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凌辱凌凌

时间:2018-01-31
下了出租车,凌凌和小云提着一个大包裹吃力地前进着。
  姐,为什么不住学校宿舍啊?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一个人在外边住小心色狼哦……小云担心道。
  不是一个人啦,凌凌甩了一下披肩的长发继续说道,是房东和我合住。
  什么?那不是羊入虎口……
  你乱说什么?房东也是个女孩子。凌凌瞪了弟弟一眼,在宿舍才不安全呢,你不知道,我的上铺竟然是一个同……总之你放心啦,我都十九岁啦,可以照顾自己……哎?不对,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弟弟教训我了?
  切,不就比我早生了四分钟嘛,整天摆着架子……小云小声嘀咕着。
  喂喂喂!四分钟怎么了?你老姐我可是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点五十七分三十秒生的唉,所以说你比我小一岁明白吗?
  什么逻辑嘛!小云不服地说道,就知道欺负你亲弟弟,还亏人家都羡慕羡慕地说什么龙凤胎同时考上北京电影学院了……
  去死啦,你能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姐姐那是你的福分!
  优秀?你哪里优秀了?小云不服气地上下打量着姐姐。尽管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和白嫩的脸蛋还略带稚气,但是紧身T恤里挺挺玉立的两个肉包、曼妙的腰肢和将近170cm的身高都在证明着她的绝对潜力。
  喂!小云!你在往哪里看!凌凌恶狠狠地踢了弟弟一脚。
  忽然,一阵风吹过,把凌凌的白色短裙高高掀起,细嫩纤长的大腿暴露无疑。啊!她赶忙扔下包裹双手去压裙子……哇!好白哟!路边一个干瘪瘦小的秃顶猥琐男赞道。
  你找死!小云一把抓住了那男人的领子!
  兄弟别误会,有话好说……猥琐男毫不在意,笑呵呵地递上一张名片。
  我叫巴多,是‘北京热’影视公司的星探,最近我们剧组在拍一部电影,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需要一位皮肤白皙的演员,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刚才我突然看到您女朋友,因为她太合适了所以才情不自禁喊了出来……
  喂,我是她姐好不好……
  哦,抱歉。怎么样?小姐您有兴趣吗?巴多问道。
  凌凌把弟弟拉到身边,小声说道:你看他那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哪有了?老姐你也以貌取人啊?小云嘀咕道,你没听到吗?重要角色啦,又不是群众演员,多少人抢都抢不到的……
  请问您愿意吗?巴多又问了一句。
  这……凌凌还是犹豫不决。
  姐姐,快点头啦!北影多少人到毕业都默默无名,你一年级刚刚来就有这么好的机会,不要浪费啦!
  恩……那我试一下吧。终于,凌凌在弟弟的怂恿下给了对方一个答复。
  太好了,那下午剧组见。
  ……告别了巴多,两人继续往租房前进。
  弟弟这次竟然主动扛起了包裹!大明星姐姐……小云淘气道,以后身价百万了可千万别忘了我这个好弟弟哦。
  去死啦,八字还没一撇。
  两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租房。
  姐,那我回学校去了。小云放下包裹,准备回到学校宿舍。
  先别急着回去,留下来吃午饭吧。
  哇,不是姐姐大人您的作风啊!突然间对你老弟这么好,不是有求于我吧?
  你个机灵鬼,猜得没错凌凌说道,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踏实,下午你陪我一起去剧组吧。
  好好好!您老发号施令,在下哪敢不从?小云摆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对了姐,跟你合租的那个女孩漂不漂亮啊?
  漂亮啊。
  那她有没有老公啊?
  没有啊。
  那我要是追她你不会有意见吧?
  不会啊。
  咳!外面一声咳嗽打断了二人。不知何时一位短发女孩已经幽然站在门前,稍稍探着脑袋往里张望着。她穿着一件黑色运动外套和一条贴身牛仔裤,十五六岁的样子,给人一种既调皮又清纯的感觉。
  凌凌忙给两人互相介绍:我弟弟,楚凌云。这是霓可,房子的主人。你们先相互认识一下吧,我去厨房做午饭喽。
  嗯!霓可点了点头,乖巧地说:终于可以尝到凌凌姐的手艺了,好开心哦!
  小云怎么也没想到姐姐口中的那个漂亮女孩竟然是个未成年少女,这小家伙是房东?以为在拍小鬼当家啊?
  正在小云不知如何开口,霓可已经先发话了:大葛格好!
  啊,好……
  大葛格,霓可压低了声音,你……还是处男吧?
  楚凌云被吓了一跳!我听错了吧?!
  你到底是不是嘛?
  小鬼,这种事怎么可以乱问?楚凌云指着霓可的鼻子批评道。
  谁是小鬼啦?人家明明都已经发育好……霓可边说边要撩起自己的上衣。
  停停停停!楚凌云忙伸手制止。
  不说是吧?霓可瞪着楚凌云。
  你想怎样?
  凌凌姐!霓可掉头就往厨房跑去,刚才大葛格问我可不可以做他女朋友!
  小云,这种玩笑不可以随便开!凌凌眼中的杀气让有口难辩的楚凌云只好认命。霓可躲在凌凌后边,得意地做了个鬼脸。
  ……午饭过后凌凌姐弟俩就按着巴多给的地址出发了,霓可倚在门口哀怨凄凄的表情实在让小云欲哭无泪……我说老姐,你怎么会决定跟那么一个小鬼住?真是胡闹……
  霓可她其实挺可怜的,父母都在国外工作,就留她一人在北京,你忍心看她一个小女生无依无靠地自己住吗?
  自己住也不错啊,想几点回家几点回家,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叫外卖,夜里玩电脑的时候也没人催你睡觉……
  去死啦,没爱心的家伙!
  姐弟俩一争一吵,不知不觉已经已经到了巴多给的地址。
  看上去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四合院嘛……请问,这里是《疯狂的披萨》摄制组吗?小云上前询问。
  你们怎么才来啊!就等你们了!一个瘦猴样子的男人迎面走来,来人正是巴多。
  凌凌连忙对不起,不好意思地道歉。
  快去换衣服,上午给你的剧本你都看了吧?巴多拽着凌凌的胳膊就往里走,把小云一人撂在原地。
  小云左等右等不见姐姐回来,閑的无事,就拿出她的剧本看了起来。
  要让姐姐演贞子?他恍然大悟,怪不得要找长得白的女孩……
  小……云……这时换完装的凌凌出来了,纳……命……来……一身白色长衫,再加上贞子标志性的假发,真还有些吓人。只是……贞子的衣服没这么短吧?小云指着只能盖到大腿四分之一处的袍子问道。
  我们这是恶搞电影,这样比较有喜剧效果。一个脑门很大的年轻人面带微笑走了过来,你好,我是本片的导演宁浩。
  巴多连忙跟过去说道:宁导演,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好白好白的女孩!
  凌凌听了羞得一阵脸红:宁导演好,我叫楚凌凌。
  ……虽然只是配角,但在影片中这个角色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所以一定不能马虎。我听巴多说你是北影的学生,我相信你可以胜任这个角色的。导演给她讲了一下戏,然后就开始准备排练。这一幕大致剧情是一个人正在家里看电视,打电话要了一份披萨,然后贞子端着披萨从电视机里爬了出来。
  电视机道具比较小,导演让凌凌试着爬了一下,还好她身材一流,轻松完成。这时导演拿给凌凌一个披萨饼盒子,让她端着盒子爬。这样凌凌只能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往前爬,应该会比较辛苦。
  姐你行吗?小云担心地问。
  太小看你姐姐了吧?凌凌笑了笑,一弯腰,再次轻松从电视机道具里钻了过来。
  导演走到凌凌身边指导她动作:你刚才爬得不错,但是还是有一些地方需要纠正。首先你身子抬得太高了,要尽量贴近地面才有恐怖的气氛,还有胳膊不应该是弯的,应该伸直……说着,导演抓住凌凌的两条胳膊往前拉。这样凌凌成了趴在地上,肚子和胸部都贴在了地面上。
  把脸扬起来,往前看,导演一边说一边用手拖着凌凌的下巴。
  可是这样手臂就没办法使力了,导演继续说道,所以要跪在地上用腿的力量往后蹬。这样你就需要把胯部抬高。
  凌凌很顺从地抬起身体。
  错!导演说道,胸部还是要紧贴地面的!说着导演把手按在凌凌背上往下压,同时让她继续把胯部抬得更高。
  巴多从后面拍了下小云的肩膀,小声问道:你姐学过舞蹈吧?柔韧性那么好。
  小云一见有人夸老姐,马上得意道:没错,她从小就在学呢!
  导演又绕到凌凌身后:双腿不要跟擦地板似的并在一起,说着把双手放在她大腿内侧,对,尽量分开,好的,再开一点。短小的衣摆根本什么也遮不住,凌凌雪白的丝质内裤早就暴露无疑。
  剧组上下都馋得快流口水了,大家的裤裆都跟着导演一起挺了起来。
  唯独没有勃起的就是楚凌云,他正背对着姐姐,兴致勃勃地跟巴多说着:没错,她从六岁开始就学芭蕾舞了,还有艺术体操呢……殊不知巴多的注意力早就不在他这儿了!
  凌凌也觉得导演那样的举动有些不太合适,刚要开口,导演已经把手收了回去。
  好的,照这个样子爬一次试试。
  凌凌照着导演的要求爬了一遍,因为胸部轻贴着地面,摩擦起来又痒又麻,不知不觉中,胸前的两粒梅子已经缓缓抬头……停!导演喊道:不是跟你说了要贴紧地面吗?重来。
  这次直接导演直接走到了凌凌背后两腿之间,然后跪了下来,两只手一起放到凌凌背上,狠狠往下压。凌凌胸前的两个肉丘被挤得扁扁的,贴在地上。
  好疼……凌凌抗议道。
  往前爬!导演立即打断了她。爬到前面的摄像机就可以起来了!最后一遍练习了,一会直接拍戏。
  凌凌只好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可是每往前爬一点,乳房就被地面蹭得痛楚连连。而导演似乎还嫌她不够快:爬快点!一边喊,宁浩一边用身体往前挤着。没一会儿,两人的下体就已经贴到一起了。
  你干什么……凌凌扭头怒道,但声音却出奇的小。
  宁浩没有停的意思,继续把身体紧紧抵在凌凌屁股后面:干嘛这么小声?怕被你弟弟看到?那就赶快爬完啊!果然,宁浩成功抓住了凌凌心理上的的弱点,她没有再抗议,而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爬!宁浩每喊一下,凌凌就被推挤着往前爬一步。大家也越看越兴奋,纷纷跟上去围成了一个圈,近距离欣赏着。
  你看你看,那个样子像不像是在操狗?
  哇,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到用奶子擦地板的……
  这样的贞子……我也想养一个……
  被包围在众人贪婪的目光和猥亵的语言中,凌凌的羞耻心已经让她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小云还在兴趣盎然地跟巴多聊着,巴多却听而不闻,径直跑了过去凑热闹。小云回头一看,凌凌那边已经被团团围住,他的视线完全被挡住了……麻烦让一让!小云正想往里挤,挡在前面的巴多扭头对小云说:你姐真有两下子!
  那当然,她从小基本功就一级棒!小云很是自豪地答道。
  哇塞!原来那是你姐姐啊?四周人们无不称赞。
  不仅脸蛋漂亮身材好,还会做高难度动作……
  真是羡慕你!……哪里哪里……呵呵。小云听得不亦乐乎,都不好意思再跟别人挤了,只好站在外面往里喊:老姐加油!你是最棒的!
  加油!加油!大家跟着一起起哄道!
  笨蛋!凌凌紧咬着嘴唇往前爬着。还有一米多就爬到了!我要再快一点,千万不能让小云看到!
  可是下体被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再加上胸部受到的摩擦,凌凌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那么听使唤了。
  宁浩也觉察到了她大腿在不停颤抖,这让他更加兴奋。他抬起右手用力在凌凌大腿上拍打着。
  啪!清脆而有节奏的响声之后是一道道红色的印记浮现在凌凌洁白的大腿上……终于,凌凌触摸到了那台摄像机的支架。
  噢!人群中迸发出一阵起哄般的欢呼!不知所以的小云也跟着拍手叫好。
  宁浩起身说道:这次很不错,可以开拍了!
  凌凌打着踉跄站了起来,愤怒地说:导演,你找其他人吧,我不拍了!
  为什么啊?小云终于挤了过来,大家不是都说你很棒吗?
  凌凌有口难言,急得泪珠在眼眶直打转。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呵呵。宁导演笑道,既然楚小姐不太愿意,我们也没有办法。这盘录像就送给你们做个纪念吧?
  什么录像?凌凌吃了一惊。
  哦,就是刚才你练习爬行的录像,我们的摄影师不小心把摄像机打开了。宁浩说着,朝凌凌微微一笑。
  太好了!小云喜出望外:刚刚挤得我什么都没看到,这回可以拿回去慢慢看了!姐你怎么了?我又说错话啦?
  凌凌小姐,巴多也凑了过来,重新挑演员的话又要耗费很多时间,如果您继续拍的话,我和导演都会很感谢你的!
  这分明就是在威胁!没想到这些人竟然都是这样的可恶败类。
  眼看导演就要把带子交给小云了,凌凌咬着嘴唇说道:好吧,我接着拍就是了。
  那就多谢了!宁浩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那么这带子我先保管着,拍完再说吧。
  ……强忍着怒意,凌凌终于拍完了电视机那一幕。
  准备枯井那一幕!导演指挥着剧组:相关演员排练一下!
  不用排练了!凌凌坚持道:赶快拍完让我们走!说完,她径直爬进了枯井里。
  好吧,既然楚小姐这么自信我们就直接拍吧。宁浩并没有反对。
  小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好好的,老姐怎么忽然就不高兴了呢?是自己说错什么了吗?女孩子的心事还真是捉摸不透。
  所谓的枯井当然是为了拍摄而专门挖的,深度不到两米。这一幕是要凌凌从枯井里爬上来,同样要端着披萨,这样她根本没办法自己往上爬,所以要有人从井里把她抱起来。
  和凌凌一起下井的是一个肥胖的男人。刚一下井,男人就在凌凌腰肢和臀部上不安分地来回摸索:我一会举起你的时候怎么抱你呢?这么抱?还是这么抱?要不抱这里?或者……
  你干什么?放开我啦!凌凌挣扎着:小云你快来救我!
  小云忙跑过来:姐,又怎么了?
  小云你下来抱我!换别人我怕……我怕摔下来。凌凌指着胖子的手指,小拇指和无名指竟然都只有不到半根。
  就会使唤我……小云见导演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小声嘀咕着爬下去了。
  那个胖男人只好悻然作罢,爬上地面。这时巴多拿着一袋道具,爬了下去。
  你下来做什么?凌凌和小云问他。
  巴多指了指手里的东西,对凌凌说道:我负责一会给你换道具。两人往袋子里一瞧,果然里面应有尽有:披萨盒,咖啡杯,苹果,桃子,香蕉……对了!小云挠头问道:一会我要怎么举呢?
  只把她上半身举过井口就ok了,我一说举你就举,我说放你就把她放下来。明白了吗?
  哦,差不多……小云含糊地说着。
你还是先试一下吧。凌凌说道,她怕一会又出什么差错让导演有机可乘。
  是这样吗?小云试着从凌凌背后托起她的腰,把她高高举起。
  啊?小云突然喊了一声,姐!你右边大腿上怎么有红色的手印?
  不要看啦!凌凌急忙喊道。
  哦,对不起!小云忙把凌凌放了下来。
  你蒙上眼睛好了,巴多说着递给小云一张披萨附赠的餐巾,一会儿我指挥你。
  谢谢啊。小云乖乖地给自己蒙得严严实实。
  好啦好啦!直接开始拍摄!宁导演指挥着剧组喊道,老徐,上场!
  一个光头的男演员站在井边,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稀缺阳光豪宅,双卫大客厅结构,复式设计,仅余一席。这里果然是风水宝地,吃披萨的好地方啊!
  巴多把一盒披萨递到凌凌手里,小声对小云说道:举。
  贞子托着一份披萨从井里幽幽地浮了上来,面色惨白……那惨白的脸色并不是化妆的效果,而是凌凌真实的神色,因为现在正有一双手在她的大腿上来回地摩挲着……凌凌做梦也没想到巴多竟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她弟弟面前做这种事!而毫不知情小云,此时却像一个帮凶一样,把她的身体高高举起!
  巴多缓缓地将凌凌两腿分开,双手从大腿内侧慢慢向上爬行着。凌凌却不敢做丝毫反抗,生怕小云有所觉察……贞子你在干什么?你可不可不要站在我背后对我默哀,去冲杯咖啡好不好?老徐继续背着台词。
  放。巴多轻声对小云说道,同时松开了凌凌的双腿。落地的凌凌怒目瞪着巴多,巴多却料定她不敢出声,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递给凌凌一杯咖啡,说道:举。
  小云忠实地执行着命令,再次把凌凌举过头顶。而巴多也再一次分开她的大腿,隔着内裤在凌凌的秘处抚摸着。
  如果让小云看了那盘带子……凌凌的顾虑让她无法决定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凌凌犹豫不决时,巴多忽然收手了。凌凌赶紧把双腿并拢,长舒一口气:还好他适可而止了,要不……啊!不要!巴多突然拽住凌凌内裤两侧的边缘,向下一拉,雪白的内裤顺着她光滑纤细的大腿被褪了下来!
  粉红的小嫩丘暴露在巴多猥亵的目光之前,应该还是处女吧?巴多想到。
  小云兄弟,巴多轻声问道,你姐姐这么漂亮,一定已经有男朋友了吧?
  被蒙着眼睛的小云笑道:哪有啦,高中时好多男生想追她,可我们家大小姐就不把别人放眼里,说来也怪,她越是高高在上,越就有人想追求她。
  呵呵,你姐‘高高在上’的样子的确很让人心动。巴多看着高处的凌凌,一语双关地说道。
  凌凌已经羞得无地自容,太过分了!竟然说出这样……哎!一阵刺激从下体蹿进大脑,巴多粗糙的手指正像条泥鳅一样开始在凌凌光滑鲜嫩的小蚌肉上来回地游动着着,时而拉扯着稀疏的水草,时而揉捏着蚌肉里的那粒小珍珠……如果被小云看到这些……凌凌拼命克制着自己的表现,可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着……枯井外面,电影的情节还在继续着:听说你们公司现在推出新的优惠了,买披萨,送水果,有没有?
  而枯井里面,更刺激的故事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放!
  当凌凌再一次被放下来的时候,巴多从她表情里捕捉到的不再是愤怒,取而代之的是胆怯与哀求。巴多笑着递给她一盘水果,示意她继续。
  姐,小云开口了,刚才怎么觉得你在抖?还好吧?
  没……没事,只是……有点紧张。
  老姐你也会紧张?不像你的作风啊。加油!一无所知的小云说道。
  确定了凌凌不会声张,巴多继续他的计划,他拿出一颗粉红色的塑料球,在凌凌面前晃了晃,得意地说道:举。
  那是什么东西?他又想做什么?来不及思考,凌凌已经被再一次高高举起。
  巴多也再次伸手到她两腿之间,将凌凌的大腿用力分开,含苞待放的两瓣嫩肉微微张开了一条小缝。
  小云兄弟,巴多唤道,你举得太高了,影响拍摄效果。
  小云把姐姐放低一些,谢谢,还好有您提醒。
  巴多此时已经无暇和小云说话了,因为他的嘴巴已经可以够到凌凌的下体了。
  时而舔动,时而吮吸,要么舌尖在凌凌未经开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要么咬住可爱的阴蒂轻轻拉扯……凌凌已经听不清对面的演员在说什么,只有敏感的身体却还在做着最忠实的反馈,在起起伏伏的呼吸中双乳越来越挺,越来越涨。下体也在积极地酿造着甘露,和不时涌进来的唾液做着不等价交换……什么声音?小云突然问道。他听到的是嗞嗞的吮吸声。
  巴多吓了一跳,但随即恢复冷静:哦,忙着拍戏没吃午饭呢,先拿个桃子解解馋。这桃子真不错,肉又嫩,水又多。说着他又嗞嗞地用力吸了一口……不知过了多久,凌凌恍恍惚惚地听到导演喊了一声OK!,又感觉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自己身体里。当她恢复清醒时,已经回到了地面上,下体酥酥麻麻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躲在里面不停振动着。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然而凌凌来不及思考,宁浩已经走到了她身边。
  好啦,现在拍贞子从浴池里爬出来那一幕!导演得意地看着早已花容失色的凌凌,说道:最后一幕了,打起精神来嘛!
  导……导演,凌凌用哀求的语气小声对宁浩说道,我……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行的……求……求您了……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宁浩明知故问,那就赶快拍完,好回去休息。说完他指了指浴缸,示意凌凌进去。
  凌凌只好忍着下体的麻痒,艰难地迈着步子走进了浴缸。
  老姐加油!小云这时才刚刚从井里爬出来,喊到,不要紧张,你能行!
  注水!随着导演一声令下,一旁等候多时的巴多马上打开水龙头,让浴缸的水位缓缓上升。
  好凉……凌凌无助的声音在众人听来楚楚动人。
  哎呀,用冷水才有阴森恐怖的感觉嘛。宁浩说着走到凌凌身边,握起淋浴用的喷头,冲洗着凌凌蜷缩着的身体,来,一会儿你就会习惯的。宁浩边说边把水量调到最大。
  不凉嘛!一个只穿了件泳裤的男演员试了一下水,边说边跨进浴缸里,你好,我叫黄渤。他向楚凌凌微笑了一下,似乎并非是个下流小人。
  上半身赤裸的黄渤躺靠在覆满泡沫的浴缸里,凌凌坐在对边,把身体潜在水里,等他说完台词就从水里突然冒出来。
  应该可以很快结束了吧?凌凌暗暗想着,深吸一口气,把脸埋进了水里。
  停!导演喊了一声,贞子的假发道具怎么浮上来了?什么质量?三无产品吧?
  没事没事,黄渤答道,有我呢!说着,黄渤伸手把假发拢在手里,按到水里。
  凌凌的脑袋被黄渤用力按了下去,脸好像碰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睁眼一看,大吃一惊。不知何时黄渤已经把泳裤褪到了大腿上,粗大黝黑的肉棒正贴在凌凌脸颊上!
  啊!凌凌大叫一声,却忘了自己正身处水中,冰凉的自来水一下子往嘴里灌去。就在这时,黄渤用两手拇指分别顶在凌凌两腮,让她疼得无法把嘴闭上。
  黄渤慢慢移动着凌凌的脑袋,把她的嘴对准自己的阳具,用力按了下去。
  阳具径直杵到了凌凌的喉咙,凌凌惊恐地想要把头抬起来,黄渤却两手放轻,让她可以抬头一些,但随即又加重力量,重新把她的头压到最下面。这样一来,就像是凌凌在主动帮他口交一样,凌凌的舌头时左时右地想要躲开那只肉蛇,却不知那恰恰是最好的服务……黄渤腾出一只手来,开始拍戏。
  小云对姐姐毫不担心,因为海边从小长大的他和姐姐都是从小泡在水里的,潜水将近可以坚持两分钟。
  喂?黄渤在浴缸里打着电话。是是是,吃螃蟹,嗯,没错!哦,哦,嗯,哦, 哦哦,哦,哦……
  怎么听着有点像那个?小云暗暗笑道,这样的水平也能做主演?殊不知现在的黄渤已经爽到了极点,浓热的液体在凌凌喉咙口喷涌而出……高蛋白,有助恢复,快吃吧……黄渤说着最后一句台词台词,信号不好,就这样,我先挂了。
  唰!凌凌从水里冒了出来,很好!导演满意地结束了拍摄。黄渤也起身满意地走开了。只留下凌凌一个人扶着浴缸边缘咳嗽着。
  姐你没事吧?小云关心道。
  没事,不小心呛到了……咳咳!
  小云把姐姐送回住处以后,天色不早,就赶快回学校了。而那盘录像带,宁浩说找不到了,也就不了了之……霓可看出凌凌有些异常,不敢多问,要的外卖凌凌也一口没吃。
  第二天晚上,电视新闻突然出现了宁浩等人的照片!据警方透露,着名新星导演宁浩以及演员黄渤、巴多等人昨晚突然分别死在家中,死状竟与电影《午夜凶铃》极其相似,警方在宁浩家发现一盘神秘录像带,但在警方播放时突然设备起火,录像带被烧毁……
  电视机前的凌凌惊呆了……叮咚。门铃响了。
  是外卖!我去!霓可跑着去开门。
  从一双惨白的手里接过外卖,霓可递上了一叠纸钱:辛苦你了。霓可说完笑着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