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九十八章 真龙戏凤(一)

时间:2018-01-31
福利塑料厂是朝阳区的重点单位,厂区还算比较大,在靠近后门儿的地方有三座六层的家属楼呈品字形排列,但因为要推倒了盖新楼,里面的居民都搬空了,原来楼中间的小花园儿也已经被夷为了平地。如果从仓库出发,从后门儿出去,穿过这片空地是比较节省时间的。
  司徒清影在厂区里行驶的并不快,毕竟已是夜深人静,连个鬼影儿都没有,他们没必要在这儿沖什么牛屄。六辆摩托排着整齐的队列从楼后拐进了空地,这里连路灯都已经没有了,藉着车头灯,能看到有三辆麵包车停在空地的另一边,一个人靠在中间那辆的车头上,因为离得远,都分不出是男是女。
  快要凌晨0:30了,是人就会对于现在的环境感到不适,司徒清影也不例外,但她并没打算做过多的理会,就算靠在车上的是一具殭尸,那也与自己无关。突然见,三辆麵包车的六盏大灯一起亮了,晃得人挣不开眼睛,其实总共有九个发光点,每辆车的车箱里还都有一盏强光灯,顶着风挡向外照射。
  几个摩托骑士一时适应不了,都出现了短暂的失明,不得不停了下来。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碰到这种情况,就算是什么都看不到,也要凭对道路的记忆加速冲出去,绝不能原地不动。「霸王龙」对他的乾女儿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如果不是今天有特殊情况,真是不会让她这只雏鸟儿出来领头儿的。
  对于中埋伏,司徒清影倒也不是大姑娘上轿,车一停下,她就一把抽出了兵器,心中暗暗叫苦,今天是去砸店,只带了这么根破木棒。随着强光灯的熄灭,大灯也调节成了正常的亮度,几个人的视力慢慢的恢复了,等能完全看清周围的情况了,也已经身陷重围了,二十个手持黑色棍子的男人在四周形成了一个圆圈儿。
  「司徒小姐,还不捨得下车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人墙外传了近来。「你是什么人?」司徒清影能看清那人的穿着,黑色挎蓝背心、黑色牛仔裤和黑色圆头儿皮鞋,但还是看不清他的长相。「哼哼,」男人走进了包围圈,「下来吧,跑不了的。」「侯,龙,涛。」女人摘下了头盔,恨恨的从牙缝儿里挤出三个字。
  侯龙涛也不说话,站在那儿掏出Zippo,大拇指一弹,「叮」的一声打开了盖子,在自己的裤腿儿上一划,把烟点上了。司徒清影知道要冲出去可能够呛,车子提不起速来,很容易就会被人揪下来,如果提起了速度,那更是危险,不管是撞上人还是被人揪住,自己不死也留不下半条命。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没的逃。」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阴沉的笑容。司徒清影讨厌这个男人那种貌似斯文,实为阴险的样子,还他妈带副眼镜儿楞装有文化,她倒是没想到自己的乾爹也带眼镜儿,这是因为当人在心理上对另外一个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后,他所有的特点就都成了缺点,「你妈了屄的,你他妈到底想怎么样?」
  「嗯嗯嗯,」侯龙涛摇了摇手指,「这么漂亮的大姑娘怎么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啊。」「去你妈的。」司徒清影从车上蹦了下来,举着棍子就要向男人冲过去,她知道打是真的没戏,但更不能束手就擒,落到对方手里八成儿是没有好下场,况且她对于这个男人实在是恨之入骨,万一能撩上他一下儿,也算是没亏到家。
  立刻有两个人挡在了侯龙涛身前,其实这都是多余的,司徒清影已经被她自己的人拉住了,「小凤姐,您别冲动。」「小凤姐,打是没戏的。」这几个小流氓儿可没把关于侯龙涛的黑道儿传奇当传奇,何况自己只是小足子,估计降了就不会受虐待,打起来可就跟作死没什么区别了。
  「你们干什么!?」司徒清影挣扎着,美丽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放开我,都他妈活得不耐烦了!?」「小凤姐,硬拚是不行的。」几个小流氓儿倒也不敢把这个女人怎么样,只是拉着她的胳膊,别着她的腿,抱着她的腰,抢夺她的武器,不让她再向前冲。
  侯龙涛微笑的看着这群人「窝里反」,由于他们的「搏斗」,司徒清影已经渐渐的不再是面对着自己了,可以看到她的侧面儿,突然发现在身后抱着她腰的那个小子不断的向前拱着屁股,好像是在用自己的裆跨感受女人圆臀的弹性,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那小子还有胆子佔便宜。
  这侯龙涛可就不干了,伸手拿过一个手下手中的棍子,推了一个按钮儿,棍子的头儿上「辟哩啪啦」的打起了电花儿,原来是一根电棍。他一步蹿到了那小子身后,抓住他的后脖领子,一把将他拖离了司徒清影,紧接着用电棍在他的背后一撩,「啪」的一声,小崽子的双脚离地,身子猛的撞到了女人的背上,惊叫声中,两人都扑倒在地。
  剩下的四个小流氓儿退开好几步,看着同伙儿躺在地上直抽抽儿,吓的连求饶都忘了。司徒清影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侯龙涛,见识了敌人手里的家伙,她还真不打算轻举妄动了,而且她刚才也感觉到了身后那个王八蛋的不轨行为,但她并不感激侯龙涛,就算他不插手,自己一样不会让那小子好过的,「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问我?」侯龙涛低下头,抬眼从眼镜儿的上方看着女人,「你们是要去砸我的店吧?不过今晚是『东星』反击的日子,我早有预约,只有我们可以砸店,你们不可以。」「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司徒清影没有完全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姑奶奶落在你手里了,要杀要剐你就痛快点儿,别像个小娘儿们一样。」
  「哼哼,」侯龙涛冷笑了两声,「就你这样动不动就要打要杀、要死要活的,怎么出来掌大局啊?你的这些小弟跟了你也真是倒霉。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懂得量力而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叫有勇气,叫愚蠢,无论是比头脑,还是比力量,」男人把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你都斗不过我,你凭什么跟我抢女人啊?」
  「你……」这下儿司徒清影知道侯龙涛今晚不光是「因公」,看来解决私人恩怨才是正题,看他的样子好像并不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女人现在已经冷静了不少,虽然搞不懂对方的真正目的,但他既然这么自信,就应该利用这点脱身,「你狂什么?仗着人多、家伙好,居然还有脸说比我强?真是笑话。」
  「你是不是武侠小说儿看多了?人多、家伙好就是我比你强的证据。不过我这个人还是很有侠义心肠的,我讲道理,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和我,咱们来比点儿什么,你赢了,我就放你们走路,我赢了,我就在这儿废了你们。」「好。」司徒清影立刻就答应了,当前的形势下,这是最好的出路,「我跟你单挑,爬不起来的那个就算输。」
  「哈哈哈。」侯龙涛看到女人的眼睛直放光,看来她还真是特别特别的想剋自己一顿,不禁觉得很有意思。「你笑什么?」「我只偶尔打打我女人的屁股,不过那是调情,我从来不殴打女人,特别是你这种漂亮姑娘,打坏了我会心疼的。你要是想打炮儿,我奉陪,打架就免了吧。」「哈哈哈……」「哈哈哈……」他的手下也都笑了起来。
  「你嘴放乾净点儿!」司徒清影俏丽的面庞被气得通红。「我可没说过一个髒字儿,骂人的话都是你说的。」「少他妈废话!怕了就直说,没种就别出来当大哥。」「别激我,我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侯龙涛走到了女人的摩托旁边,好像很爱惜似的,轻轻摸了摸它的油箱,「VRSCA
  V-ROD,好车啊,一百八十毫米的后胎,性能超过了大部分的公路赛。「」你怎么知道的?「
  「我对汽车和摩托都很感兴趣的,」侯龙涛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儿,「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就有一辆VRSCA,喜欢啊,可惜当时买不起。从车标上可以看出来,你这辆是今年才出厂的,哈雷百年庆的极品啊。」「那当然了,我乾爹送我的生日礼物。」司徒清影一听人谈起自己的爱好,居然忘了身处险境了。
  「经典,真是经典,飙一圈儿吧。」「你跟我?」「对,你骑你的VRSCA。」「哼,四百CC还真没戏。」「那是我的问题。」「你必输无疑。」司徒清影这么有信心不仅是因为自己的车好,更由于自己有五年多的飙车经验。「好嚣张啊?敢玩儿大点儿吗?」侯龙涛递给女人一根儿烟,为她点上。
  「你说。」司徒清影在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有相同的爱好之后,虽然还是很恨他,但却不是恨之入骨了。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那几个一直没敢动地方的小流氓儿,几个手下立刻会意的把他们押到更远的地方,但并没有离开女人的视线。侯龙涛压低了声音,「规则由我定,我赢了,在我任选的十个小时内,你是我的,就算我要你给狗肏,你也不能拒绝……」
  「你妈屄!」「我还没说完呢,」侯龙涛重重的推开了女人的手腕儿,避免了一个响亮的大耳光,「如果你赢了,我不光会放了你的手下,你还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是你要我抹脖子,我也会照办。」「我凭什么相信你?」胜出后的奖励实在是太诱人了,司徒清影在眨眼间就想好了自己的要求。
  「你有的选择吗?你知道你自己长什么样子,我这二十个手下都是军人出身,体格儿好的很,大概连续两、三次是不会成问题的,真的在这儿动手,你绝对不会是被打死的。」「你就不怕我乾爹找你算账?」「我要是怕他,你还用去砸我的店吗?」「嗯……」司徒清影盯着男人,她都没考虑过自己会输,「你为什么要赌?」
  「我不要强姦你,我要你心甘情愿的和我做爱。」「如果你输了,你真的会守诺言?」「我的话就是你的保证,咱们都是有根儿有底儿的人,不是做完一桩就跑路的毛贼,信誉对咱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其实我提出跟你飙,就等于是放你走,你跑了我也没地儿找你,如果我不是相信你是守信之人……」
  「好!」司徒清影打断了男人的话,伸出右手,「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侯龙涛用力的握了女人的手一下儿。「怎么飙法儿?」「目的地已经选好了,」侯龙涛招了招手,一个手下取来一张北京市交通图,「这个红点儿,『五环翡翠园儿』,我给你五分钟看地图。」「不用,我知道怎么走,我和乾爹去过两次,不过那里还没建好呢。」
  「对,不用担心,我有『翡翠园儿』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已经打好招呼了,大门处的保安不会拦你,路线不限,找你认为最近、最好走的,从西门儿进,先到中心楼正门儿的算赢。因为是我选的目的地,我让你先出发一分钟。」「用不着。」司徒清影是信心十足。「你也不用客气,这么晚了,在小路上有很多临检,你要是因为超速被抓了,可算我赢。」
  「你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除非……」「我没有特意安排警察,你乾爹在警方也有人,日后总会查出来的。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从『五环』下来之后,第二个路口儿会有临检。」「不管怎么样,既然是飙车,就是两车一起出发。」「你忘了咱们的协定了?规矩是我定,你要是现在就认输,我很乐意带你去开房。」
  「哼,那你就开始计时把。」司徒清影跨上车,带上了头盔,把辫子一缠,踢开支架,VRSCA轰鸣着冲了出去。侯龙涛不慌不忙的走到中间那辆「金盃」的后面,把自己的Lamborghini开了出来,「还有多长时间?」「十二秒。」「好。」侯龙涛关上窗户,狠狠的踩下了油门儿……
  在没上主路之前,司徒清影还真是不敢开得太快,如果超速太多,万一被临检的拦住,虽然不会被抓起来,怎么也的被扣十分钟、二十分钟的,那就完了。就算有了这种「欲速则不达」的信念,她还是开到了80公里,等上了五环路,她更是加大油门儿,直到速度表的指针几乎超越了极限。
  司徒清影总觉得实际的速度要比时速表上显示的慢,但她并没有太在意,以为是心理作用,也许是因为太想赢了吧。驶下「五环」,她不得不减速,过了第二个路口儿的临检才再次猛拧油门儿。到了翡翠园儿,大门儿是开着的,果然没有保安出来拦她,欧式的大铁栅栏门在她进入后才关上。如果女人背后长眼的话,她就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输了。
  翡翠园儿是「常青籐」正在开发中的住宅小区,外面一圈儿是六座十四层的中档公寓,呈正六边形排列,都还没有封顶,中间是一座二十一层的「工」形高档公寓,已经基本建成了,已出售的房间和大堂的内饰都装潢好了。这个星期,司徒清影曾经陪「霸王龙」来看过两次房,这也就是侯龙涛所说的中心楼了。
  司徒清影将车停在了楼前,并没有看到侯龙涛的身影,她鬆开辫子,摘下了头盔,嘴角儿开始向上翘。可还没等女人甜美的笑容完全舒展开,身边的路灯和楼里大厅的灯突然亮了,大厅的磨砂玻璃大门被向两边打开了,一个男人站在光辉中,「司徒小姐很快嘛,我才洗了个澡,都没来的及把头髮吹乾呢。」
  「……」司徒清影睁大了眼睛,她的心里一个劲儿的大喊「这不可能」,嘴里却说不出一个字儿。「按照协议,现在是一点过几分,便宜你,就算是一点整,从现在开始的十个小时里,你是我的女奴,把车开上来。」侯龙涛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指了指供残疾人使用的无障碍通道,很严厉的命令道,他看着女人瞠目结舌的样子,心里都乐开花了,但表面上却毫无表现。
  司徒清影又上了车,缓缓的开到了大厅门口儿,她根本没想过要逃走,她还在震惊之中,并没有考虑好自己应该如何应付。侯龙涛走到女人身边,双手猛的掐住了她的细腰,歪头就要吻她。「你妈……」司徒清影本能的举拳就打,但她的双腕立刻就被男人的两手钳住了,女孩儿只顾了和他较劲,都没接着往下骂。
  无论司徒清影平时怎么坚持锻炼,她也不可能能和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抗衡的,她唯一能感到的就是这个小伙子的强大力量。侯龙涛也不急于制服美人,慢慢的将她的双臂扭到背后,一纵身就坐上了后座儿,把嘴凑到女人的耳边,「你想反悔吗?你说出来,我这就让你走,不过小凤姐的名声可就不再值钱了。」
  「我……」司徒清影狠狠的咬了自己的嘴唇儿一下儿,「侯龙涛,十小时之后,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她的声音有点儿颤抖,但却十分坚决。「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侯龙涛放开了女人,左手放到她的大腿上,右手按住她平平的小腹,食指压着她的小肚脐儿轻轻旋转,「把车开进去。」
  大厅里本来应该放保安台的地方摆了一张黑色的真皮大沙发,前面是一张六米见方的白色羊毛地毯。侯龙涛命令女人把车停在了大厅的正中央,车头正对地毯,他蹦下来把磨砂玻璃的大门关了起来,从沙发后取出一个提包,从里面掏出两条白绫子,「熄了火儿,双手抓住车把的中间,上身压平,两脚蹬地。」
  「你要干什么?」「司徒小姐,我到现在为止都对你很客气,就我本身而言,我不喜欢暴力,你想知道我要干什么,照我的话做,自然很快就会知道了,你要老是问这问那的,再时不时吆喝我两句,让我失去了耐心,吃苦的是你自己。」侯龙涛的语气突然变得很阴沉,脸上也换上一副冷酷无比的表情。
  「哼!」司徒清影并非不知道男人要干什么,刚才一问只是出于本能,不是想要反抗,「愿赌服输」是她从小儿就接受的理念,哪怕赌注是自己的身体。女人把车架子撑好,按照男人的要求摆好了姿势,双腿蹬直,屁股高高的撅起,胸脯悬空儿。VRSCA的车身比较矮,比前座儿高出一块的后座儿也没对女孩儿造成任何阻碍。
  「只要你一直这么乖乖的听话,对大家都有好处。」侯龙涛将美人的双手和车把紧紧的捆在了一起,「你不挣扎就不会疼的。」「你到底是怎么赢的我?」司徒清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无论如何也得不出一个答案。「好的魔术师从来不把自己的把戏告诉观众。」「你让我输个明白。」
  「急什么?天亮了再告诉你。」侯龙涛又从包儿里取出了一把剪刀,走到车头边蹲下,盯着美女的眼睛,伸出左手,在她的脸蛋儿上轻轻的抚摸,「那天在山上没仔细看你,还真是挺出众的。」
  「天亮之后,你一定要告诉我。」
  「喳喳」,侯龙涛把剪刀在女人面前开合了两次,「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你好像并不在意我的警告嘛。」
  「你别乱来。」先说长相儿,再说剪刀,是个女人就得害怕,司徒清影嘴上硬撑,心里却直发毛,脸上也露出了紧张的表情。「哼哼。」侯龙涛沉着脸,围着摩托转了两圈儿,他是在鑒赏姑娘的身材,这个女人还真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特别是被皮裤紧绷的屁股,又圆又挺,被灯照得直闪光,「怕了就直说,没种就别出来当大姐。」
  「学我说话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司徒清影尽量说得镇静,「有种你就在我身上戳两下儿。」「呵呵呵,」侯龙涛笑得这叫一个开心,「在你身上扎两刀就不会再伤你的脸了?这种算盘你也打得出来?但我还真是会在你身上戳上几千下儿的,只不过不是用剪子罢了。」
  「你要怎么样就快来,牛屄你就肏得我走不动道儿,我他妈忍得住。」司徒清影不想再跟敌人废话了,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越早结束越好。「说你没脑子吧,咱们约定的是十个小时,十小时之内我不肏你,你可以全身而退,我少肏你一分钟,你同性恋的自尊就少受一分钟的打击,你应该尽量的分散我的注意力,怎么反到那样激我呢?」
  「你……」司徒清影觉得对方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可又一琢磨,他既然能说出这种话,能想到这一点,那他一定是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对付自己,无论自己怎么做,他都不会改变既定战略的。女孩儿突然有了一种被这个男人玩于股掌之中的感觉,不管怎样,自己在嘴上决不能输给他,「你能坚持十小时吗?你以为你是什么?」
  「十小时?二十小时我也能行。」
  「还是那句话,你以为你是什么。」
  「你相信有神吗?我信,我就是神,哈哈哈。」侯龙涛正好儿转到女人的左腿旁,突然蹲了下去。「啊!」司徒清影惊叫一声,只觉小腿上一凉,知道是剪刀碰到了自己的肌肤……
  编者话:今天在网上把以前的一些评论挖出来看了看,发现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一直没有回答,有很多读者问为什么侯龙涛有的时候能体现出超出年龄的成熟,有时候又会犯一些极为低级的错误,甚至做出一些与其学识、经历极不相符的事儿,回答这个问题只用两个字,经验,经验不足就会导致在行为上的反覆。我不是问T—Shirt的中文是什么,这么多人把我当傻子?我是问无袖的应该不能叫T—Shirt,应该叫什么。在Word中进行中文的简繁转换就会出现「沉」、「沈」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繁体里「沉」、「沈」没有区别。香港电影中的普通话大部分是后配的音,粤语才是原版,就像《古惑仔》。我从小儿在街边儿打群架打大的,自信对于小流氓儿的语言还是很了解的。不过有一个可能,就算都是在北京,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说法,就像我和我的哥们儿们从小都是用「丫那」,虽然知道「丫挺的」,但我们从来不用,而我堂哥就是用「丫挺的」,这个问题也曾经有读者提出过。小的在美国学习Information
  System,没打算出书,北京人才写北京,要是台湾人就写台北了。「凤凰」,「凤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凤」是公,「凰」是母,谢谢Hsaochi兄提醒,不过「龙」为男、「凤」为女,是大众的共识,不论百年之前是何意,这就是现在的意思,就像Gay在英文中的本意是Happy。侯龙涛胳膊的问题,请认真阅读他在上海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