\的转折真的由她而起吗?
  现在,命运\无情地再次将她扔在了十字路口上…
  外面,风声凛冽,暴雨从破烂的窗口狠狠的抽进来,把窗楣打得哗啦啦响,地板湿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