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淫乱家庭─新成员的加入(1)

时间:2018-05-17
坐在南下的火车上,我看着手机里前女友的照片,烦躁的静不下心来,一直想东想西。她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上次不是已经说了很清楚?
虽然我还爱着她,但我没办法原谅她的劈腿,这是完全没办法让人接受的事。我们的结局只有分手,她可以尽情做她想做的事,我也管不着了,这样对彼此都好。但是事到如今,她干嘛又说要和我谈谈,还要我去她家?到底是怎样?我心中抱怨着,但现在还是不争气坐在火车上,考虑等等再见到她时,我要怎么面对她。 我们分手至今,已经一个月了,从那天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她了。我听系上同学说她很伤心,也无心上课,后来便停课回家了,已经好一阵子没在学校见过她。
我不懂她到底要疗什么伤?明明是她先劈腿,像个婊子一样,骗我说要回家,却和老男人去开房间,也不知道被她骗了多久,一想到这,我还是愤恨难平,深怕等等控制不住情绪,会给她一巴掌。但是一想到她的可爱,我应该是打不下去。
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系花,功课好又漂亮,一头动人的乌黑长髮加上一对诱人的巨乳,又是社团明星,不知道吸引多少苍蝇缠着她。相比之下,我功课平平、外表一般,也没什么特殊才能,还是动漫阿宅,真不知她喜欢我哪里,我们刚交往时可是跌破一堆人的眼镜。
一想到这,我便不禁叹了一口气,关上手机,不再看她,深怕自己忍不住心软,没骨气的原谅她,跟她复合。我懒的再想,尽量让自己放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火车到站的吵杂声惊醒睡着的我,我睁开眼看看窗外,已经到站了。
我拿起背包,怀着焦虑又期待的心情,匆匆踏出车厢,找寻剪票口。出站后看看墙上的电子钟,此时已经快接近中午了,车站大厅人来人往,非常拥挤。我环顾四周,想在人群中认出女友来。
她还是这么亮眼,我没多少时间,就看到站在出口处,低头放空发呆的她。
好久不见,她变得清瘦,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连身洋装,长髮散乱的披在肩上,神情有点憔悴,亘衬托出她的出众美貌。 我慢慢地踱到她面前,平静的说:「嗨,李纾茗。」我刻意叫她的全名。
她抬起头,微笑着说「嗨,子文。」她本来是活泼热情型的,但现在却憔悴的楚楚动人。
我强忍着拉起她手的冲动,故作冷淡的说:「我来了,你有甚么事要跟我说的。」
她摇摇头,主动牵起我的手,笑着说:「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不过,先到我家吧。」她的手还是那么柔软,让我捨不得甩开。
我装作没这件事,让她握着,并说:「为什么要到你家?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的邀约,这几天烦得我睡不好觉,我完全猜不透她想做什么。
她露出一个神秘、又朦胧的神情,好像喝醉酒一样,淡淡的说:「你来就知道了。」此时我陷入一阵天人交战,到底还要不要跟她这样纠缠下去。到她家,难道是要见她爸妈吗?真的莫名其妙。
不过我瞅着她的双眼,还是决定跟她去了,我倒不是因为心软,而是我感觉到,如果我不跟她回家,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我们走出车站,纾茗随手拦了辆计程车,上车后直奔她家。一路上我们没什么讲话,但她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放,好像有点紧张,我也懒得关心她,心不在焉的跟计程车司机随口乱扯。
我很少来南部,火车站周围很繁华,街景跟北部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街景慢慢转变,从热闹的都会转变成安静的郊区,我看看四周,这里似乎是高级住宅区,有点像是北部的天母,环境非常怡人。
纾茗几乎没跟我说过家庭状况,我只知道她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爸爸好像是大学教授,妈妈是家庭主妇,家里蛮有钱的,但除了这些之外,我完全一无所知。
以前我曾好奇的问她家里的状况,跟爸妈怎么相处,都被她轻言迴避掉,而且她竟然会脸红。我不想猜测太多,她不说就不说,反正也没妨碍到我们交往。
倒是她对我家的家庭状况还蛮好奇的,很喜欢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我喜不喜欢我妈妈或我妹妹。我不知道除了喜欢我还能说什么,但我感觉这并不是她要的答案就是了。
终于计程车在一座高级社区门口停下,下车后,纾茗和警卫打声招呼,我们穿过大门,往其中一栋大楼走去。一路上纾茗还是不发一语,默默的拉着我,走入大楼内,进入电梯。这座社区的保安应该蛮严格的,电梯必须用磁卡才能启动,这更添增了纾茗家给我的神秘感。进入电梯后,纾茗按下楼层按钮,电梯缓缓上升。
站在我前方、背对我的纾茗,此时突然说「子文,我想跟你说,我会带你回家,是因为……我很喜欢你,很爱你,你要记得这一点喔。」
纾茗没有回头,我看不见她说这话的神情,感觉很纠结似的,让我完全不懂她为何在此时要说这些。正当我忍不住,想说话时,电梯门开,我便把话吞回去,跟着纾茗出去。
我胡思乱想着,随着她往右转后,在一座绿色大门前停下,纾茗掏出钥匙打开门后,回头叮咛我一句,「我们家很重视整洁喔,进去要先脱鞋放在鞋柜里。」我点点头,心想这女的真是啰嗦。
这栋住宅大厦外观宽广,但一层楼只有两个单位,想必纾茗她家应该很大吧?但进门后才发现并非如此。纾茗家格局细腻,装潢不算土豪且很有时尚品味,四处都摆设艺术画像当作装饰。我不懂艺术,看不出来这些作品好坏,只看得出来大多数是裸体画,製作精美,就算是複製品也应该不便宜。
纾茗家的确很乾净整齐,没有太杂乱的摆设,我家这种一般家庭比起来,真的相差很多,不知道她们家有没有请佣人打扫,不然真是太乾净了。不过,一进纾茗家,我就注意到一点,就是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很奇怪的味道,感觉很熟悉,但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
「小茗,是妳回来了吗?有带妳男友回来吗?」
我们刚要进入客厅,就传来一道温和的男人声音。纾茗低声提醒我「说话的是我爸。」我点点头,心里暗暗吃惊,想说果然如此,硬着头皮跟纾茗踏入客厅。
客厅很宽敞,二组三人座的皮套沙发相对摆设在正中间,纾茗的的父亲李爸正坐在其中一座上,背对着我们看着电视。纾茗示意我们在李爸对面坐下,当我转过去,看到李爸的正面时,不禁愣住,脑袋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根本忘记打招呼。一个月前,我在闹区的某间豪华旅馆门口,看到纾茗亲热的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手臂,俩人有说有笑的一同走进去开房间,我在门口等到深夜,也没见他们出来。现在眼前的李爸,正是就是我当时看到的中年男人,绝对是他。
李爸看见我,露出一个神祕的微笑,接着用温和的语气说:「你好呀,子文,我是纾茗的父亲。」
我一时忘了怎么回话,纾茗在旁边偷偷用手臂撞我一下,才让我回过神来,支吾的说「伯父……你好,我是王子文。」
「呵呵,我已经从纾茗那边,听到你的名字很久啰,一直没机会见一面,看看弄得我女儿这么伤心的臭小子到底长什么模样,现在看来也很普通嘛!」李爸温和,但不太客气的嘲弄着我,让我十分不爽。
「痾……伯父,请你客气一点,我和纾茗之间的事,我们自己处理就好了,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对不起她,感情的事既然无法强求,那就只好分手。分手后一定会有段调适期,这是没办法的。而且我的心情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也正在调适中。」我强忍着怒气,不卑不亢的说着,完全不理会坐在我旁边的纾茗。
李爸听到我这样说,也不生气,反而呵呵一笑,露出一个肯定的表情,接着说「小茗你听到没,妳男朋友脾气这么硬……」
我立刻打断李爸说「是前男友。」
「好好,你前男友脾气这么硬,你干嘛还要这么伤心?分了就分了呀!你干嘛又求爸爸让你把她带回家?」
听到李爸这样说,我旁边的纾茗一时没有接话,沉默一阵子后,才说「因为我觉得应该把话讲清楚……」
什么叫把话讲清楚?纾茗的回应,让李爸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接着他继续看着我说「子文,你为什么和纾茗分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李爸这样问,登时让我不知道说什么,之前我以为纾茗和男人去开房间,她也没否认她劈腿,导致我们分手。
但我现在看到李爸就是当时那个男人,爸爸和女儿住在一起,这似乎没什么可质疑的,既然如此,那不就没有分手的理由了?不过,一想到这,我疑惑的脱口而问「痾……李爸,那当时纾茗怎么不跟我说呢?」
当时纾茗只要说当时是和父亲在一起就好了,但她却没提到这点,不承认也不否认她劈腿,只强调她很爱我。
「那这要问问看纾茗啰?」李爸将目光转向女儿,不过纾茗却没有接话,这时我也转头看着她,纾茗头低低的,眼神低垂,不知道在想什么,客厅一片沉默。
原来这就是纾茗要我到她家的原因呀,她想测试我,最后自己又说不出口,只好由她父亲来说。既然分手的理由消失了,纾茗看起来又明显对我还有感情,我也颇捨不得她,那理所当然的还是复合比较好吧。
想到这,我便打破沉默说「伯父,过去的事就过去了,这件事是我误会了,是我不对,我要向纾茗说对不起。」我先不提复合的事,到时我们私下再谈。
李爸哈哈大笑,对纾茗说「哈哈,乖女儿,爸爸说得没错吧,把话说开不就好了,你看,子文跟你道歉,有没有甚么话想跟他说?」
纾茗抬起头,转头看着我,神情非常羞涩,非常可爱,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害羞?纾茗对我说「子文,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而已……我也有错。」
「没有……是我太心急了,没有问清楚就先入为主的想像。如果早知道是妳爸,就不会有这些误会了。不过……我希望以后你要尽量坦白的说,别再让我多想,造成误会。」我很诚心的说,希望纾茗能原谅我。
这时李爸突然接话:「子文你为什么觉得,如果早知道是我,就不会有这些误会呢?」
李爸这样说,让我脑袋突然卡住,不知道为何他要这样问?父亲和女儿住在一起,会产生什么误会呢?那天应该是李爸北上想跟纾茗聚聚吧?至于纾茗为何不跟我说,一定有她的理由。想到这,我便说出我的想法。
听到我们的对话,纾茗突然呼吸急促起来,神情变得有点慌张,我连忙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摇摇头,但又不说为什么。
当下我突然觉得,我和李纾茗会产生这些误会,根源还是在她的这种个性,憋扭又不爱将事情说清楚。
看见纾茗紧张的模样,李爸好像完全不当一回事的,没有特别关心她,继续对我说「子文,纾茗应该还有很多事没有跟你说清楚吧?」
我听到一愣「还有什么事吗?」
「基本上,子文你是个聪明的人,所以这也怪不得你。纾茗一直都想跟你复合,但我跟他说,只有向你说清楚,以后你们的关係才不会有问题,但她怕你接受不了而受伤,才迟迟不肯做决定,拖到现在。」
李爸这样说,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到底要说清楚什么呢?于是我只好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说明。李爸向纾茗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纾茗坐到父亲的身旁,双脸胀红着,低头不敢看我,此时的气氛有点诡异。
李爸柔声的对我说「纾茗并没有劈腿,那一天子文看到的确是我,我和纾茗一起到旅馆去过夜。不过,事情完全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事实上,你也没有误会,只是你没办法将两件事连结起来而已。然后…我想要跟你说清楚,还不如直接让你亲眼看到比较快。」
李爸说到这,停顿一下,露出奇怪的微笑说着「这就是纾茗犹豫不决的原因,到底要让你眼见为凭,还是就此跟你彻底分开?」
当我的疑惑还没解答时,眼前所发生的事已经激烈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消解我以往的思维,我完全无法想像眼前所发生的事,但就这样发生了。
就在我的眼前,李爸熟练的将纾茗的上衣背扣解开,帮她螁到腰际,展现出她美妙丰满的上半身胴体。
接着李爸揉捏着女儿的乳房,将胸罩往下扳,张嘴大力吸吮粉红色的乳头,客厅迴荡着激烈的吸吮声,啧啧生响。纾茗完全不反抗,像只布娃娃样,任由父亲摆布。
她将头别到一旁,闭起双眼,脸泛红潮,我对这表情非常熟悉,纾茗正在享受着,享受着父亲的爱抚。李爸边舔着女儿的乳房,边不时地看着我,眼神透露出深厚的慾望。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呆呆的看着,任由眼前的事情发展下去。此时我完全明白李爸刚刚的话了,完全明白纾茗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她的确是劈腿,她的确是去开房间的,只是她的对象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既然我想通了,我似乎不用再看下去,应该快点逃离这荒谬的现场,但是我的双腿却无法移动,因为…因为…我还想看下去,我下腹部奇怪的反应,也要我继续看下去。
李爸似乎觉得玩弄够了,注意力从女儿的乳房转移到她的下半身,抚摸着她白皙的双腿,似乎刻意挑逗我似的,将女儿的裙襬慢慢的往上拉,直到露出她白色的内裤,抚弄双腿,让她的身躯不停的抖动着,他越摸越上面,纾茗便越是扭动着身躯,甚至开始发出娇吟声。
接着李爸乾脆将女儿的双腿掰开,将纾茗的右腿高高抬起来,让双腿之间的缝隙彻底曝露在我的眼前。李爸看着我,用手指头逗弄着女儿内裤上的水渍,暗示我纾茗非常的兴奋,非常的享受。来回抚弄后,李爸将手指探入内裤边,深入肉缝中,来回穿梭着。
李爸轻声的对纾茗说「乖女儿舒服吗,你看,你男朋友正再看着你喔,正再看着你被爸爸欺负的快乐模样喔!」
我完全无法想像,李爸温和又带点威严的声音,竟对女儿说这种话来,我感到理智被狠狠的践踏着。
「来,乖女儿,小茗,坐上来吧,让子文看看你最真实的样子。」李爸看着我,柔和的说。纾茗不发一语,将上身的胸罩完全脱下,坚挺的巨乳在灯光下不停颤动着,然后她掀起裙摆并扎在腰际,再优雅的抬起双腿,将内裤褪下,一双婷婷玉腿翘在半空中,雪白的屁股蛋间挤着粉红色的肉缝,狠狠的刺激着我。纾茗似乎想到某件事,停止动作,开口说「爸爸,那个。」
「喔,那个呀?」
李爸笑着,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篮子,里头装满各式各样的保险套,他随便拿了一个,递给纾茗说「呢,帮爸爸戴上。」
纾茗点点头,到目前为止,她仍然保持着完全不看我,只看着她的父亲,看着他将掏出裤内的阳具,一根非常雄伟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在彷彿有生命的蠕动着。
纾茗默默的跪下来,撕开保险套包装,用手指头轻巧的拿出套子,然后伸出舌头,熟练的舔着父亲阳具的龟头,再张口含住,吞吐几下后,再将套子缓缓戴上,拉到根部。这个场景对我来说非常熟悉,我们刚交往还会戴套子做时,她就是这样服务我的,当时我还笑她怎么这么熟练,到底交过多少个男人?
纾茗见準备妥当后,站起身来,背对着我,双腿跨到父亲身上。李爸双手环着女儿的细腰,将她的浑圆屁股尽量扒开,似乎刻意要让我见到两人的私密交合处。
纾茗扶着李爸的肩头,随李爸的指引调整好位子,她下体两片薄密的红色阴唇覆盖着底下的大龟头,随时都可吞噬下去。
此时李爸不急进入,反而摇动女儿的腰部,摩擦着两人的下体,让纾茗发出不满的娇嗔声,两颗乳房左右晃动着。
我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完全能够想像得到,我无法想像的是我的这时的表情。
持续动作的李爸看看我,似乎很满意我的表情,他说「子文你知道吗?以前我和纾茗做的时候,是不戴套的,但自从一年前你们交往后,纾茗便开始要我戴上套子,你看纾茗有多喜欢你?」
李爸的话刺激着我的心灵,我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咒骂,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李爸慢慢将女儿往下按,让肉棒一吋吋的隐没在纾茗的双腿间,直到她完全坐下为止。
李爸的阳具明显比我大得多,竟然能够完全进入纾茗的体内,我非常的惊讶,难怪纾茗在和我做爱时,总是慾求不满的那方。
李爸轻轻的晃着下身,环住女儿的双手开始旋转着,露出满足又舒服的神情。他看着上方的女儿脸庞,伸出舌头,纾茗便乖乖的弯下身躯,也伸出舌头,主动舔着父亲,俩人亲热的互吻着。
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父女俩紧密的交缠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看着纾茗扭动的腰肢,从轻和的旋转到越来越激烈的抽插,父女俩非常有默契的动作着,完全不会不协调,这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忌妒感。
最后纾茗调整身体,从跪姿变成半蹲着,下身激烈的上下抽动着,父亲的阳具在我眼前得意洋洋的不断进出女儿体内,让她低声淫叫着。
「来,要不要看看子文的样子,他现在的模样很可爱喔?」俩人一阵消停后,李爸看看我,笑着提醒女儿。纾茗乖乖的转过身驱,正面对我后,张开大腿,重新在父亲身上坐下,李爸则将双手从后方环到女儿胸前,狠狠搓揉着乳房,留下一道道鲜红肉痕。
此时纾茗的眼神和我对上了,她睁开眼睛看着我,一头秀髮随着父亲的动作而四处飞舞着。
她看着我,眼神似乎带着点愧疚,还有羞耻感,但更多的是充满热情的肉慾感,点缀在胀红的脸颊及娇豔欲滴的双唇上。她看着我,停止淫叫,一边被父亲干着,一边向我微笑着。她在诱惑我,我太清楚她的眼神了。
此时的我,很想将裤子底下那根胀红的东西掏出来,狠狠搓弄着,甚至……甚至加入战局,让纾茗这个贱人一边被她爸爸干着,一边吃着我的肉棒。不过我不敢,只敢默默的看着女朋友被她父亲快乐的蹂躏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李爸拍拍纾茗,示意女儿自己快结束了。
李爸说「小茗爸爸射在你嘴里好不好?还是脸上?」纾茗看着我,摇摇头说不要,就射在里面吧。这让我鬆了一口大气,但又感到可惜。
李爸看看我,笑着点点头说,乾脆的说,就射在里面吧。
然后他双手从女儿的乳房往下移,重新环住腰肢,然后重重的往上撞击,然后停止动作,纾茗看着我,双手包住下体外父亲的睪丸,轻柔的抚摸着,让爸爸尽情的射精着。
我看着李爸露出满足的表情,还有纾茗喘气的神情,我自我安慰着,虽然李爸射在纾茗体内,但至少他有戴套,等等我不至于看到纾茗下面一片乳白色。
李爸抖动着身驱,享受了一分多钟的高潮,睁开双眼,看着我,得意的笑着说「子文…你现在明白我们父女的关係了吧?怎样,你接受吗?」
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不接受的话又能怎样。
但不知道为什么,比起纾茗劈腿陌生人,我反而觉得,她跟父亲的性关係,不会太让我反感,刚开始的噁心感,到目前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慾望感。虽然如此,我也不想乾脆的说我接受,而是不置可否的看着纾茗那娇嫩的脸庞。
李爸看我不回答,就转头鼓动女儿说「乖女儿,子文似乎不高兴呢?你去安慰一下他吧?」
纾茗看着我,终于露出一个没办法的表情,其实在我们的关係中,一向是她比较强势,一度我还以为她有公主病,但从今天跟着她回家后,她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副稚嫩的小女孩模样。
纾茗从爸爸身上起来,虽然射完精,但李爸的阳具还是硬挺着没消,真是厉害。
纾茗整理好裙襬,将洋装稍微整理好,一双巨乳若隐若现的走到我面前跪下,二话不说的拉开我的裤子拉鍊,掏出我早已青筋曝露的阳具,跟刚刚一样熟练的舔着我,让我享受着触电般的快感。
李爸摊坐在沙发上,戴着套子的阳具前端积满了精液,他也不拿掉,就这样看着我被纾茗口交着。
我将注意力转回纾茗,她在我的胯下夸张的舔着我的龟头,一双眼睛娇媚的看着上方的我。
我想报复她,我想欺负她,骗我这么久,我捧住她的头,用力的将肉棒挤入她的口中,让她发出作呕的声音,我再她父亲面前,将她的双唇当作屄穴,用力的抽插着,她完全不做反抗的,任我动作着。
我发出激烈的喉音,在当下激动的在心中大喊,看我不插烂你这婊子的臭嘴,叫你再骗呀!叫你再瞒我呀,这一年来,你几次骗我回家,都跟你爸去开房间了吧?我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李爸看了完全不生气,反而微笑着,然后他竟然拿起一旁的手机,对着我们拍摄着,这反而让我越干越起劲了。
终于,我感到肉棒一阵抖动,要射精了。
纾茗看着我,感受到口腔内的动作,此时她用力的推开我,然后狠狠咬了我的龟头一嘴,让我既痛又爽的大声叫着,热流一泄而出,纾茗来不及闪避,喷射而出的乳白色精液溅得她满脸都是。
她又是气恼又是娇羞,但更多的是没办法的表情,认命的让我的肉棒乱射着,我一边看着她坚定的眼神,一边陶醉在射精的快感中,在这当下,我觉得不管她作了什么事,我都可以原谅她的。
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到我的心意,纾茗的大眼睛竟开始流下一对清泪,和乳白色的精液混杂在一起。当我射得差不多后,纾茗便低下头,开始啜泣着。
李爸完全没有安慰她的意思,继续看着手机,就当我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女人声音「小茗怎么再哭呢?死鬼你又怎么欺负她了…咦?你是谁呀?」
我回头一看,声音的主人是一位身材丰满,非常肉感的美丽妇人,她看到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而在美妇身旁,她牵着一名身材娇小的可爱短髮女孩,正用她斗大的双眼看着我,默默的打量着。
一看到她们相似的脸庞,我登时就明白,妇人应该是纾茗的妈妈,女孩则是她的妹妹纾羽。
「嗨老婆,不是我再欺负小茗,是他男朋友再欺负她啦,弄到她都哭了。」李爸放下手机,若无其事的说着,接着他招招手,纾羽妹妹便向李爸走去。
「喔,你就是今天要来的,纾茗的前男友呀?怎么,一来就把我们家纾茗弄成这副模样?都是男人的臭味。」李妈扶起跪坐着的纾茗,到我身旁坐着,并拿卫生纸擦拭着女儿脸庞。
我不知道该辩解什么,反而是纾茗抽咽着说「不关他的事,都是我不好啦!」说完又再那边哭。此时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李爸身旁的小女孩给吸引住。
我不知道纾羽几岁,但她看起来应该还是小学生,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个说不太出来的不协调地方。我仔细一看,纾羽的身体娇小瘦弱,但她的腹部却微微隆起,感觉不像是肥胖,倒像是怀孕一样。
纾羽看到李爸的模样,娇声说「爸爸你干完又不好好整理吼,很烦欸。」
李爸用逗小孩的口气说「那就麻烦小羽帮爸爸整理喔!」
纾羽白了爸爸一眼,自然的握住李爸的肉棒,将积满精液的套子取了下来,打了个结,要丢到一旁的垃圾桶。
李爸制止她,说「小羽别丢,你拿着,等等我们上去玩。」
纾羽看了爸爸一眼,转头向李妈说「妈妈你看,爸爸又来了。」话虽如此,少女的表情却是非常欢喜。
李妈没好气的白了李爸一眼,接着说「老公你别玩得太过分,今天去产检,医生说小羽已经四个月了,胎位已经成型,不能太激烈,小羽才12岁,会受不了的。还有你记得,不能全部进去喔!」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听到的,12岁的纾羽竟然怀孕,尤其李妈还是这么自然的说出来,好像只是叮咛小孩别赖床一样,让人不敢置信。我转头看看纾茗,她只是笑着。
我看回眼前,纾羽拿着套子,坐在李爸腿上,正一边被父亲抚摸着隆起的腹部,一边玩弄着他的肉棒,格格的笑着。李爸爱怜的看着纾羽,回应李妈说「知道啦,我不会太粗暴啦!小羽我们上楼吧。」
李爸抱起娇小的纾羽,站起身来,然后看着我们说「子文,我想你们没问题啦,休息一下吧,晚上一起吃饭……老婆,这边就交给你啦。」说完李爸抱着小女儿,转身往二楼走去,我很想知道李爸要怎么跟纾羽玩他套子里的精液,等等再问吧。
此时传来李妈的声音,「你叫王子文对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呢!你有看过我吗?」我当然摇摇头。
李妈接着说「呵呵,看你这模样,刚刚玩得很刺激吧?有什么感想?」我的感想太多了,但现在一句都说不出来,只能说「痾……我知道纾茗没有劈腿了,然后……刚刚对不起,纾茗。」我将眼神投往纾茗,看着她有点失神的双眼,她笑着摇摇头。
「瞧你们恩爱的,看起来是没问题了……那么,子文,现在要换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啰?」
「嗯,伯母尽管问。」
「首先,不要叫我伯母,这很难听……但是叫姐姐又有点怪,辈份不对……你就叫我小妈好了。」
李妈的要求真是让我啼笑皆非,不过我随即乖乖的叫了声「小妈」。
「乖。那再来,小妈想问你,刚刚对我们家纾茗做了什么事,让她这样哭哭啼啼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傻笑,并用眼神向身旁的纾茗求援,但她随即露出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
「痾……小妈,这要怎么说才好呢?」
李妈站起身来,从纾茗的身旁坐到我的身旁,用她那丰满的肉体紧紧挨着我。
李妈看着我,神似纾茗的双眼,露出强烈的媚惑引力,看看我的肉棒,再看看我,她看来很满意我的表情。接着她露出一抹娇笑,双手将上衣脱掉,露出底下那没有胸罩掩盖,丰满的外扩双乳,巨大的乳晕看着我暗暗心惊。
李妈握住我的肉棒,伸出舌头在我脸颊上舔着,然后在我耳边说「那这样好了,刚刚你怎样对小茗,现在再对小妈做一次吧!」
李妈的热情吓得我目瞪口呆,但我感到她手中的那根我的肉棒,又开始硬挺起来。
此时挨住我另一边的纾茗,也在我耳边吹着气,悄声说「王子文,欢迎来到我家呀!我妈可由得你受了,我可不救你。」这时我想起来,刚进纾茗家时,感觉到的那股奇怪的味道。
原来是淫水和精液的臭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