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二十三章 实战演练

时间:2018-01-26
东西买回来以后,我考虑了大家的情况,也只有张华英胆子稍大点、身体壮点,于是我将她从模特队长升级到保安队长,拉着她一起研究这些警械的使用和保管,然后再通过她来教其他的队员们。
  最票漂亮的几个,像谢娟、月琴、春花和桂华等时时要跟着我,好随时满足和伺候我,相应学得少一些。而其余几个就成了保安队当仁不让的主力了。
  等设备到位后学得差不多了的这天,我们开始了一次实战演练。
  雯丽管理一号监控,谢娟管理二号监控,我和华英负责抓捕,我们四人配备数码对讲机进行联繫,而月琴、春花、仙娇、桂华、晓兰和亚丽六女则扮演假想敌。由于是实弹演练,大家都很紧张而投入。
  天色将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吃完了晚饭。加上华英七名美女今天的装束可真提神,戴着草绿色的贝雷帽,上身是迷彩短袖贴身背心,胸部高耸,下身是草绿色一步短裙,美丽的小腿曲线毕露,脚上是白色棉短袜加一双黑色细跟的女式军警短靴。
  为了找这细跟的军警靴可让我狠找了几个地方,不过上脚的效果的确不错,加上腰间挂的那根黑色橡胶警棍(没有什么杀伤力,纯装饰用),使这些本来就很漂亮的模特们显得英姿飒爽、俊俏逼人。
  尤其是月琴、春花等几个身材高挑的尤物让我很有点冲动,真想现在就将她们扑翻在地,就地正法,但想到都已经是我掌中的玩物了,早晚给我骑的,也不是特着急。
  而雯丽和谢娟则不仅是同样的装束,而且还在粉颈上繫条白色的纱巾,手上戴着白色镂空丝网手套,显得更加风骚艳丽站在我的身边。
  我给她们做了简短的动员,反正早被抓的会受惩罚,而晚被抓的则有奖励等等,最后在华英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彼此用眼神鼓气,一声令下。演习开始了。
  根据分工,雯丽进入一号监控,我搂着谢娟进入二号监控,华英则进入门卫室。
  我们一进入二号监控,关上门,由于刚才被模特们的性感女兵秀给弄的兴奋了,我将谢娟搂坐在大腿上,两把卸了她的奶罩和白色透明高腰丁字内裤,左手上下玩弄着这名妖艳柔媚的美妾,一边让她扭头和我亲嘴咂舌,右手一边熟练地打开各个开关和对讲机。
  这时候内部电话响了,我接起来,原来是雯丽打过来的,「白秋,你这个大色狼,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你是不是应该收敛一点?」
  我看了看监视屏,「雯丽,谁叫你坚持安的可视电话嘛。你别羡慕我,想的话你可以自摸嘛。」
  「白秋,你真讨厌,我关了你这边的图像,别忘了正事。」
  「放心,误不了。」我和门卫上的华英也通了话,让她呆在那里别乱动。
  这时候根据我的指示大家先开启了一切预警装置,先保证没有新的敌人进来,而且没有人可以出去,然后进行的就是关门打狗、瓮中捉鳖的游戏了。
  当然由于这次的猎物是活生生青春性感的高跟美女军人,想到这里我就特冲动。兴起了将谢娟的头往下一按,让她为自己吹箫泻火,不管淫兴有多高,只要鸡巴一进美妾温润紧暖的小口,让她尽心吹含着,心情就会逐渐放鬆,一边享受着一边和雯丽进行屏幕定位。
  「雯丽,看来外界已经完全封闭了,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内部的人员定位还要看你的。」
  「没问题,看我的秘密武器。」这时候,雯丽打开了步兵侦察定位雷达。
  这可是很高级的武器,是才从新疆运回来的,说起来这还是俄罗斯远东第十八近卫军快反师的现役装备,到底怎么来的咱弄不明白。反正是基地里偷的,据伊尔汗说他的朋友用几箱伏特加加五百美圆弄来的,但我可整整给了新疆方面五万啊!
  「怎么全部都是红点啊?」我看着麻花花的屏幕,有些着急地问着。
  「别着急,我还没调节敏感度呢,让我调一下。」
  「哦,原来这时候耗子和美女都是一个点啊!」
  「哪里,还是有区别的,白秋,你们那里怎么才有一个点啊,是不是出问题了?我可要打开摄像头了,你可小心了。」
  「你要看就看,自己小心别被吓着就是。」
  「喂,白秋你个死人,你让谢娟跪在你面前干什么啊?」这小妮子还真打开了对二号的监控。
  「你别管那么多了,老子正享受呢。你不是说谢娟是公司的花瓶吗,老子现在觉得她就是我的肉花瓶,不管插她身上哪个洞,都让我觉得舒服得想升天呢,我就喜欢在她这肉花瓶上面插花呢。」
  听到我说得如此下流无耻,谢娟再好的性子也羞红了脸,用小手打着我的大腿,殊不知这样不仅不能警告我,反而更挑逗起了我的兽慾。
  我一把抓住她的满头青丝,将鸡巴耸进她的喉咙深处,这一下就干得她快要噎死。谢娟吐出鸡巴,流出了眼泪,很有些痛苦的样子。我哪里还能忍受,一把压住她的头,将鸡巴又撬开她的小嘴日了进去。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雯丽的声音有些急促了,「白秋,今儿晚上我要你。」
  「好啊,只要今天演习成功,没问题,我床上空三个位子呢!」
  「那还有两个给谁呢?」
  「如果谢娟吹得好的话,我让她上来伺候我。」说到这里,下面的谢娟可能听到了,她更加用心温柔地用小嘴嫩舌款待着我的小弟弟。
  「那最后一个呢?」
  「如果犒劳的话应该给华英,但我今天特想在女俘虏里选个最漂亮的来干死她。」
  「白秋,你还是留点劲给我吧,今天不知怎么搞的,我特想要你。」
  「好啊,我肯定会让你满足的。不过,月琴和春花,你觉得今天她们谁更漂亮呢?」
  「打扮出来,还是月琴更美艳一些,不过可惜她的奶子有点小呢。」
  「那没什么,今天就干月琴好啦,我可以摸着你的奶子干她嘛,你的奶子比她的大些呢。」
  「不,我要你干我。」
  「那好吧,我看着她的脸干你总可以了嘛!」
  「你们男人真挺奇怪的,都是一样的洞,为什么非要干盘子靓的呢?」
  「说不清楚,脸蛋子俊的话,干起来特有劲,所以这社会上,有的女的被轮姦,有的女的没人要啊!」
  「不过,还是白秋你厉害,奸佔了这么多俊俏的货色,谢娟可是我们办事处一枝花啊,听说月琴和春花原来都是飞龙的两大厂花呢。」
  「那是,想当年我在飞龙累死累活地,总得取点报酬吧。」我一边唠着,一边看着屏幕。
  「好了,雯丽,图像清晰了,有十几个点,你注意识别吧。」
  「好啊,我们一起来捉这几头猎物好啦。」
  想到捉的是穿着细跟女警靴的美貌猎物,我就兴奋起来了。对着下面的谢娟说:「乖,含好点,今天爷好好疼你。」
  首先被定位的是埋伏在假山附近的一个目标,我让雯丽继续定位,然后指挥华英前去。不一会儿,对讲机中就传来报喜的声音,「爷,得手了,是晓兰,已经被我捆住了。」
  「用胶带封了她的嘴,将她带到我住的别墅下面的车库,你是怎么得手的呢?」
  「我悄悄扑过去,用软手铐就解决了,她吓得一塌糊涂地,根本就没有反抗呢。」
  「干得好,下一个目标……」
  「白秋,你干嘛呢?都被华英抓了三个了,连春花都被抓了,你今天怕不会想干别人给你抓的俘虏吧?」
  「说哪里话,老子这就亲自出马,抓两个给你看看,实在太简单了,雷达上看得清清楚楚的,用过滤功能一看,甚至连人都可以分出来呢。」
  「好吧,我给你指点一下,综合楼三楼健身室和更衣室里那个,看着象辜月琴,你去呀。」
  「好吧,看我手到擒来,」我扔下谢娟让她帮我继续监控,扎好腰带,带上电警棍和捕网枪,走进了浓浓夜色中……
  由于有对讲机和一号、二号监控同时保持着联繫,我很快进入综合楼的三楼。左边是健身室,而右边是更衣室,我按照雯丽的指示直扑右边。
  进门以后我看窗户紧闭,料想这头小浪货也不敢跳窗,于是直接开了所有的灯,灯光晃着眼睛的那剎那间,我直扑更衣柜旁的小空间,只见辜月琴双手摀住眼睛,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哪里还有当初的英姿勃发。
  我一看这柔弱的样子,更加暴虐地用手卡着她的脖子将这个大美女带到休息的沙发边,坐在上面将她的头往胯下按。
  月琴认命地跪在我的面前,漂亮的大眼睛一脸的幽怨,让我砰然心动。她低下了戴着绿色贝雷帽的秀丽的臻首,张开了小嘴,隔着裤子开始舔我的下身。
  这时,后面穿衣镜将她的背影和乖乖翘着的漂亮的细高跟女警靴反射得清清楚楚,让我很是动心。
  只在这个时候,讨厌的对讲机大煞风景地响了起来,传出雯丽熟悉的声音,「白秋你个死鬼,见一个你就要弄一个,你小子真的是头畜生。着什么急啊,迟早都是你枪下的肉,还着急这一时三刻的啊?快起来,还有仙娇和桂华两个,你还不快点。」
  「好吧,我遵命,我的大老婆。」我无可奈何地将月琴背锁了双手,将刚才被我强行剥下的谢娟那有点湿的性感内裤塞进她的小嘴,用裤兜里带着的雯丽的裤袜捆了她的嘴,搂摸着无法出声的她将她押到车库,和其它三个女孩子铐在一起。
  看着这满地娇俏的女俘虏,虽然很动情想扑上去,今天可一直没有发洩出我的慾火啊。可一想到无处不在的大老婆雯丽在看着,只好强忍慾望又杀奔出去……。
  这次的目标比较小,但特灵活,华英抓了几次都扑空了,我敢肯定是仙娇这个小妮子。
  于是在对讲机里我给华英布置了方略,我先埋伏在暗处,等华英将她逼过来,这时我突然现身,迎头用捕网枪一射,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声,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还如同狡兔乱窜的仙娇一头罩住,再也挣扎不出来。
  华英将仙娇带回去的时候,我和雯丽商量好了,这最后一个沈桂华就由我一个人包了,想到这个号称「男人毒药」的美女那对高耸绵软的大奶子,我下面就一阵兴奋,今天你可撞爷的枪口上了,看爷如何收拾你。
  我进入了卡拉OK厅,这里的上面就是一号监控,当然监控是很隐蔽的,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入口,最后一个目标就在这里呢。
  我进来以后先反锁了门,再将灯全部打开,只见小沙发中间蹲着一个,她见我扑过去了,急忙站起来就跑。我紧追不放,门被锁了,她怎么也跑不出去,但我追得也辛苦,因为她跑得很快,想不到胸口吊着那么肥硕的两块肉还能跑这么快。
  不过她跑的时候,胸口两块晃着,细腰下面圆翘的屁股扭着,更挑起了我的兽性,我跟在后面追,但最近床上消耗太大,身体有点虚弱,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终于我将她逼到了墙角,我们对峙着,看着她带着绝望拚命眼神的大眼睛和高耸起伏的胸部,还有草绿色一步裙下面健美的小腿,难怪跑那么快,不过她身上倒真有点不屈不挠的女军人的英气。
  我从头到脚赏玩着她,「妈的,今天老子一定要将你扑翻干了。」这么想着我逼近了她。她看见我封住了一头转身往另一方向窜去,我眼疾手快地出脚将一只椅子踢过去正好绊住她的脚,她终于摔倒了,我飞身扑了上去,将她丰满的肉体压在地板上。
  一只手顺着迷彩背心的前端插到她的胸部,这婊子竟然没有戴奶罩,难怪刚才胸前波涛汹涌的样子,我直接玩弄着两坨嫩肉,下面鸡巴顶在她丰满结实的屁股上摩擦着。
  另一只手掏出电警棍电她,虽然开的电压很低,但她还是痛不欲生地「啊……啊……」地哀号着求我放了她。
  我憋不住了,想怎么也得在这里干了她,这个「男人毒药」今天晚上就真成了我的毒药了。眼看要破坏我所有的安排和雯丽的好事,这时候,对讲机又响了,我正想关了它,里面却传出雯丽温柔的声音……
  「爷,憋得难受吗?别在那里傻呆着了,快来吧,我们三个已经在你的床上等你了。月琴还等你来给她解封呢,谢娟下面也浪得出了水,一脸的妖娆狐媚样子。」
  「不行,雯丽,桂华这头大奶子尤物今天惹火我了,我得干了她。」
  「那你就把她押过来嘛,我们姐妹四个一起伺候你,该满意了吧?」
  「好你个雯丽,我的好老婆,我这就来。」
  等我回到卧室的时候,看见床上坐着三女,都是原来的装束仅换上了崭新的性感尖包头中空带袢高跟鞋等着我。
  我再也不想再等了,把失魂落魄的桂华往床上一扔,三下两下脱光衣服就飞身上了床,「明天换床单吧,」说着我往床上大大咧咧地张腿一坐,让月琴和谢娟两女马趴着同时为我吹箫,然后左边搂了雯丽亲嘴右边搂了桂华摸奶……
  含硬了以后最经典的日法是让雯丽躺着翘起双腿,一边干着她的骚穴,一边让谢娟在后面舔屁眼,然后左边有辜月琴亲嘴调情,看着她那张俏脸蛋我就特来劲,右边摸着桂华的双奶,那手感真是一流啊……
  第二天早上谁也起不来,我搂着四女一直睡到中午,起来的时候一看,四女全部是一丝不挂,地毯上丢满了女式衣服和高跟鞋,床上跟打过仗一样,床单都撕烂了,只记得中间吃了两回药,剩下的一点印象没有。
  我头脑昏昏沉沉地起了床,在月琴和谢娟两女的侍奉下洗了澡用了午餐,一个人悄悄溜进第二监控室,将昨天的淫乱录像调出来慢慢地一边品着清茶,一边一个人欣赏着自己为主角的顶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