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爱喝牛奶的姊姊

时间:2018-02-07
刚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开始猛打手枪。刚刚在公车上那女学生白哲细嫩的大腿紧紧挨着我的裤档,着实令我兴奋不已,火热的肉棒涨得老高,我疯狂的想着姊姊的身体,自小姊姊就是我最棒的性幻想对象。
随着肉棒一次次的摩擦,我在脑袋中也把姊姊的密穴给干得翻了起来,火红的肉棒也越来越硬了。
『喔–姊姊–喔–我最亲爱的姊姊–』在我自我意淫的声音下,我也达到了最高潮,就在这要命的销魂时刻,姊姊开门的锁匙声忽然传来,我吓的亡魂皆冒,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杯子,火烫的阳精滚滚射出,迅速的穿好裤子。
『小弟,你回来拉。咦,你拿着杯子在干麻阿?』姊姊看着我手上的杯子说。
『没…没有拉,我…我正在泡牛奶拉–呵呵呵!』情急智生下,我赶紧打开桌上的奶粉罐,捞了好几汤匙到杯子里来掩饰我的精液。
『多喝牛奶好阿,听说可以养颜美容呢!』姊姊笑着说。
『是阿!是阿!』我心虚的说。
热水沖进杯子里,阵阵奶香飘了出来,味道真是诱人之极,我颤抖的拿着手上的这杯『牛奶』,心中大骂:『他妈的,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喝下去吗?』
姊姊凑过来闻着牛奶说:『这杯牛奶好像特别香欸,看不出来你这么会泡牛奶。』
我脸上一红,硬着头皮道:『那当然,我可是有独道之密的。』
『听你在乱盖,整天只会胡说八道。』姊姊皱着眉头微怒,好可爱的样子啊,此情情此景让我的刚消火的肉棒又起了反应。
我赶紧打蛇随棍上:『不相信我?我泡一杯给妳喝妳就知道了,到时候不要每天缠着我要我泡牛奶唷。』随手放下手上这杯『烫手山芋』,心中暗自庆幸不用把自己的子子孙孙喝下去。
姊姊笑着说:『瞧你的勒,我现在喝喝看不就知道了。』姊姊随手拿起那杯特製『牛奶』,就要喝了下去。
『不要阿—』我尖叫!
『怎么这么小气,一杯牛奶而已。』姊姊皱着眉说。
『是…不…不是拉。』天阿,那是我的子子孙孙欸,给妳喝下去还得了。
『什么是不是的?真啰唆!』说完,豪气万丈的喝了起来。
天阿!!!
看着我的『牛奶』被姊姊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心中真是又惊又怕,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依照姊姊的个性,被发现的话我大概只有死路一条了。
『味道还不错,怎么好像跟一般牛奶有点不太一样,小子你该不会真的有什么秘方吧。』姊姊笑骂。
『呵呵–那当然拉。』我无语乾笑。
『夸你两句,你就要飞起来拉。』姊姊瞪着我说。
『姊,妳擦擦嘴。』我发现姊姊的嘴角粘着一粒『不名黄色块状果冻』,赶紧把卫生纸递给她。
『喔–』姊姊疑惑的看着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你今天还真是古怪。』
『我本来就很好心了阿。』我气结。
『小弟最乖了,来亲一个—』姊姊大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浑身兴奋,小鹿乱撞,天阿,姊姊今天吃错药了吗?
自从姊姊喝了我那一杯香喷喷的『牛奶』之后,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妙。例如姊姊最近常常盯着我看,然后嘴角勾起一个古怪的笑容,那个模样真是让我全身发毛,而且我感觉姊姊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不过要我跑去问姊姊知不知道那杯牛奶有『加料』,真是打死我也不敢!
最让我头痛的是,最近姊姊常常要我帮她泡牛奶,泡了以后她又嫌东嫌西,
说没有上次的好喝,开什么玩笑阿,就算给我天做胆,我也不敢再泡一杯『子孙牛奶』了。
对于姊姊我心中实在是非常恐惧的(当然也非常的爱),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关係根本难得回来一次。从小就是姊姊把我带大的(打我打到大),姊姊虽然只大我五岁,但是在我的心中,她是那么的无所不能。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姊姊带我去看电影,回来的有点晚了,路上居然碰到了抢匪。抢匪就像电视上那样,拿着一把亮光光的刀子,从阴暗的小巷里突然跳了出来,当时我吓的躲在姊姊后面,抢匪还没说话,我就看到姊姊冷冷一笑,闪电般冲向前去,一记『撩阴腿』,然后我听到了一声鸡蛋爆破的声音,
抢匪惨叫一声,倒地不起。然后姊姊从抢匪身上搜出个几百块钱,大辣辣的带我离开,我敢发誓那时候,我在姊姊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只兴奋的恶魔,那模样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印了下去。
那年姊姊十五岁吧,我十岁。从那个时候开始,家事都是我一个人做,不要怀疑,我做的非常心甘情愿。十岁以后姊姊再也没有骂过我打过我,因为她只要笑笑的看着我,露出兴奋的笑容,我就会感到浑身发毛,如堕冰窖。
这天,姊姊出门以后,我迫不及待的开始放一部乱伦的A片,片名叫做『爱喝牛奶的姊姊』,看到这个片名我真是兴奋不已,还没开始放肉棒就已经翘的老高。
瞪着萤幕,在我的脑海中,早已经把女主角换成了我那个亲爱的姊姊,我羡慕的看着男主角,他跟女主角在厨房开始干了起来。男主角不断的把牛奶灌到女主角的密穴里,然后把满出来的牛奶喝的乾乾净净,搞得女主角淫声浪叫。我看的目瞪口呆,原来牛奶还有这种喝法的阿,要是我可以跟姊姊试试看就好了,想到这里肉棒又暴涨两寸。
此时,男主角似乎喝饱了,挺身将他的大肉棒插进女主角的小穴里,前后磨蹭,搞得牛奶飞溅。我的手当然也没闲着,幻想着姊姊的美丽的身体,以跟男主角同样的速度搓揉着。
『姊姊,牛奶好不好喝阿,我亲爱的姊姊!』萤幕中的男主角狂叫着,听到这句话真是令我兴奋不已,这部片真是太讚了,把我的心声都说了出来。他妈的,要是让我来演该有多好。
萤幕上的男女主角又换了个姿势,变成我最爱的女上男下。这使的我已经肿胀到了极限的肉棒,开始浮起了青筋,饱满的龟头不断滴着口水。
女主角骑在男主角的肉棒上,上下摇摆,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女主角上下抖动的大奶,强烈的刺激了我的视觉。我看到男主角狼嗷般一叫,两腿伸直,大腿小腹肌肉爆起,阳精喷泉般沖天而出,击打子宫,搞得女主角浑身颤抖,往自己的豪乳狠狠一捏,两道奶水狠狠的喷了出来—-
『姊—我要喝妳的奶阿!!』萤幕上的男主角兴奋淫叫,听到这句话,我眼前一黑,精关失守,阳精满室喷洒,过度兴奋下在沙发上昏迷不醒。
『起来,小杂种。』迷糊中好像有人打了我的脸。
『别吵我!姊,我要吸你的奶阿。』不知大难临头的我兀自胡言乱语。
『嘿嘿!』
一阵冷笑声传进了我的耳朵,听到这个熟係而恐怖的声音,我立刻猛然清醒。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心惊肉跳,姊姊站在我面前冷冷的看着我,嘴角挂着一丝兴奋的笑容。地板上,桌子上,沙发上,四处散着我的精液,空气中充满了淫糜的味道,而我全身精光的躺着,恐惧的看着眼前的魔女。
『起来吧,死小鬼。』姊姊一伸手,在我的卯蛋上狠狠一捏。
『啊—–』我惨然大叫:『饶命阿–』
『哼!哼!』姊姊更加的兴奋,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捏的也越来越用力,剧痛之下我的肉棒居然勃起了。
我脸上一红,不敢抬头看姊姊,希望她不要在捏,又隐隐期待着想要姊姊更加用力。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姊姊居然把手缩了回去,放到嘴边轻轻的舔了一下,皱眉说道:『奶味?』
听到这句话,我魂飞魄散,开始胡言乱语:『没有…我绝对没有,怎么可能是奶味。』
姊姊怒喝:『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还不去洗澡。』
『好!好!好!』我如获皇恩大赦,赶紧冲进浴室,把门紧紧的锁上。天阿,姊姊说奶味,她该不会发现上次『子孙牛奶』的事情了吧,想到这里我又浑身冒冷汗。
我打开莲蓬头,用冷水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想到刚刚肉棒被姊姊看光捏住的景象,又忍不住打了一枪。
我颤兢兢的走出浴室,姊姊泡了一杯牛奶,轻鬆的坐在沙发上,正在好奇的看那部『爱喝牛奶的姊姊』。
姊姊看到我出来,冷冷的问:『这是什么?』
我吓的灵魂出窍,胡诌道:『这是牛奶公司的宣传片,路上发的。』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姊姊的声音更冷,但是我感觉她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过来这边坐着。』姊姊一拍身边的沙发叫我坐下。
我心中惊疑不定,恐惧万分,硬着头皮走过去。
『这个好看吗?』姊姊皱眉问道。
我继续瞎掰:『喔!这个…这个只是宣传片,只要让人看了以后会想去买牛奶就好拉。』
『继续掰啊,我喜欢听。』姊姊兀自冷笑。
『我…我…我…』
『你什么你,你房里该不会还藏了很多宣传片吧?』姊姊冷冷的看着我,在宣传片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怎么可能!』我谄笑道。
『嘿嘿!八成在床底下吧。』哇靠!料事如神!
姊姊脸色一变,怒喝:『过来!』
我两脚发软的移动过去。
姊姊灿烂笑着说:『你想要我怎么处罚你阿?』
听到这句话我浑身发冷。
姊姊盯着我,越笑越开心,我心中充满了绝望。
姊姊忽然伸出手来脱下我的裤子,我心中惊疑不定,两脚发软不敢有任何动作。
我刚洗完澡,香喷喷的肉棒立刻弹了出来,姊姊两眼发笑的盯着我的肉棒,我忽然感到自己像是落在大野狼手中,那只可怜的小绵羊。
姊姊的双手捏着我的肉囊跟肉棒,狠狠搓揉着。
受到刺激的肉棒不断的胀大,好像一只刚睡醒的大蟒蛇。
『敢射出来你就死定了!』姊姊越笑越开心,然而眼前的情形实在是让我太兴奋了,我根本听不清楚姊姊在说些什么。我梦寐以求的剧情出现了—
『喔–姊姊–喔–狠狠的捏我的肉棒吧,把他捏碎,把他捏烂。』我不知死活疯狂的叫着。
姊姊冷笑不停。
姊姊的玉手按在我肿大的龟头上,不断的摩擦,一阵阵快感传来,我慾从心中起,色向胆边生,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
看着眼前的姊姊,我不断的幻想着她的密穴,以及那美妙的娇躯,淫叫着。
『姊姊–阿,捏死我拉—–』实在是太兴奋了,不到三分钟我的精关就打开了,精液往龟方向奔腾而出。然而姊姊并没有放过我,大拇指跟食指紧紧的掐住龟头,阳精到了龟头冲不出去,又反冲回来,前后一波波撞在一起,传来阵阵剧痛。
姊姊另一只手继续的搓揉我巨大的肉棒,兴奋跟痛苦搅在一起,我情不自禁的大喊:『姊姊,不要停阿,继续磋阿。』
听着我的淫声浪语,姊姊笑得越来越开心了,尖锐兴奋的笑声刺激着我的神经,带领我走向另一个高潮。
阳精不得而出,我的尿道跟输精管感觉快要爆开来了,姊姊感到我的处境,更是越捏越紧,丝毫不肯放鬆。摩擦也是越来越快,我肉棒的温度不断提昇,滚烫饱满的精液充斥其间,肉棒变得前所未有的粗硬巨大。
姊姊忽地张开嘴巴,狠狠的往我的龟头一咬,极度的兴奋刺激之下,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肉棒后精前精,阳精混着丝丝血液喷射而出,积压多次的精液好像一发大砲弹,狠狠的打在姊姊的脸上。极度高潮之下,我眼前一黑,又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