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七十一章 全面「备战」

时间:2018-01-26
侯龙涛受伤的第一个晚上,陈家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都是一夜没能合眼,第二天打电话到医院,得知了他的伤势已无大碍了,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从那以后,陈倩的心情就出奇的好,脸上老是挂着迷人的笑容,有时候呆呆的望着窗外就能癡癡的笑起来。
  陈曦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个样子,那摆明了是坠入爱河的女人才有的表现,她知道姐姐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了自己的爱人,以前所有恨他的理由突然间全变成了爱他的理由。陈曦早就想去看侯龙涛了,但却被姐姐阻止了。
  她问姐姐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件事,陈倩却反过来问妹妹,陈曦的原话是:「我这一生注定了只爱他一个男人。」在得到了这样的答覆后,陈倩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妹妹。陈曦险些都不敢相信一贯保守的姐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自己又何尝不是愿意为侯龙涛做任何事呢,于是姐妹俩最终达成了共识。
  星期二,陈倩请了一天的假,和还在放寒假的陈曦一起来到了国贸大厦,就算在这个美女云集的全北京最高级的写字楼里,她俩也是最吸引男人眼球儿的。姐妹俩在楼层指示牌儿前看了一下儿,乘电梯到了十六层,问清方向,直奔总经理办公室。
  月玲正在为如云準备一份文件,一抬头,看到两个亭亭玉立的女人走到了自己面前。「请问,你是郑月玲小姐吗?」「啊!我……我是。」月玲对于这两位不速之客的出现倍感惊讶。「我们想见见许如云小姐,可以吗?」「等……等一下儿」月玲连通话器都没用,而是直接推门进入了总经理办公室。
  坐在巨大写字檯后的如云抬起了头,她对于自己的助理就这样闯了进来有些意外,「月玲,有事儿吗?」「云姐,那两个女孩儿来找你。」「哪两个女孩儿?」月玲叫自己「云姐」,而不是平时在公司的称呼「许总」,足见她有多慌张。
  「那两个姓陈的姑娘。」其实月玲并不是慌张,只是太意外了。「是吗?」如云站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她们会来找自己,她拉了拉高级套装上衣的下摆,要以自己最好的形象会见那两个美丽的情敌,「请她们进来吧。」月玲打开了门,对等在外面的两个女孩儿招了招手,「请进吧。」
  姐妹俩走了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桌后的端庄艳妇,略施脂粉的脸庞美的不可方物,让人不敢逼视,虽然在医院已经见过一次,但今天她没了那时的忧郁之气,更显得无比高贵。「两位陈小姐请坐吧。」如云指了一下儿桌前的三张转椅,语音轻柔,却也充满了威严。
  陈倩坐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先来找如云的决定没有错,那天晚上就看出她是个能做主的女人。「你们有事儿再叫我。」月玲说完就想出去。「等等,」陈曦叫住了她,「郑小姐,你能留下来吗?」月玲见如云点了一下儿头,就坐到了另一张空着的转椅上。
  「还有一位柳茹嫣小姐,能请她也来吗?」陈倩已经从文龙那里把侯龙涛几个女人的年龄、职业、姓名基本问清楚了,她跟文龙也算是有过一段来往。如云拿起了电话,「茹嫣,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儿,直接进来就行了。」
  三分钟后,一个个子高挑、一身淡黄色职业女装的长髮美女推开了门,她还没开口说话,先是微微的一愣,因为看到了办公桌前的姐妹俩。「柳小姐,你好。」「啊……你们好。」「茹嫣,坐吧。」如云坐回了自己的大转椅。茹嫣关上门后,也在门边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屋里的气氛就想要开重要的会议一样。
  「我知道你们恨我们,」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陈倩终于说明了来意,「我们希望能取得你们的谅解。」「我不能代表别人,但我本人并不恨你们,你们不爱龙涛或是不能接受他的风流,我都能理解。龙涛是个很执着的情种,他会为了你们给自己一刀也不出乎我的预料。」如云的目光在月玲和茹嫣的脸上扫过。
  「我也不恨你们。」「我也是。」茹嫣和月玲也先后表了态。「谢……谢谢。」陈倩很是感动,她没想到她们会如此的通情达理,想起当初自己说她们是贱女人,真是脸红。「不用道谢,大家以后都是姐妹了,要共侍一夫,见外的话就别说了。」如云脸上出现了微微的笑容。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愿意共……共侍一夫?」陈曦惊讶的看着这个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儿。「你们要是不打算接受龙涛,就没必要来寻求我们的谅解,不是吗?」「是……」「我想知道你们的思想是怎么转变的,如果要是光为了报恩,你们和龙涛还是不会有圆满的结果的。」
  「小曦的心里一直就只有涛哥,如果不是我拦着她,她早就回到涛哥的怀抱了。」陈倩抱歉的看了一眼妹妹。「那你呢?」「我……我也不知道我对涛哥的感觉为什么会一下儿就完全不同了,当他把那把刀扎进自己身体里时,我突然明白了,他是我一生都可以依赖的男人。小曦再把那封涛哥从美国寄给我的信的複印件给我看,我哭了很久,我不懂当初我怎么会没看出他的心意。」
  「其实我们三个不是你们主要的问题,」如云明白,爱和恨只有一线之隔,侯龙涛的那一刀是把面前的这个玉女从那条线的一边推到了另一边,「那天打你的那个小姑娘才是你们真正要说服的人,龙涛在她心里就像神一样,她的神为了你们受伤,她可是恨透了你们。」
  「你是说薛诺?」「对呀,你们有什么办法吗?」「我们先来找你们就是想要你们帮忙的。」「好吧,诺诺的心地善良,龙涛又是真的爱你们,我想她也不会太为难你们的,但你们要做好最开始遭她白眼儿的心里準备。」「我们明白。」「还有一件事儿,我希望你们清楚,如果那天换成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龙涛处理的方法不会有丝毫的不同的。」如云可不希望今后这姐妹俩会持宠而骄……
  下午5:00多的时候,何莉萍和薛诺母女俩从医院出来了,她们刚刚看望过侯龙涛,那个死皮赖脸的东西精神好得不得了,不断的对这对儿母女花儿动手动脚。一打他,他就喊伤口疼,不打他,他就胡乱的抱住一个又摸又吻,弄得两人又好气又好笑,时间也过得很快,和如云约好吃饭的时间就快到了。
  阜成门万通商城的五楼有一家西蜀豆花庄,这个饭馆和「万通」整体上低档的小商品批发的经营走向有点儿不协调,建筑装饰古色古香,属于中档偏高的消费水平。一位男服务员把母女俩带到了如云定的单间儿,敲了两下门儿,然后推开,自己闪到一边,今天真是让他开了眼,加上已经在屋里等的五个女人,一个赛一个的诱人遐思。
  薛诺一进单间儿就看见了坐在对面的陈氏姐妹,「她们怎么会在这儿?」「诺诺,坐你小倩姐姐和小曦姐姐中间吧。」如云指了指陈倩和陈曦中间的空座儿。「什么小倩姐姐小曦姐姐,我不认她们,她们凭什么做我姐姐?」女孩儿的脾气还真不小。
  「过去坐啊。」何莉萍在女儿的背后轻推了一把,如云已经在上午和她通电话的时候把事情跟她说明白了。「妈……」薛诺噘起了小嘴儿,不情愿的照两位母亲的话做了,毕竟不能太不给她们面子,但她还是一脸气呼呼的表情,就算坐下了也是一眼不瞧陈氏姐妹。
  「诺诺,小倩和小曦是来跟咱们和解的,她们希望能和咱们一起服侍你的好涛哥,我和茹嫣、月玲,还有萍姐都已经答应了她们的要求。怎么说都是龙涛深爱的女人,如果大家不能和平相处,最后为难的都是他,你说呢?」虽然何莉萍的年龄最大,但显然如云才是真正的「大姊头」。
  「哼,」薛诺还是有点儿情绪,「涛哥是为她们受的伤,要不是他吉人天相……我才不要原谅她们。」「诺诺,那不是她们的错啊,龙涛爱她们就像是爱你一样,你不是跟我说过,他为了救你,要跟七、八个流氓拚命吗,要不是文龙他们出现,你说龙涛会不会为你受伤呢?」何莉萍也开始劝解女儿。
  薛诺低下了头,想当初自己只是一个落难的小姑娘,和侯龙涛素昧平生,他却是不顾自己的安危救助自己,更何况陈氏姐妹是他爱恋已久的人呢,看来爱人不光是风流成性,他的身体里还流淌着「正义」的血液。
  接下来轮到茹嫣了,「我第一次向哥哥示爱的那天晚上,他为了把我从调戏我的酒吧老闆手里救出来,被人用酒瓶打的头破血流。」「啊,原来他那次缠着纱布上班儿是因为这个。」月玲吃惊的叫了起来。「怎么?他从来没说过吗?」茹嫣也有点儿惊讶。「你没说过,龙涛又不是那种到处表功的人,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听说。」
  妈妈们、姐姐们都这么说,再加上心上人确实是喜欢这两个天仙般的高个儿姑娘,自己要是一直闹下去,只能让他不开心,薛诺的意志已经动摇了。但要这个脸皮儿薄薄的女孩儿先鬆口儿,有点儿难为她,她只是噘着小嘴儿,低头玩儿着桌上的筷子架。
  如云冲着陈氏姐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时机已经成熟了。薛诺的两只小手儿被一左一右的拉住了,四片柔软的樱唇轻轻的印在了她香嫩的双颊上。这是如云教给姐妹俩的高招,薛诺的年纪最小,还是孩子心境,只要让她感到两位新姐姐都像其他人一样的疼爱她,那就离目标不远了。
  女孩儿刚才就闻到了一阵阵淡淡的茉莉花儿香,现在算是确定了,就是从姐妹俩身上发出来的,她向后靠到了椅背儿上,小脸儿变得红扑扑的,「你……你们……」「好诺诺,你就原谅我们吧。」陈曦相对姐姐来说要外向一些,陈倩对着年长的如云还能说的出话来,可对着薛诺,就全看妹妹的了。
  薛诺小嘴儿噘得老高,扭头看了看陈曦,又看了看陈倩,「你……你不怪我那天打了你?」「啊……不……不怪,」陈倩没想到女孩儿会这么直接的问自己,「咱们都是涛哥的女人,为了他,不应该互相记恨的。」美少女沉默了半天才吭声儿,「小倩姐姐,小曦姐姐,欢迎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此话一出,烟消云散……
  晚上洗完澡,陈倩回到房里,把门关上了,开大了电视的音量,「小曦,我用不用去买一套职业女装啊?」「干什么使?」正在梳理长髮的陈曦回过头来。「云姐不是说涛哥最喜欢女人穿套装吗。」「切,涛哥要的是你,你穿什么他都会喜欢的,再说你有制服啊,还有什么套装能比得上空中小姐的制服更诱人的。」(虽然陈倩是不上机的,但一样要穿国航的制服。)
  「可那裙子太长了,连膝盖都快挡住了,云姐说涛哥喜欢女人穿短裙的。」陈倩从衣柜中取出了自己的制服裙,放在腰上比了比,她真是和一个星期前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她现的一言一行都是以侯龙涛的喜好为出发点的。陈曦接过了裙子,「咱们可以把它改短了啊,没什么难的。」
  「你说我是穿裤袜还是长袜呢?」「当然是长丝袜了,咱们把裙子改到你一翘二郎腿儿就能把丝袜的花边儿露出一大半儿的程度,涛哥一定会喜欢的。」「那明天你去帮我买两双好不好?我现在的丝袜都是窄花边儿的。」「好,我去买就是了,再顺带帮你挑一套新内衣,你的那些都太旧了。」
  「我的内衣怎么了?一点儿都不旧啊。」陈倩奇怪的看着妹妹。「我是说样式太过时了,现在的高中生都不穿你的那些了,没有花样,没有蕾丝,还一点儿也不暴露。」陈曦觉得姐姐这样的美人儿当然是应该穿性感的内衣了。
  「这样啊……那好吧,就交给你了,可千万不要那种太那个的。」陈倩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放心吧,不会太暴露的,但一定要稍微性感些才行。」「小曦,你懂得真多啊,都是涛哥教你的吧?」「才不是,现在的女孩儿都对如何吸引男人有点儿研究的,像姐姐你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真是少之甚少。」
  「是吗?看来我还真是与时代脱节了。」陈倩把妹妹拉到了床边坐下,「小曦,我……我问你点儿……问你点儿事儿啊。」「姐,怎么了?」陈曦看着姐姐欲言又止的扭捏模样直想笑,但又本能的感到是正经事儿,只好强行忍住了,「有什么你就说嘛。」
  「小曦,你告诉我,涛哥会怎样对我呢?」「怎样对你?当然是疼爱你了,他苦恋了你八年,要是知道了你终于决定『下嫁』于他了,我都想像不到涛哥会乐成什么样儿。」「什么下嫁啊,能有他那样的男人爱我,是我的福气。」陈倩的脸上出现了尴尬的笑容,「不过我问的不是他会不会疼爱我,我是问他会怎样……怎样对我。」
  「噢噢噢,我明白了,」陈曦这才恍然大悟,一脸坏笑的捅了姐姐的腰眼儿一下儿,「你是问涛哥在亲热的时候会怎样对你。」「哎呀,」陈倩扭了扭身体,脸上红了一片,「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自愿的和男孩子亲密过,我怕……我怕我到时会显得傻乎乎的。」
  「哈哈哈,」陈曦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才不会呢,我当初不也是什么都不懂,事到临头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再说咱们是女人,涛哥会照顾一切的。」「嗯……那……会不会真的很疼啊?」以现在的情形来看,两个女孩儿的身份好像颠倒了,陈倩变成了妹妹,在虚心向「经验丰富」的「姐姐」请教男女之事的奥妙。
  「开始的时候是很疼的,就像是被人把身子生生的撕开一样。」陈曦以前都是被姐姐说教,今天终于是有机会教育她了,乐得当这个「老师」,「但过几分钟就没事儿了,等你适应了涛哥的……那个,就会变得舒服极了,是你想都想不到舒服。其实涛哥温柔的很,光是被他抱抱就……就好美……」女孩儿已经快半个月没被爱人疼爱了,现在自己一说起来,都有点儿出神了。
  陈倩看着妹妹脸上突然出现的红晕丽色,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和侯龙涛亲热时的情景,自己也不禁幻想起爱人会如何的和自己缠绵,她一个星期前从没有这种感觉,因为那时她没有可幻想的对象。姐妹俩就这样沉默了几分钟,陈倩还是忍不住了,她没有太多的想像空间,「小曦,你再说的详细一点儿嘛。」
  「啊!?还要怎么详细啊?这种事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那我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準备的呢?」「嗯……除了把身子洗得乾乾净净的,就没别的什么了。」「什么意思?」陈倩不太明白,自己的个人卫生一贯是抱持的很好的,而且献身之前是肯定会洗澡的,这种事儿怎么还用提醒呢。
  「全身都要仔细的洗。」陈曦神秘的一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这有什么难懂的,全身都要洗乾净,全身。」女孩儿特别加重了语音,「涛哥会把你全身都亲遍的。」「什么……什么叫全身?」陈倩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妹妹的意思。
  「姐,你知道我身上有个痣吗?」陈曦没有正面的回答。「没有吧?咱俩从小儿就在一起洗澡,咱们身上都没有痣的。」「我有一颗,是在我最见不得人的地方,是在我自己都不愿意看的地方,是涛哥亲我的时候发现的。」「在那里!?」陈前微微的移动了一下儿屁股。「嗯,就是那里。」
  「他真的会把全身都……」「真的,从头到脚,你做好準备吧。」「噢。」陈倩不说话了,想到自己的肛门、脚趾都会被心爱的男人的舌头舔过,全身都热起来了。「姐,」陈曦突然把姐姐推倒在床上,左臂抱住她的腰,双唇印在了她的脖子上,右手隔着纯棉的睡裤捏住了她一瓣翘翘的臀峰。
  「啊!」陈倩大吃一惊,赶紧挣扎起来,「小曦,你干什么,你疯了?」「哈哈哈,」陈曦放开了姐姐,站起身来,「瞧你羞成这个样子,我才不过是亲你一下儿、摸你一把,等到涛哥疼你的时候,你还不昏过去。」「死丫头,」陈倩知道妹妹又在捉弄自己了,「那怎么能一样,咱们都是女人,又是姐妹。」
  「云姐说她们经常是五个人一起陪涛哥的,萍姐和诺诺可是地地道道的亲母女,咱们堂姐妹大概迟早也得同床侍夫。」陈曦又坐到姐姐身边,拉住她的手,「如果以后涛哥真的要我和你亲热,那可怎么办?」「我一切都听他的,不过咱们也不用事先练习吧。」陈倩冲着妹妹甜甜的一笑……
  星期五傍晚,陈倩带着陈曦把父母送到了大客车的出发地,京郊四景两日游,从週五晚上到週日下午,陈倩出的钱。她的父母除了打打麻将,也就是喜欢到处走动走动,对于女儿的一片孝心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的……
  侯龙涛已经在医院住了十一天了,一个礼拜前他就开始吵着要出院。医生在检查了他的恢复情况后,发现他的伤口已经癒合了,那是出乎预料的快,但出于对病人的责任心,还是要求他再留院观察一星期,只要没有变化,二月二十九日就可以出院了。
  侯龙涛当然是知道自己不会有事儿的,早早就是通知了兄弟们来接他,要出去海嗟一顿儿。就算他住的是高干病房,医院的伙食怎么也无法和外面的比。虽然后来有了宝村香奈,但一心想的还是几个天仙般的老婆,更让他揪心是那两朵茉莉花儿,在自己用鲜血浇灌后,形式还是不明朗。
  已经3:00多了,说好来接他时间早就过了,却没人现身。侯龙涛拿着手机玩儿命的拨,一群王八蛋全都突然有事儿不能来,不光是他的几个把兄弟,就连宝丁、一休他们也是藉故推托,把他气了个半死,想要在电话里骂人,结果没说两句就被挂了。
  侯龙涛接着就给老婆们打电话,她们倒是没有那么「无情无义」,说了好多情话,但最后还是给他吃了一堆软钉子,总之是不来接他,还告诉他不许离开医院,一定要等着。男人不明白她们到底要自己等什么,可还是耐着性子坐到了床上。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有两分钟就到4:00了。「妈的,」侯龙涛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这种被遗忘了的感觉还是在美国的时候才尝过的,「不来接老子,老子还不会自己走吗?」他早就着装整齐了,蹦下床,弯腰抓起放在地上的小箱子。
  侯龙涛怨气沖天的抬起头,刚要向病房门口儿走,还没迈步就停了下来。门边站着一个巧笑嫣然的美丽姑娘,娇滴滴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了?都住了一个多星期了,这么几分钟就等不了了?」「小曦……」男人手里的箱子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