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再世情仇 第二章

时间:2018-08-18
卧室里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秒针在滴答滴答的走着。我动也不动的呆坐在床上,思绪沸腾的像是一锅煮开的热粥!
  小静……小静真的就是妈妈?她和爸爸一起,失手错杀了前世的「我」,然后这个屈死的冤魂,又投胎转世,成了她的亲生儿子?
  这太不可思议了!命运的安排,真会是这样残酷吗?我不能置信的摇着脑袋,在心里对自己大声疾呼:「不……这只不过是个梦!谁要是把虚无飘渺的梦境当了真,那才是天下第一等的大傻瓜!你之所以会做这个怪梦,说到底还是因为……因为你太想得到妈妈了……」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常听人说,梦境总是和潜意识联繫在一起的,反映了一个人潜意识中最隐晦、最热切的慾望。或许,导致这场怪梦的原因,就是那暗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不为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乱伦!
  这秘密已经困扰了我许多年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是多么疯狂的迷恋着妈妈!几乎每天我都在渴望着,能和妈妈来一次亲密的接触。这种令人作呕的想法,虽然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中,却一天比一天的强烈,成为了我精神和肉体上最痛苦的折磨!
  我叫小兵,今年十六岁,刚上高中一年级。坦白的说,我长的一点也不英俊,个子也不高,瘦弱的就像根豆芽菜!和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孩子一样,有个还算生活的比较舒适的家庭。爸爸在一家公司里当部门经理,他长的可比我帅多啦,平时总是梳着油光滑亮的头髮,穿着名牌的西服领带,颇有些文质彬彬的儒雅风度。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从小就不喜欢他,彷彿有种天生的抗拒排斥感,无情的隔阂在我们父子之间。
  至于妈妈呢,她芳龄三十七岁,在市政府的文化部门工作。在我眼中看来,她简直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性。清秀的容颜、典雅的气质,配上极富品位的衣着,和挂在唇边的浅浅微笑,看上去有一种柔柔的女人味。再加上一米六八的修长身段,和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线,使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吸引着老老少少羡慕景仰的目光。
  面对这样一个光彩照人的妈妈,我心里一直都泛动着不可告人的佔有慾,恨不得她只属于我一个人所有!平常她哪怕是和旁人说上两句笑话,都会引起我的嫉妒和愤恨!我更受不了她对爸爸的亲匿态度,只要想到她每晚都躺在爸爸的怀里,就令我难过的怒火中烧!
  这种近乎变态的感情,究竟是何时产生的?具体的时间我已忘了,只记得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对妈妈充满了依恋,一天到晚都像个尾巴似的跟在她身后,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妈妈也很喜欢我这个天真可爱的小鬼头,和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妈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我无法想像,要是没有她,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在十一岁那年,我开始朦胧的意识到,女人和男人的身体构造是截然不同的!最明显的差别是,我和爸爸的胸部是平坦的,但妈妈的胸部上却有两团高耸的肌肉。听同学说,那玩意儿叫「乳房」,当你用手去挤的时候,顶端会流出乳汁来!每个小孩都是吃妈妈的乳汁长大的,谁也不例外!
  这些话把我给听傻了!印象中,我从来没见过妈妈袒露出胸部,更不用说挤着她的乳房吸吮乳汁了!我喝的一直都是牛奶,是爸爸用奶粉泡成的。妈妈为什么不肯亲自哺育我?是我不讨她的欢心吗?我心里充满了疑惑,但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她。
  小孩子是藏不住心事的。几天后妈妈接我回家时,脸上笑盈盈的似乎心情很好。我鼓起勇气,试探的问:「妈妈,小时候,我……我吃过你的奶吗?」
  妈妈停下脚步,吃惊的问:「小家伙,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的?人小鬼大!」
  「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我摇晃着妈妈的手臂,认真的说:「这问题我老早就想问啦,它对我很重要!」
  妈妈瞧着我那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调侃的说:「这么重要的问题,我可真是要好好回答了!乖儿子,你竖起耳朵听好了,答案是--没有!」
  我失望极了,噘起嘴闷闷不乐的说:「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吃过妈妈的奶,而我却没有吃过呢?是您不爱我吗?」
  「傻孩子!世上哪有妈妈不爱儿子的?」妈妈弯下腰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柔声说:「你生下来才三天,妈妈就忙着到外地工作了,实在没办法照顾你,只好把你寄养在爷爷家!谁知道,这一寄就是整整四年!等我和爸爸安顿下来,再把你接走时,你已经长大断奶了……」
  妈妈说这番话时,眼睛里亮晶晶的,神色间充满了歉疚和爱怜。但我却仍然觉得难以释怀,心里像是堵了个疙瘩!难怪……难怪我长的这么瘦小,比同龄的孩子都矮上一截,原来是没吃过母乳、营养不良的缘故……
  晚上,妈妈做完家务后,準备到浴室里洗澡,她刚刚脱下外衣,我就一声不吭的冲了进来,眼光直直的打量着她。由于只剩下贴身的内衣,妈妈的体态看上去更是性感惹火,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诱人的隆起,儘管严密的包裹在乳罩中,却完全掩盖不住那优美的弧度和轮廓!
  「小鬼,你进来干嘛?」妈妈吓了一跳,本能的抓起衣服遮住胸部,呵斥道:「快出去,妈妈要冲澡了!」
  「不嘛,不嘛!」我扭着身子,撒娇说:「我要和你一起洗!妈妈,我没吃过你的奶,让我看看总可以吧……」
  妈妈一怔,随即笑骂说:「小家伙,早知道你居心不良!挺大的人了怎么还能和妈妈一起洗澡呢?听话,快出去吧!」
  我无可奈何,只得悻悻的走了出来!浴室的门立刻关上了,而且还破天荒的上了锁!妈妈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好儿子,你可不许偷看哦!不然妈妈会非常、非常生气的!」
  「不会的!」我心虚的答应了一句,搬了把椅子在门口坐了下来。听着浴室里响起的哗哗流水声,想像着妈妈饱满丰腴的双乳,好奇心越发的浓厚了。这两团圆滚滚的软肉,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妈妈这么小气,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
  我坐立不安,真想不顾一切的凑到门缝底下,偷偷的张望妈妈光溜溜的身体!但在她平素的母亲威严下,胆子却无论如何也大不起来,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门口发呆……
  从此,「妈妈的乳房」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我就像着了魔似的,小脑袋瓜里整天都在遐想着、挂念着这可望而不可及的禁区。我变的茶饭不思、神不守舍,学习成绩直线的往下降,到期中考时竟跌到了全班四十四名!
  父母震惊之余,马上加紧了对我功课的监督,每天晚上都轮流陪我複习笔记、完成作业,爸爸还专门去学校拜访了任课老师,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使我进步。可是,儘管他们施展了浑身的解数,收效却是微乎其微,几乎没给我那可怜的分数带来什么提高!
  妈妈有些着急了,和我促膝谈心了好几次。她以一个女性的敏锐观察力,隐约的察觉到我有很重的心事,所以才会影响了学习。有一天她和颜悦色的询问我,是否心里隐藏着什么秘密?能不能就像和好朋友聊天一样,让她分享我的困惑和苦恼!在妈妈关爱温柔的眼光注视下,我有点儿动心了,吞吞吐吐的对她说,我心里有一个愿望,可是就算说出来也没用,因为她听了以后一定会不高兴的!
  「怎么会呢?」妈妈哑然失笑,宽慰的抚摸着我的头髮,温和的说,「小兵,你是妈妈的心头肉,有什么愿望妈妈都会尽力帮你实现的!当然,如果它太困难了,顶多是做不到而已,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看起来妈妈根本不记得浴室里的事了,她一定料想不到亲生儿子念念不忘的,竟然是她胸前的两个乳房吧!我暗暗歎了口气,赌气的说:「算了,我还是不说出来好!就算妈妈知道了我的愿望,也会找藉口说它做不到的!」
  妈妈冰雪聪明,自然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悦。她蹙着好看的眉毛沉思了一会儿,脸颊上忽然浮现出慧黠的笑容,挑衅的说:「小兵,敢不敢和妈妈打个赌?只要你期末测验能考到全班前十名,那么妈妈向你发誓,不管你的愿望是什么,妈妈都会竭尽全力的满足它!你说怎么样?」
  我一跃而起,惊喜的叫道:「真的?妈妈,你……你不会欺骗我吧?」
  「当然是真的!」妈妈一本正经的说:「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们可以拉钩!」
  我连忙伸出小指头,和妈妈庄重的拉了钩,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有了这个赌约的束缚,妈妈就别想耍赖了,到时候就算不乐意,也只有束手就範的份了……嘿嘿,我喜动颜色,就在对将来的美好憧憬中,蹦蹦跳跳的溜回房间複习功课了。
  自那天起,我算是明确了学习的目标。为了考出好成绩,我把读书当成了头等重要的大事,上课不再走神了,作业不再缺交了,课余还主动的找老师请教问题。我憋足了一股劲,卧薪尝胆,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书本中。
  小学的功课本来就不难,我的智商也不低,「苦读」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成效!两个月下来,我的成绩突飞猛进,期末考一下子就跃到了第三名,分数好的连我自己都觉的难以置信!
  拿到成绩单的那一刻,我激动的差一点晕倒。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我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回家,一进门就大声嚷嚷道:「妈妈,我的期末成绩出来了!」
  妈妈正在客厅里看电视,闻声转过头来,满面笑容的问:「小兵,考的还好吗?」
  「你自己看吧!」我把成绩单塞到妈妈手里,得意的侧目斜睨着她。今天妈妈在我眼中看来,比电影明星还漂亮。长髮随意的披洒在肩上,一套休闲的居家服,紧紧的包裹着她窈窕动人的躯体,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把衣服撑的高高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吸引我的视线。
  「什么?第三名?」妈妈喜出望外,脸上顿时绽开了一朵花,笑逐颜开的说:「好儿子,你考的比妈妈预想的还要好!呵呵,真是个争气的乖孩子!了不起,实在太了不起了……」
  听着讚美之辞,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咳嗽一声,理直气壮的说:「妈妈,我考进了前十名,你现在应该兑现诺言了吧!」
  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嗔怪的说:「答应你的话妈妈什么时候不算数过?快说吧,我的小心肝!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心脏砰砰跳动着,嚥了口唾沫说:「我……我要吃奶!」
  「想吃奶还不简单?我还以为是什么异想天开的愿望呢?」妈妈显然没听懂我的意思,吁了一口气,微笑着说:「我这就打电话,托人从乡下带些新鲜牛奶来。你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我才不要什么新鲜牛奶呢!」我打断她的话,一字一句的说:「妈妈,我要吃的是你的奶!」
  妈妈楞住了,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不知所措的说:「小兵,妈妈早就没奶水了,怎么给你吃呀?」
  「没奶水也不要紧的,我只要能亲眼看一看、亲手摸一摸就行了!」我贪婪的盯着妈妈的胸部,笑嘻嘻的说:「妈妈的奶子好大、好美,我最喜欢了……」
  妈妈的脸蛋有些红了,啐了一口,没好气的说:「小色鬼,满脑子的歪念头!天底下哪有做儿子的要看母亲胸脯的?这不是胡闹吗?」
  我失望极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忍不住叫了起来:「妈妈,你自己答应过我的……你说话不算数!」
  「妈妈不想食言,可小兵你也应该讲道理呀!」妈妈咬着嘴唇,苦恼的说,「这件事太难为情了,妈妈怎么能在你面前脱光衣服呢?小兵,你……你还是换个要求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哇」的嚎啕大哭起来,整个人在地上打着滚,边哭边恨恨的喊道:「不嘛!人家就要看妈妈的奶子,就要嘛……呜呜……妈妈欺骗我,明明说好的事又想赖皮!我……我上当了……呜呜呜……」
  妈妈惊呆了,慌忙柔声软语的安慰着我。我全然不理睬,不论她怎样连哄带劝、软硬兼施,就是不肯鬆口,哭声反而越来越大了,抽抽噎噎的说:「我真傻,还以为妈妈是爱我的……现在我才知道错了……呜呜……我……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说的话了……」
  妈妈身子一颤,脸上露出矛盾之极的表情。看的出,她的思想在剧烈的斗争着,一方面,她不想失去我这个儿子的心,亲手摧毁掉母子间那种亲密无间的信任。可另一方面,她又不愿意放弃做母亲的尊严,羞耻的敞开自己的胸怀……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才像是下定了决心,牙齿轻嗑着下唇,晕红着脸说:「好吧,妈妈就让你……让你看个够吧!但是你要答应妈妈,只能用眼睛看,不准用手摸哦!」
  我的执拗脾气上来了,寸步不让的说:「看也要看,摸也要摸!不仅要摸,我还要用嘴巴尝一尝呢!」
  妈妈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略一踌躇,双手交叉握住衬衫的下摆,缓慢的从头上脱了下来。我兴奋的一骨碌爬起,霎也不霎的盯着她裸露的腰身。由于天气热,妈妈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内衣。半透明的衣料下,玲珑浮凸的身材若隐若现,成熟的体态既丰腴又不失苗条。圆润的双肩和白皙的玉臂就如瓷器一样精緻,就连腋窝都充满了女性独特的美感。
  「妈妈,你好漂亮啊……」我由衷的讚歎着,迫不及待的催促道:「继续脱!快点嘛妈妈,继续脱……」
  妈妈满脸通红的白了我一眼,从沙发上站起身,用极优雅的动作,把内衣也脱了下来。
  我屏住呼吸,双眼大放异彩,激动的心跳都差一点停止了。站在我面前的妈妈,上半身几乎是赤裸的,曲线玲珑浮凸,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光洁的找不到任何笆痕。惟一遮挡住我视线的,就是那副紧箍在胴体上的乳罩了!两个丰满的乳房被牢牢的束缚在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双乳中间那道迷人的乳沟,却因此而显得更加的深邃!
  「小兵,行了吧!到此为止好吗?」妈妈被我的灼灼目光看的心慌意乱,脸色就像搽了胭脂一样红!她的举止扭捏不安,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神色娇羞的低着头,用略带求饶的语气对我说:「乖儿子,别再作弄妈妈了……你瞧……妈妈紧张的汗都流出来了……」
  我仔细一看,哈哈,可不是嘛!妈妈秀挺的鼻樑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粒,眼光有意无意的迴避着我,说话时樱唇微启,似乎在轻轻的喘息。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到妈妈流露出的这种软弱的神态,那低眉顺眼的样子,使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有些飘飘然了,用命令的口气喝斥道:「别啰嗦,快把乳罩摘掉!妈妈说过要在我面前脱的光溜溜的,不许反悔!」
  妈妈又好气又好笑,低低骂了句:「小坏蛋!」犹豫片刻,手臂探到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这一瞬间我的眼睛都直了,只觉得口乾舌燥,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眼看那副乳罩就要离开妈妈的身体了,就在这时候,妈妈的人忽然震动了一下,脸上现出极其惊异的表情。我一怔,顺着她的眼光望去,这才看到自己的小鸡鸡不知何时已翘了起来,在裤子上顶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帐篷!
  「啊……」我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尴尬之下,本能的伸手掩住这不雅之处,吶吶的乾笑说:「我一开心就会……就会这样……哈哈……已经习惯了……」
  妈妈像是没听到我的话,只顾盯着我的下体,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带着种思索的神色。片刻后,她忽然一言不发的把乳罩重新扣好,接着又拎起衣服,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
  「妈妈,你干什么?我们的赌约还没完呢!」我焦急的放声大叫,心里茫然不明所以,搞不懂情况为什么会起变化,而且是这么糟糕的变化!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妈妈的这句话让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脚底,抬眼看去,她的脸容平静如水,神色间又恢复了母亲的威严,淡淡的说:「小兵,你已经长大了,比妈妈想像中发育的还要……成熟(她说到这里时脸还是红了红,停顿了好几秒才用了这个词)……你既然是大孩子了,就应该知道,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甚至连想都不应该想……」
  「我没开玩笑呀!」我哭丧着小脸,梗着脖子申辩道:「是妈妈自己答应我的,只要我考出好成绩,无论我的愿望是什么都会满足的……」
  「如果是正当的愿望,妈妈当然不会赖!」妈妈不由分说的打断了我,温和却坚定的说:「但要是在这方面纵容你,只会令你走向危险的歧途!好孩子,听妈的话,别犯糊涂了……」
  我委屈极了,想到几个月来的辛苦奋斗,就这样被妈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给打发了。一股难言的愤恨从心里冲了上来,倏地烧昏了头脑!我猛然跳起,恼羞成怒的嘶声喊道:「不听不听,我偏不听!你狡辩……你根本就是想赖帐……」边嚷边顺手抓起旁边的一个花瓶,「砰」的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小兵,你太放肆了!」妈妈气的脸色发白,眼中蕴满着无比的怒意,扬起手来,狠狠的掴了我一巴掌!
  我被打的天旋地转,险些一头栽倒!脸颊上火辣辣的一阵疼痛,然而心却更痛!一直以来,妈妈都很少动手打我,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过!我这才感到害怕,嚣张的气焰顿时没了,眼泪却滚了出来,颤声说:「妈妈,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错了……」
  妈妈余怒未熄,面罩寒霜的道:「你自己说,按家里的规矩,犯了错误该怎样惩罚?」
  我心头剧震,结结巴巴的说:「打……打屁股!」
  「好啊!那你还不脱下裤子,主动的趴到台上去?」妈妈冷冷的说。
  我抹着眼泪,不声不响的鬆开了裤子!令我十分羞愧的是,到了这份上,我的小鸡鸡居然还是直挺挺的,像一门高射炮般瞄準着半空。
  「趴上去!」妈妈似乎不敢多看,有些烦躁的一把将我推到檯面上。我脊背朝天的俯卧着,心里别提多恐惧了,但还没等我哀恳告饶,妈妈蓦地高举右掌,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我的小屁股上!
  「呜哇!」我痛的惨声嘶叫,手脚奋力的踢腾着。但妈妈却没有心软,掌落如风,一连打了五六下才罢手。我哭的嗓子都哑了,在她的喝令下哆嗦着穿好裤子,如丧家之犬般滚回自己房间「面壁思过」了!
  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的气似乎消了些,语重心长的讲了许多道理。她娓娓动听的对我说,下午我的行为是不对的!做个好孩子就应该尊重妈妈,可以把妈妈当成朋友,但不能完全不守规矩!眷恋妈妈的胸脯也是很正常的,但提出那样的要求就不应该了,像个小流氓……
  我忙不迭的点着头,口里唯唯诺诺的应承着,心中却像打翻了五味瓶般不是滋味!我终于意识到,对我来说,妈妈的乳房也许就像圣母峰一样,神秘、遥远、永远的高不可攀!她是绝不会允许我逾越雷池一步的,也不会答应任何探索攀登的企图!
  晚上,我少见的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妈妈那仅剩乳罩的雪白胴体。挨到半夜,我觉得有些口渴了,于是静悄悄的下了床,想到厨房里倒杯热水。
  经过父母的卧室时,忽然看到房门微微的开着一道缝,里面有隐约的说话声传来。我心中一动,忙偷偷的潜伏在门外,张眼向里面望去。
  只见妈妈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坐在床沿,面带忧色的说:「……小兵这孩子,真让我担心!老公,你说他会不会发育的太快了?」
  爸爸伸了个懒腰,不以为意的说:「现在的孩子都这样,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妈妈迟疑了一下,有些难以启齿的说:「可是他……他今天竟闹着要看我的胸口,还说要吃奶……」
  「呵,男孩子嘛,对母亲的身体都会有点儿好奇的!」爸爸若有所思的说:「等他再长大几岁,就只会对同龄的女孩子感兴趣了!不要紧的……」
  妈妈蹙着眉,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爸爸忽然嘿嘿一笑,整个人贴到了妈妈的背上,双手探进了睡衣里,放肆的搓揉着妈妈丰满的胸部,调笑说:「老婆,你越来越性感了!瞧,多么有弹力!难怪连我的儿子都起了不轨之心……」
  妈妈双颊飞红,妩媚的白了爸爸一眼,喘息着说:「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是你自己不好,谁叫你长了两个这么大的咪咪呢?」爸爸得意的低声轻笑,手掌在睡衣下撑了起来,想必是直接的握住了妈妈丰盈的乳球。
  我脑中一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爸爸也会做这样「流氓」的动作么?更令我惊奇的是,妈妈竟然不加阻止,嘴里反而发出动听之极的呻吟声,身子软绵绵的靠在爸爸臂弯里,脸孔泛着桃红之色,眼睛里满是温柔爱慕的神情。
  我又是伤心、又是愤怒,忍不住掉下泪来!原来妈妈是在愚弄我!既然胸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为什么她又肯让爸爸随便抚摸呢?同样是亲人,她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平?
  看来,妈妈并不像她说的那样爱我……至少,她爱爸爸要更多一些……
  我失魂落魄的站着,彷彿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心里一阵阵揪心的痛苦!这时房间里又有了新的举动,爸爸将妈妈娇美的身子抱起,背对着我放到他的大腿上,一头埋到了她的胸前磨蹭着。妈妈被弄的娇喘连连,压抑的呢喃道:「啊呦……别舔……别舔那里……喔喔……」
  爸爸又怎会理睬她的抗议,大肆轻薄了一番后,就在妈妈软弱的欲拒还迎中,用力的把她推倒在床上。随即一张被子遮盖住了两人的身体,然后妈妈的睡衣从里面抛了出来……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事实上也看不到什么了),满腔气恼的返回了卧室,嫉妒就像潮水一样,席捲了全身上下的所有细胞!蓦地里,一个邪恶的慾望从脑海中浮现,很快的佔据了我原本纯净的心灵!
  --总有一天,我要像爸爸那样,肆意的玩弄妈妈赤裸裸的胴体,在床笫上把妈妈彻底征服!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征服」这个词,也不懂具体该怎样做!我只是本能的感觉到,爸爸必定有某种「控制」妈妈的办法,所以才能令她那样温顺和驯服……
  我就在胡思乱想中,沉沉的睡着了!当天夜里,我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次梦遗……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又过了四年。我渐渐的长大了,声音变粗了,下巴上拱出了鬍鬚,脖子上也多出了喉结。和同龄的孩子一样,通过看黄色书刊和上色情网站,我如饑似渴的补充着自己的「性知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了解了男女身体构造上的不同,也知道了那天晚上,爸爸不仅是摸摸妈妈的乳房就算数了,他还会和她「性交」!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就涌上一股难言的滋味。这些年来,我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自己,在妈妈面前更是规规矩矩的,再没有表现出「不敬」的企图,当年的那一场不愉快,彷彿已如过眼烟云般消散了,没在家庭里留下半点的痕迹。在妈妈的心里,很可能早已把这件事忘记的乾乾净净,就算偶尔想起,也只会当成少时不懂事的胡闹而一笑置之。她对我的态度,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的有说有笑、亲密无间。
  可是,她一定想不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对她身体的好奇和渴望不但没有减退,反而变本加厉的愈发高涨了!不论我从图片上看过多少光屁股的美女,都不能沖淡对妈妈裸体的慾念……
  或许,是因为妈妈实在太诱人的缘故吧!三十七岁的女人,身材居然还保持的十分完美,容颜的娇艳尤胜往昔。看上去,她的气质依然高贵典雅,一颦一笑依然令人动心,所不同的只是在举手投足间,开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成熟美妇的风情。
  每一次我和妈妈单独相处时,肉棒都会不由自主的蠢蠢欲动。不管她穿着多厚的衣服,我眼睛一闭,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她赤裸裸褪出衣物的身体!这些无耻的幻想让我充满了罪恶感,可偏偏又觉得无比刺激……
  我承认,自己对妈妈的感情完全的变味了。如果说,从前的我只不过是个「恋母情结」比较严重的儿童,那么如今的我,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乱伦爱好者」!我现在惟一的愿望,已不是抚摸乳房那么简单了,而是要真刀实枪的和妈妈上床做爱,然后在她的身体里留下我滚烫的浓精!
  要是妈妈知道,自己的儿子竟会暗地里打她的主意,在想像中一次又一次的佔有了她成熟动人的身子,和她用各种最不堪的姿势合体交欢的话,不知她会做何感想呢?
  她会像许多情色小说里描写的那样,脸红、心跳,但又情不自禁的被迷惑,最后在情慾的驱使下主动的献身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当年妈妈那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至今还留有深刻的印象。我绝不相信,只要我露出健硕的阳具抖一抖,她就会乖乖的跪下来,爬到我的跨下卖力而讨好的吸吮龟头……
  天亮了,阳光照在脸上,把我从漫长的回忆中拉回现实。摆在我面前的,仍然是这样一个烦恼的问题:夜里做的那个梦,到底是不是曾经发生过的真事?如果是的话,那岂非太过残酷荒唐?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梦里的每一个镜头都如此的清晰?
  换句话说,我必须弄清楚,是因为我对妈妈的不伦念头,导致我把她想像成「小静」呢?还是小静真的就是年轻时的她?
  我疑云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