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天河之梦

时间:2018-01-31
伊思按剑站在长街上,心中感慨万端。也许真的是天命使然,即便自己再努力,光复天河国的梦想却依然没有实现,虽然张烈举兵,号称是重建天河,但真正的目的却只不过是利用天河的牌子,自己这个伊思王还不是一个用来吸引天河故人的摆设吗?
  想到这里,伊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自己的手下有多少人是真心为光复天河而努力的呢?他回头望了一眼神情複杂的阳建,又看了看阳建身边那群跟随自己多年的强蛮斗士,最后视线落到了神色黯然的维尼身上。
  维尼忍不住出声说道:「殿下,我们还可以重新再来的,走吧!」
  伊思摇摇头,毅然转头,直视街道的那一头,天龙军团的将士正沿着预定的路线进驻天原。他没有回头看,但却知道在自己的身后那座小楼中,有一个女人正在用深情的眼光看着自己。
  「君死,妾身将不独活!」
  刻骨铭心的誓言尤在耳边迴响,自己最对不起的也许就是这个女人吧,为了自己的缘故,她放弃了一族之长的地位,甘愿为自己受苦楚。
  「真应该要好好待她!我一定要好好对她!!」
  心中下了这样的决定后,伊思猛的一抬头,仰天发出一阵长啸声,似乎是将心中所有的杂念赶出去。这时,天龙军团的将士已经快要到他的跟前了,见到一个男人站在长街的当中,不由得感到十分意外。
  「我是天河的伊思,让叶天龙来见我!!」伊思厉声喝道。
  这一路军队的将领是董国,他见状立刻示意部队停止前进,同时派人火速稟报叶天龙。因为他是参加军事会议的七将之一,知道伊思和叶天龙之间的关係。
  叶天龙很快出现在伊思的视野中,跟在他的后面还有两部密闭的战车悄无声息地驶了过来。
  「拔剑吧!让我看看你配不配做这块土地的主人!」
  见到叶天龙排众大步向自己走来,伊思一把抽出自己的长剑,反手将剑鞘丢掉,冲着叶天龙大声说道。
  叶天龙盯着伊思看了半天,突然点点头,喝道:「这样也好,那就公平的一决胜负吧!」伊思不再说话,冷冷一笑,剑动风雷发,天河家的绝剑势如雷霆,身剑俱进奋勇抢攻。叶天龙知道天河家传国的绝剑最大的特点就是剑势连绵,一旦给他上手的话,那剑势就如长江大河,不是十招八招就可以结束的,心神电闪,叶天龙口中大喝一声,提起烈火剑劈头砍下,他居然剑使刀招,倒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热流涌溢,劲气排空,赤焰飞腾,神器烈火果然是威势惊人。
  伊思的身形一顿,移步抢空门,剑走轻灵,反击对方的左侧翼,冷叱一声,吐出眩目的剑虹。他手中的宝剑也是天河家的传国之器,剑名「水云」,虽然也不是凡品,但比起神器烈火来,还是差了一些的等级,他自然捨不得硬拚,免得宝剑受损。
  叶天龙一招便将先手夺了回来,迫使伊思中途变招,这一手让阳建和维尼他们看得神色大变,暗自心惊。
  此时场中的两个人已经激烈的战在一起,各展所学全力以赴,剑光暴射,风雷隐隐,各以快攻抢制机先,好一场罕见的激烈龙争虎斗。但伊思手中的水云剑在先天上就不如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他只有极力避免和叶天龙硬拚硬架,自然渐渐落入下风。
  眨眼之间,十数招已过,从漫天的剑光中传出叶天龙一声沉叱,有如晴天霹雳,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眩目的红色光华暴涨激射,原来满天闪烁的电光白芒纷纷隐没。
  「铮」一声狂震,火星飞溅,罡风飒飒,劲气狂捲,剑气彻骨生寒,夹杂着灼热的厉芒,即便是在斗场以外的人都可以感觉到那可怕的威力。
  伊思的身影陡然显现,但已经远在二丈外,手中剑寒气森森,身躯似被一层怪异的绿光所笼罩,而他手中的水云剑上却爆出了白茫茫的劲气。
  而叶天龙却是在原地仗剑屹立,手中烈火剑发出隐隐龙吟,飞腾的烈焰似乎要脱剑而出。两个人终于还是硬生生地拚了一记,但后果是伊思连人带剑被震飘。
  这一剑立判高下,显然叶天龙在功力上要胜出一筹。如果伊思不是仗着奇妙的身法和叶天龙游斗的话,早就落败了。
  叶天龙一剑震飘了伊思,仗剑屹立有如天神当关,一双虎目在明亮的日光下,反射出慑人心魄的闪烁不定的奇光。
  「放弃吧!」叶天龙一字一吐,每一字皆有震撼脑门的威力,「你还有什绝技尽量施展吧,我让你心服口服!」这时的叶天龙,所流露的傲视苍天的豪情气概,真有一代霸主那种慑人威猛的形象,胆气不够的人,会在他强烈的慑人气势下崩溃,说不定连剑也递不出去。
  身后众多的天龙军团将士发出了震天的吶喊声,其中有不少还是中军女子营的女兵发出的尖叫声,为他们的主帅此刻的神勇所深深折服。
  再看阳建和维尼等人却是面如土色,知道不管是气势还是武技,伊思完全落入下风了,遇到有叶天龙这样的对手,对于伊思来说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叶天龙的烈火剑向前一挥,风雷声隐隐,似乎他那把剑,可以发出无比神奇的力量,所指处必定风云变色。
  「上来吧,我等你!要不然,就弃剑认输!」
  伊思脸上的神色数变,忽青忽白,倏然扬剑上引,他的脸色也在这一瞬间变成一片雪白,显然他要使出最后的绝招了。
  果然不错,三道炫目电光骤然破空而至,似乎在这一刻,他手中的水云剑已经化身为三道惊涛骇浪,裂岸狂飙,以一种一去不复返的气势破空直扑叶天龙。
  叶天龙的烈火剑陡然激射出漫天光波,好似一片火云迎上狂涛,红云漫天中传出三声怪异的音爆,在红云中乍现的三道炫目电光,在冲到烈火剑前的光波分裂成四散的繁星,并传出龙吟虎啸似的殷殷震鸣。
  一声长啸,叶天龙人剑乍合,光影飞射,风雷骤发射向伊思。二丈的距离,一闪便至。
  伊思的身形一晃即没,另一道流光却起自他侧前方那尚未消散的白色光波中,带着散放绿芒的光尾,疾射叶天龙的背后要害。
  「分身一斩击!」
  这种糅合了大陆东部神秘道法术的绝技确实有着神鬼莫测的威力,但它相对的,对使用者的要求也非常高,必须要将自己的元神附于其中,这样一来,当被攻击的时候,使用者受到的伤害将会成倍增加。
  一击落空,叶天龙马上一个大旋身剑发绝招,光华闪烁的剑尖吐出了一道经天的赤焰,奇準地与流光接触。
  一声霹雳震耳,爆炸的火星耀目生花。
  伊思的身影出现在街心处,双足稍微一沾地面,便猛的朝后翻倒,显然劲气的余劲依然强大的让他难以抵抗。
  踉跄退了五六步,水云剑上的光华转暗,伊思马步虚浮,勉强站立,但口角溢血,脸色发白,显然是精力将竭,内腑受伤不轻。
  叶天龙只是退了一步,便站稳脚跟,仗剑傲然望着伊思。这时候,阳建和维尼两人从激斗中清醒过来,急忙跃身挡在伊思的身前,生怕叶天龙乘势追击,将伊思斩于剑下。但他们的动作是多余的,叶天龙并没有再出剑。
  「罢了,罢了!」似乎是还没有从激斗中恢复过来的伊思呆如木鸡,站立半晌之后慨然发出一声长歎,「我们走吧!」
  在阳建和维尼的断后下,伊思一行人慢慢走过长街,蓦然从街角处跃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她奔到伊思的身边,和他携手渐渐消失在叶天龙的视线中。天龙军团的将士没有叶天龙的命令,也只有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
  看着伊思一行人走远,叶天龙的心中如释重负,他对这样的结局非常满意,而且方才在和伊思的交手中,他发觉到自己已经可以自如地施展绝技,而不会再有控制不住或者后力难济的感觉,这样的发现实在是让他欣喜若狂。这些时间和两个少女的练习已经发挥作用了,这种欲取欲求的感觉真好!
  在叶天龙他们忙于接管天原城之时,伊思的军师维尼突然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并带来了一封伊思的书信要叶天龙转交给绾贞。
  「伊思殿下让在下转告大人,从今以后,他不会再出现在大人的面前了,请大人好好照顾他的妹妹。」心中说不出什滋味的维尼将伊思的书信交到叶天龙的手中之后,正要告辞之际,却被叶天龙叫住了脚步。
  叶天龙双目炯炯地望着维尼,「听计无咎说你为人足智多谋,所以想请你留下来帮助我,怎样?」维尼苦笑一声,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大人实在太过抬举了,还是让小人随伊思殿下一同消失吧。」「这样不是可惜了你心中的雄心壮志吗?」叶天龙不动声色地说道:「伊思让你给我送信,就是不想浪费了你的才华。要展现你的才能,也要有可以让你展现的机会和地方,而我就可以给提供这样的机会!」「师弟,你好好想清楚。」计无咎在一边突然发言道:「像你这样的人才,我可不想让别人用你来对付我们,这样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计无咎沉沉的话语,让维尼僵立了半天,蓦然俯身向叶天龙拜下。「大人不怕小人心怀二意吗?」听到维尼这样的话,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笑罢,他紧紧盯住维尼,道:「我可以用你,也可以杀你。而且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应该知道什是正确的选择。」至此,维尼再无它言,接受了叶天龙授予的参谋一职。
  完全控制了天原城的天龙军团经过清点,发现有大批的战舰不见了。原来是张烈的妹妹张秀雅带着她的亲兵护军在天龙军团进驻天原城之前,抢先一步从北门登上战船朝天河城驶去。当时城中因伊思做出的开城决定而显得有些混乱,天龙军团的将士又没有弄清楚状况,使得张秀雅她们毫无困难地带走了天河新军中大部分的战舰。
  这一个消息,让计无咎不禁暗自歎息,要重新组建水师,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看完伊思留下的书信,叶天龙望了一眼绾贞,只见她的双眼微红,便轻轻歎了一口气,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耳边柔声道:「如果不想做的话,就让我来处理吧!」「不!」绾贞声音温柔却是十分坚定,「我想去见见他们!」
  叶天龙无言地将绾贞搂紧,感到她的娇躯是这的柔弱,他的心中不由涌起万分的怜惜之情,让绾贞去安抚那些天河故国的旧老遗臣,真是太为难她了。
  因为伊思在临走的时候,向跟随他的天河旧老说明了绾贞的身份,并告诉他们他不想再让天河的人民遭受刀兵之苦,要把天河交给绾贞。而这些天河的宿老们就提出想见见故国的公主殿下,不管怎说,如果绾贞真的是故国的公主,那天河国也算是重新回到了故主的手中。
  在叶天龙的陪同下,绾贞带着天河国的传国之宝──雪玉牌会见了原来天河国的一班宿老旧臣。当看到昔日的传国之宝,这些老人不禁老泪纵横,个个跪倒,向绾贞口称公主殿下,场面显得有些悲壮,有些凄凉,让绾贞也为之感动莫名。
  而此时,城外的百姓却是一片欢呼声,因为叶天龙下令给每一个在场的百姓发五个金币作为惊扰补偿费。原本以为自己是大祸临头了,不料却有这等美事,这些百姓顿觉得吃这半夜的苦头还是值得的。
  看着百姓兴高采烈地排成长长的队伍从天龙军团的士兵手中接过金币,城外不远处一座山岗上,一个手中提着一袋酒囊,从外表很难看出年纪的男人微微歎了一口气,口中喃喃地说道:「生死之间,快乐愁苦居然就这容易啊,看来作一个什也不知道的普通人也许是一种幸福。」心智过人的他一眼就看出了天龙军团将这些百姓驱赶到天原城下的目的,对于想出这样毒辣计谋的人,他真的是感到有些可怕和厌恶,但冷静的理智也使得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条非常好的计谋,只有经过反覆衡量对手的谋士才可能让这计谋真正发挥作用。
  「看来我还真是一个矛盾的人啊!」男人摇摇头,举起手中的酒囊,拔掉上面木塞,一下子喝了好大几口,才满意地喘了一口气,放下酒囊,用手背擦拭去嘴角的酒渍,抬头望了一眼正在天原城上空飘扬的天龙旗。
  「叶天龙,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话音还在空中飘动,他的人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大地上。
  绾贞十分得体地安慰了原天河国的一班旧老,勉励他们为天河人多多谋福,使得天河地区的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这让叶天龙不禁感到十分意外。为了配合绾贞的话,叶天龙也对这些老人进行了一番赏赐。
  送走这班天河的老人之后,叶天龙摇摇头,心中暗道:「怪不得天河国会被消灭掉,国中根本就是没有几个可以称道的人才。这些老家伙除了表表愚忠外,还有什作用呢?」正在思忖之际,耳畔传来了绾贞充满感激的温柔话语:「大人,谢谢您!」
  收回心情的叶天龙望进绾贞那双珠泪盈盈的明眸,柔声说道:「小傻瓜,你是和一体我的妻子啊,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怎还和我客气呢?」绾贞忍不住扑进叶天龙的怀中,眼中的珠泪无声地滑落,但心中却是充满了温暖的爱意。
  「好了!不要再感动啦,这样下去我的衣服可就要泡汤啦。」
  感到绾贞的心情慢慢恢复过来,叶天龙俯身在她的耳边低笑道。绾贞连忙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果然,叶天龙的胸襟处已经一片湿润了。
  「哎哟,这一下惨了,眼睛红红的,这样可就不漂亮啦!」
  叶天龙大惊小怪的样子让绾贞忍不住嗔笑道:「人家本来就是一个丑女子,哪里来得漂亮不漂亮啊!」「你这说,分明在笑我的眼力差了?」叶天龙一本正经地说道:「身为美女鑒赏家的我,可不允许这种诬蔑的哦,你要赔偿我的名誉损失!」被叶天龙突然间严肃起来的样子吓了一跳的绾贞这时候还没有明白过来,叶天龙的手已经轻轻拍在她的屁股上,「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的屁股开花,嘿嘿。」
  绾贞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但眼睛中却是充满了柔情蜜意,她已经从辛西雅她们的口中知道了屁股开花的另外一层含义,想起那种光景,不禁心如鹿撞。
  「你反对吗?」叶天龙凑近绾贞,恶狠狠地说道。
  绾贞的脸红得就要滴出血来,她知道这个可恶的男人一定要她自己说出来。
  娇嗔地横了叶天龙一眼,绾贞蓦然扑上去搂住叶天龙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喃喃地低声说道:「不反对,不反对,妾身一切都随你处置……」
  叶天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得意洋洋地搂着绾贞的小蛮腰,正要说话之际,却见于凤舞和晨月两人边行边谈,十分愉快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叶天龙和绾贞这种模样,晨月不禁笑着对于凤舞说道:「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居然打扰了我们夫君大人和绾贞妹子的雅兴,实在是诚惶诚恐。」绾贞大窘,正待分辩的时候,叶天龙在一边却理所当然地回道:「那你现在怎赔我们啊?」晨月吐了一下自己的香舌,那模样十分俏丽,「那就当我们没有来过这里,我和大姐马上就走!」「哈,既然送上门来,怎可以放你们走呢?」叶天龙十分神气地说道,然后又低头对绾贞笑道:「晚上多了一个人赔你一起受罚了。」
  「啊!」听到叶天龙的话,绾贞和晨月同时轻呼了一声,绾贞是羞不可抑,而晨月却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不过聪明伶俐的她知道叶天龙一定有什花样的。
  于凤舞的眼中闪过一丝灵光,娇笑着说道:「不知夫君大人有何差遣,妾身一定遵行如仪。」叶天龙哈哈一笑,大模大样地点头道:「真不愧是我的贤妻啊,深知我心!」
  这时晨月已经从绾贞的口中探出了所受的惩罚到底是什,一想起两个人要在闺房里面用雪白的香臀承接夫君的爱抚,顿时心中升起一种特别的感觉,连看叶天龙的眼神都有些水汪汪起来。
  「妾身们的雪臀可是娇嫩无比,还望夫君大人手下留情啊!」
  听到晨月这样的话,叶天龙一本正经地应道:「当然,当然。所以我才请了凤舞来作执法监督啊!」完全明白了其中含义的于凤舞连忙说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夫君大人不偏不倚地进行对你们的处罚。」不够老练的绾贞委实招架不住,一张小脸羞得都快要藏进自己的胸怀里面去,终于给她找到一个借口,匆匆忙忙地溜之大吉。
  「绾贞妹子,你可千万要小心保护好贵臀,免得坏了夫君大人的兴致!」
  冲着绾贞的背影,晨月扬声说道,顿时让叶天龙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他不禁笑着骂道:「你也不是一样吗?」晨月一愣,一旁的于凤舞忍不住大笑起来。
  叶天龙走到晨月的身边,拍着她绯红的俏脸,笑道:「下次不要只图一时的口舌之快,结果把自己也陪了进去,这样可算不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于凤舞也打趣道:「我看她啊,明明是自动送货上门,说不定,心里还在窃窃欢喜着呢?」晨月大羞,拉住叶天龙的手,不依道:「你看,大姐在取笑我……」那种小女人的娇羞之态委实让人心动不已。
  对于晨月和于凤舞来说,她们都是心智超人的聪慧之士,在人前所展示的也都是沉着镇定的处事之道,像刚才这样尽情施展小女人之态,闺房中的调笑取乐,既可以让她们体会一种自在轻鬆的生活,又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心情。
  但如果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自然也根本无法得到回音。所以,她们在叶天龙面前才会常常表现出一些小女人的情态,而叶天龙应付起这些事情来也是游刃有余,使得她们的心情舒畅。
  笑闹了一阵之后,三人才怀着无比轻鬆愉快的心情真正切入正题。经过讨论,叶天龙确定了天原城的人事安排以及进击天河的事宜,随后他便向天龙军团的众将宣布了他的决定。
  由崔望出任天原城的城守一职,并在城中留下三千名士兵防守。至于天原城中的天河新军将士,如果愿意加入天龙军团的,则归入周明周亮的部下,其余的全部解甲归田,因为经历战火的洗礼之后,青州特别是天河的许多地方出现了大批荒废的良田,而叶天龙在晨月的建议下,将派人将这些田地重新规划后分给解甲归田的天河新军士兵。
  这样的命令一下,自然是狠狠地将了一下张烈,天河新军的士兵大多来自失去田地的农户,现在可以免费得到一块田地,又有政府的资助进行耕种,何必还要拚死拚活地打打杀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