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采花行 第十六章 功夫

时间:2018-01-30
只见花姨红的似乎要透出血一般,迅速的往前面的兰剑传去,兰剑迅即也如花姨一般通红。然后一个传一个,最后传到菊剑,五人全身红的吓人。但是反观俊杰却是全身发青,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痛苦。
  一会儿后,五女的红潮向花姨集中,由花姨贴着俊杰的手传向俊杰。而俊杰身上的青色却散向四剑婢。如是反覆九次,渐渐的分不出红与青,恢复到正常肤色。
  五女收手继续盘膝运气。俊杰将内息迅速运转三周天,感到精神舒畅、四肢瀰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劲力,连从前运气不易到达处,现在却轻易的就转过了。显然功力大大增长不少。
  未几,花姨和四剑婢一一运气完毕,都站了起来。
  花姨首先开口:「好险!好有谷主所传的『五行运转法』。否则不是我会因血液沸腾爆体而亡,就是俊杰会气血冻结而死。不过谷主曾经说过这『五行运转法』尚有缺点,但今日一试效用却是远远超过我的预期。这次练功所得,大概可以抵得过一年之功。原先以为会有问题而不敢用,没想到因为俊杰太厉害而不得不用的方法,却大大得利。不过谷主曾经殷殷告诫,非万不得以不要用此法,真是令人费解。」
  俊杰道:「想是谷主另有顾忌,应该不是『五行运转法』有问题吧!」
  花姨道:「或许吧!谷主高深莫测,也许是另有考量吧!」
  其实俊杰尝到甜头,一次可以和五美共享云雨,另一方面又能功力大增,他还真怕花姨会因为谷主的禁止而不再使用。
  花姨对俊杰道:「好啦!今天就到此为止。现在开始我要教你本门的功夫了。」
  俊杰闻言精神大振,忙答:「是!」
  俊杰自入谷以来,算算也经过数月了,一直以来只有锻炼了小弟弟以及提升内力。对于拳脚刀剑却一点也没长进。今天花姨突然说要教他功夫,自然是精神百倍了。
  花姨道:「本门入门功夫分为『剑法』、『掌法』、『步法』三部份。其中『剑法』即各种兵器之运用法,『掌法』则包括拳、掌、腿之招式,而『步法』则是轻身法与闪避法。此三法博大精深,只有要诀而无一定招式,因此功夫高低全在于运用得宜与否,墨守成规功夫自然有限,其中奥妙以后你自能体会。」
  花姨续道:「今天先教你『步法』里的轻身法。有人说『练拳打人,先练被打』,这话原本没错,只不过意义上应不只限于如何在被打时减低伤害,而应该更积极的做到『洞悉敌意,使彼不及我身』。就是说能预测对手想攻击你的部位、方向,先一步防守或是闪避,敌人在打不到你的情况下,你早晚能看出对方破绽而一举破敌。而其中轻身是最基本的要求,身体先要轻灵,才能配合『步法』。否则『步法』再精奇,身体浑重而使不出来也是枉然。」
  花姨说完便开始传授俊杰口诀,俊杰当然仔细学习,遇有不明疑问花姨也是详尽回答,每遇俊杰有滞碍之处,还亲自演练说明。如是持续了三天,花姨方才教完『步法』的口诀。俊杰每日研习演练,每每在细微之处大有斩获,自觉天天有着长足的进步。
  这天花姨与四剑婢手中各拿一桶水来到洞内。俊杰正纳闷着,拿这水是要做啥。
  花姨道:「今天要验收这三天来的成果,我先示範给你看。」
  只见四剑婢分站四方,拿起勺子舀起水就纷纷望花姨泼去。只见花姨的身形在水花中腾挪、穿梭。俊杰见花姨所用身法,完全不出所教口诀之周围,但其应用之法却是相当灵活。
  不一会儿,水都泼完了。花姨却笑盈盈的走向在一旁看得出神的俊杰。说道:「看清楚了吗?身上一点也不可以被水沾湿喔,你下去试试看吧!」
  俊杰答道:「是!花姨!」
  俊杰心想:『这有什么难的,花姨全教给我了,一点也不新鲜。』
  四剑婢重装一桶水,一声令下,毫不客气的就猛往俊杰泼。尤其是竹剑,泼得比刚才还起劲。没一会儿,一桶水就泼完了。只见俊杰浑身狼狈,从头到脚几乎湿了一半,这些水大半还是竹剑的杰作,竹剑乐得眉开眼笑。
  俊杰这才知道,自己还有许多地方不熟习,有时还会犹豫下一步该如何行动,而这一犹豫水就当头淋了下来。
  竹剑见他狼狈还不放过他,笑道:「呵呵………这下俊杰可变成落水虎了!」
  俊杰道:「竹剑你好过分,泼得特别快又刁钻。刚才花姨在示範时你都没这么起劲。」俊杰虽然身在其中,不过竹剑这点顽皮还是没逃过他眼睛。
  花姨道:「哎呀!俊杰呀!虽然竹剑有点过度了,但是你要知道,敌人是不会对你留情面的。竹剑愈狠,对你是愈好喔!」
  俊杰道:「是!我知道了!」
  竹剑顽皮的在花姨身后伴鬼脸,惹得梅剑菊剑都笑了出来,连兰剑也掩嘴偷笑。
  竹剑道:「听到了没,我可是为你好喔!你不谢我还跟我计较。」
  俊杰道:「对!对!对!你对我最好了,那我们来练功吧!」说罢俊杰作势要报竹剑上床,竹剑吓得哇哇大叫。
  「哇!你不要过来!啊--你走开啦!」
  竹剑被俊杰追得到处躲,不过俊杰现在的轻身功夫已经不错,只见他紧紧的跟着竹剑,不时伸出他的禄山之手,揩竹剑的油。
  花姨道:「好啦!别玩了,该继续练功了。」
  俊杰这才放故过竹剑。
  竹剑骄嗔道:「不练了啦!才刚学点轻身功夫就用来欺负我。」
  俊杰道:「哎呀!竹剑呀!不要那么小气嘛,开开玩笑而已嘛。我跟你道歉可以吧!对不起啦!」
  兰剑道:「竹剑别闹了,开始练功吧!」
  竹剑哼一声,一付很不甘心的样子。不过一会儿开始练功,她又泼得哈哈大笑,完全忘了这回事一般。
  接下来的一个月,花姨一一将『剑法』、『掌法』交给俊杰,并且与俊杰反覆演练,直到俊杰将这套功夫烙印入全身四肢,成为自然反应为止。
  ~~~~~~~~~~~~~~~~~~~~~~~~~~~~~~~~~~~~~